△对空谈话法 

卡文迪许的父亲是英国公爵的后裔,由于他的母亲喜欢法国的气候,所以搬到法国来居住。1731年10月10日,享利·卡文迪许就生于法国的尼斯。由于早年丧母(母亲在他两岁时去世),他形成了一种过于孤独和羞怯的习性。十一岁时,卡文迪许在纽卡姆博士所办的一所学校读书;1749—1753年,在剑桥大学学习,因为他在毕业期前几天离开了剑桥,所以他没有得到毕业文凭和什么学位;1753年,他去巴黎留学,主要研究物理学和数学;回国后,在伦敦的一家私人实验室里从事科学研究。1760年,被选为英国皇家学会会员,他还是法国科学院的外国院士。

1787年卡文迪许父亲去世后,他得到了一大笔财产。不久他的一位姑母逝世,又留给他一大笔遗产。所以卡文迪许非常富有,是英国屈指可数的富翁。但他醉心于科学研究,生活一直过得俭朴,对于金钱,始终表现得满不在乎。对帮助过他的人,他总是赠给很多的钱,常常使接受者本人都对给的钱多而感到惊讶万分。据说有一次,接受他储蓄的一家银行发现他存的款太多了,认为只是储蓄对他本人不利,便好心地劝他拿出一部分投资,卡文迪许从来没有考虑过这类事,也没有听懂对方的话,一听要他取出钱来,就急了,生气地说:“如果怕给您添了麻烦,那就把存款统统取出来好了。”他甚至不知道一万英磅究竟是多大一笔财富。一次,他的一个仆人生病,要花钱医治,他随手开了一张一万英磅的支票给他,使客人惊讶得不知所措。

卡文迪许的一生,一心扑在科学研究上面。他一生经常涉足的地方只有两处,一是英国皇家学会的聚会,二是在参加班克斯爵士每星期日晚上宴请各科学家的聚会。

卡文迪许的性格非常内向和孤僻。据说有一次,卡文迪许在班克斯爵士家中作客,一位奥地利来的科学家当面奉承了卡文迪许几句,卡文迪许听到这些话,起初大为忸怩,继而手足无措,终于从人丛中冲出室外,坐上马车回家去了。卡文迪许不善言辞,很不喜欢那些慕名而来的客人打扰他的研究工作。当他迫不得已奉陪客人时,常常盯住天花板,脑子里思索着自己实验中的问题,一言不发,为此往往使客人尴尬扫兴。据说科学家当中,最了解卡文迪许的脾气而可和他交谈的,要算武拉斯顿博士了,因为他有一种“对空谈话法”。他说:“和卡文迪许谈话,最好不要看他,而是要把头仰起,两眼望着天,恍若对着空间谈话一般,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滔滔不绝地长篇大论了。”

卡文迪许还有一个怪脾气,就是从不同女人接近,他终生未娶,每天写好菜单放在餐桌上,待他走后,女仆才进来,按菜单做好饭菜,待仆人离开后,才进来吃饭。而且,卡文迪许始终没有想过恋爱、结婚,一生独身,甚至特别忌讳看到女人的面孔。卡文迪许家里雇有女佣,他就约法三章,严格地命令他们不要到他所能看到的地方去。有一次,卡文迪许下楼,与一个刚上楼的女仆相遇,这下可把卡文迪许气坏了,立即叫人专门给女仆修了一个楼梯,以免再发生类似的不愉快事情。在他家里服务多年的女仆,从经济上得到过主人的许多好处,但当别人问起她们的主人是什么模样时,竟然都呆若木鸡,一无所知。

虽然卡文迪许对女人那么不喜欢,但对书籍和科学研究却情有独衷。卡文迪许在伦敦有三处房屋:第一处靠近英国博物馆,其中主要放着图书和仪器,第二处放着专门的重要图书,第三处在克拉法姆公寓,是卡文迪许最喜欢住的地方,后来这里改作他的工作室和实验室,为了便于随时都进行实验,他不仅把客厅改成了实验室,并且在卧室的床边都安装了许多实验仪器。他十分珍惜自己的大量藏书,整理得井井有条,无论别人向他借阅,或自己在书架上取走一本书,都要严格办理登记手续,书从哪儿取下,必须仍旧归还原处。卡文迪许虽然爱好孤独的生活,但对于别人所作的研究工作却是很感兴趣,例如,他曾将一些钱送给青年科学家戴维作实验之用,有时还亲自跑到皇家学会去参加戴维的分解碱类的实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