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遭受酷刑的布鲁诺 

当教会慢慢从哥白尼散布的迷雾中醒悟过来时,逐渐地感到哥白尼学说对自己的威胁,于是加强了对这个学说的迫害。他们疯狂地攻击日心说,后来他们把敢于讽刺教会的布鲁诺处以火刑。

1548年,布鲁诺出生在意大利那不勒斯附近诺拉城,由于家境贫困,未能上大学。15岁时到一所修道院里做工,然而,就在那里他有幸阅读了许多书籍,并从事文学和哲学的研究。1572年,他获得了哲学博士学位,并成为牧师。这时,他对自然科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逐渐地对宗教神学产生了怀疑,并大胆地写了批判《圣经》的论文,因此冒犯修道院而逃往罗马,又转移到威尼斯,越过阿尔卑斯山而逃往瑞士。他在日内瓦又因批判加尔文宗教而被囚禁起来。1579年释放后到法国,先后在图户兹大学和巴黎大学讲授天文学。1583年到了英国,积极批判经院哲学和神学,反对托勒密的地心说,宣传哥白尼的日心说,1585年,又去德国、捷克等地讲学,反对宗教哲学。

由于布鲁诺广泛宣传他的先进的哲学思想和积极活动,引起了罗马宗教裁判所强烈的恐惧和仇恨。1592年,罗马教徒采用欺骗手段把他骗回意大利,并立即逮捕。刽子手们使用了种种威胁手段,布鲁诺坚贞不屈,经过八年的折磨,最终被处以火刑。1600年2月17日被烧死在罗马的鲜花广场。布鲁诺无畏地捍卫真理,藐视反动的宗教法庭,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庄严地向刽子手宣布:“你们对我宣读判词,比我听到判词还要感到恐惧!”

在布鲁诺遇害289年之后,1889年6月9日,人们在布鲁诺殉难的鲜花广场上建树了他的一尊铜像永志纪念。真理始终是真理,最近,罗马教皇已为他平反。

布鲁诺的一生是与旧观念决裂,同宗教势力搏斗,百折不回地追求真理的一生。他宣传和发展了哥白尼的学说。高度评价和赞扬哥白尼学说“如同一道霞光,它的出现应当使数百年埋藏在盲目、无耻和嫉妒愚昧的黑暗山洞里的古代真正科学的太阳放射光明。”同时发展了哥白尼学说。认为宇宙是无限的,在太阳以外,还有无数个类似的天体系统,太阳只不过是无数系统的中心,而不是整个宇宙的中心,太阳不是不动的,它对于其它恒星的位置也是变动的。这就进一步发展了哥白尼太阳中心说的思想,把人类对天体的认识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布鲁诺的思想,已非常接近现代的宇宙观。

除了这个,布鲁诺在其它方面也做出了贡献。他提出了地球经常发生地质变化的理论,把发展的观念引入了地质学的领域;在哲学方面,提出了有关对立统一的许多命题,如最小的圆弧和最小的弦相等,而直径无限大的圆周和它的切线又是一致的。因此,曲线同时又是直线,直线同时又是曲线。

由于时代的局限,布鲁诺的学说也带有一些神学的色彩。例如,他认为自然界即“神”。构成自然物中的一切事物的最小单位是“单子”,单子是物质和精神,质料和形式的统一体。他一方面肯定物质和运动不可分离,不过他另一方面又认为自然界本身具有一种创造的力量——“普遍的理性”或叫“宇宙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