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锭三线——脚踏式纺车 

首先,黄道婆教人们用铁杖擀棉去籽,来代替过去的手工剥籽,后来又发明了一种专门轧棉籽用的搅车,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

原来的那种用于弹花的小竹弓只有一尺多长,她改用四尺长的大弓,并用绳弦代替线弦。用檀木加工的槌子击弦弹棉,弹出的棉花均匀细致,保证了棉纱的质量。

黄道婆最突出的贡献,在于对纺纱技术的改进上,她把纺麻的脚踏车改造为三锭三线的脚踏式纺车,使纺纱效率提高了三倍,这种新式纺车在浙江一带迅速推广。据说这种纺车在当时也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纺织工具。后来,著名农学家王祯在他所著的《农书》中还介绍了这种纺车,并附有图样说明。现代的机器纺纱,除了新颖的气流纺外,其机械形式仍离不开锭子和它的传动。现代纺织机械传动锭子的滚筒,其前身就是纺车的竹轮。只是由于机械的动力大,现代纺织机械锭子的数目要多得多,速度要快得多罢了。

黄道婆还结合传统的纺织方法,总结了一整套“错纱配色”“综线挈花”的在织布技术,无私地传授给人们。

在黄道婆的热情指导下,乌泥泾的妇女学会了织被、褥、带、幔等棉织品,在这些棉织品上缀有折枝、团凤、棋局、文字等各种美丽的图案,或鲜艳夺目,或栩栩如生。附近上海、浙江、青浦、太仓、苏杭等地竞相仿效,产品远销各地,备受欢迎。特别是她们织的被子质量可靠,做工精细,被人们誉为“乌泥泾被”,四海驰名。淞江一带因之而成为全国棉织业的中心,数百年中无人匹敌。十八、十九世纪,淞江布更是远销欧、美,获得很高的声誉,因而人们称颂“松郡棉布,衣被天下”。

黄道婆对棉纺织业的改革功不可没。她去世后,家乡的人民为她举行公葬,还在镇上替她修了祠堂——先棉祠;“黄婆婆,黄婆婆,教我纱,教我布,二只筒子两匹布。”这首在上海一带民间世代相传的歌谣,同样表达了劳动人民对她的怀念和敬佩。黄道婆是我国古代纺织业发展史上的一块里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