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创权的烦恼 

牛顿的第一篇论文《光和颜色的新理论》给他带来了麻烦,该论文提出了光的粒子性,不料,他的论点与胡克的波动说冲突,于是引起了一场大论战(此场论战后来一直持续了近三百年,直到二十世纪初才以光的波粒两象性为结论而告一段落)。牛顿从消极方面吸取那篇论文引起争论的教训,他给朋友的信中说:“…我失去了平静的幸福生活,而被这无聊的争吵弄得心绪烦乱,这真是无聊透顶,我越来越后悔,不该轻率地发表那篇论文。”从此,牛顿对自己的著作的出版不再那么热心了。他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写成手稿锁在箱子里,算是完成了任务。正如前面所说过的,要是没有哈雷的积极鼓励,甚至像《原理》一书,也许不会出版。

《原理》出版后,麻烦的事也发生了。为了谁最先发现万有引力问题,又与胡克发生了一次不愉快的争论,最后还是牛顿作了让步,把胡克作过研究的那部分作了说明,归功于他。

还有,牛顿和德国数学家莱布尼茨之间曾因微积分问题引起一场争论。牛顿早在1665年5月20日写的一页书稿中就有“流数术”的记载。由于牛顿一直把书稿锁在箱子里,以致流数术到1687年才首次出现在《原理》中,而莱布尼茨的微积分是在1684年(牛顿的《原理》出版前3年)在杂志上就发表了。牛顿和莱布尼茨是各自独立地创立了微积分的,牛顿在世时,莱布尼茨和他曾有过友好书信往来,切磋学术。只是由于1669年瑞士人利埃硬说是莱布尼茨偷窃了牛顿的成果,1700年,莱布尼茨才著文反驳,尔后出现民族的偏见,在牛顿和莱布尼茨的门徒之间展开了一场绵延一百多年的无谓争论。1711年,牛顿发表了《使用级数、流数等等的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