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近代科学的诞生 

哥白尼“太阳中心说”是近代科学诞生的宣言书,欧洲黑暗的上空露出了黎时的曙光,从此科学进入了一个绚丽多彩的时代。各学科日新月异,异彩纷呈,为第一次工业革命铺垫了道路。 

哥白尼的日心说宣告了自然科学的诞生。然而最早提出日心说的人并不是哥白尼。希腊哲学家早在公元前5世纪就提出大地是球形的主张,并用于解释日蚀和月蚀。公元前3世纪的一位希腊哲学家还精确算过地球的半径,与现代算出的地球半径相差不到百分之二。公元前4世纪,希腊著名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总结当时的哲学和科学成就,认为地球居宇宙中心,所有天体围绕在地球周围运行。推出了“九重天”的宇宙结构模型,分别为月球天、水星天、金星天、太阳天、木星天、土星天、恒星天和原动天。公元前3世纪,另一位希腊哲学家提出日心说,并提出地球每天自转一周,每年绕太阳公转一周的思想。从那时起,就出现了日心说和地心说的斗争。这场斗争持续了400余年。由于古代人类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十分肤浅,地心说比日心说显得更为“直观”和“简单”,因此也更容易被接受。公元前2世纪,托勒密改进了地心说,提出了“十重天”的宇宙结构模型,在宇宙的最外层是上帝,上帝推动着宇宙运行,关注着人类的言行,地球居宇宙中心的思想被赋予了宗教色彩。日心说终于被地心说所击败,这一失败持续达千年。天主教诞生后,托勒密的地心说逐渐被教会所采纳,作为教会的理论基础。受到教会的宣传和保护,成为欧洲占绝对统治地位的自然哲学。

在这样的现实中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提出了“太阳中心说”,认为太阳是宇宙的中心,所有的行星都围绕太阳转动,恒星则是镶嵌在最外天层上。这不亚于向当时的科学界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哥白尼的宇宙观不仅是对“地球中心说”的背叛,更重要的是对宗教统治下的精神生活方式和科学研究方向的挑战。我们要强调,哥白尼的伟大学说不是凭空想出来的,它的诞生不仅有科学根源,还有哲学根源和历史根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