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神坛的牛顿 

牛顿在《原理》出版后,就参与了政治活动。1688年,他被选为议员,可是他没有辨才,在一次关于宪法辩论的会议上,牛顿只发过一次言——要求会场中的招待员关一关窗户。后来,英国因货币制度混乱,在国内外已失去信用。1696年,当时任财政大臣的蒙特洛是牛顿的同学,他请牛顿当了造币局副局长。牛顿极尽职守,工作很有成效,1699年被选为造币局局长。

1703年,即胡克逝世的这一年,60岁的牛顿被推为皇家学会会长。1724年,牛顿的《光学》一书问世,同年,又出版了《三次曲张枚举》、《利用无穷级数求曲线的长度》、《流数术》(即微积分)等数学著作。

牛顿小时侯是一个很温和的人,青年时代也比较胆小怕事,而且惯于内省,是一个谦虚谨慎的人。他的重要学术成果,都是在青年时期完成的。在生活上,牛顿是一个书呆子型的教授,他一辈子没有结婚,个人生活由他的妹妹和侄女照顾。“他从不做任何娱乐和消遣,不骑马外出换空气,不散步,不玩球,也不做任何其它运动。认为不花在研究上的时间都是损失。”他常常工作到半夜三更,往往忘记吃饭,当他偶尔在学院的餐厅出现时,总是“穿一双磨掉后跟的鞋,袜子乱糟糟,披着衣服,头也不梳”。

但长期的学术争论和受到的人身攻击极大地刺激了牛顿,学术的成功也使得他渐渐地变得傲慢起来。中年以后的牛顿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乐于沽名钓誉。晚年的牛顿大部分是在争吵中度过的。他先与天文学家夫莱姆斯提发生冲突,又与胡克激烈争吵色彩理论,争夺万有引力的发现权,与惠更斯争吵光究竟是粒子还是波。如果说这些争吵大多数属于学术范围,还情有可原谅,与德国数学家莱布尼茨的争吵就太过份了。牛顿和莱布尼茨争夺微积分的发明权,许多科学家卷入其中。牛顿常常以自己朋友的名义发表辩护文章。作为英国皇家学会主席的牛顿,指定了一个完全由自己朋友组成的“公正的”委员会来裁决,并亲自起草裁决报告。又在皇家学会的杂志发表匿名文章,彻底搞臭对手。莱布尼茨死后,牛顿为伤透了莱布尼茨的心而洋洋自得。今天我们知道,微积分是牛顿和莱布尼茨各自独立发现的。

晚年牛顿的研究方向逐渐转向神学。牛顿的哲学思想基本上属于自发的唯心主义,由于他否定哲学的指导作用,虔诚地相信上帝,特别是到了晚年,埋头于写神学为题材的著作,在唯心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以致堕落为一个宗教狂。当他无法解释行星的一切运动时,竟提出了“神是第一推动力”的谬论。对此,恩格斯指出:“哥白尼在这一时期的开端给神学写了挑战书,牛顿却以关于神是第一推动的假设结束了这一时期。”牛顿轻视哲学,却作了最坏的哲学——神学的奴隶。这是值得重视的历史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