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人天文学家一行

在中国历法史上,唐代僧人一行(683-727年)所主持编制的《大衍历》具有特殊的意义。

一行俗名张遂,早年住在京城长安,潜心研究学问,尤其喜欢数学和天文。有一回,张遂向长安城外元都观很有学问的道士尹崇借了一部哲学著作《太玄经》。张遂过了几天就去还书了。尹崇发现,书中的一些道理他研究了好些年还没有弄明白,张遂已经弄清楚了。得到尹崇的称赞,张遂的名声,很快就在长安城传开了。张遂由于不愿和当时女皇武则天的侄子武三思这种飞扬跋扈的人来往,但又怕遭到迫害,就到嵩山少林寺去当了和尚,取法名为“一行”,继续潜心研究学问。公元717年,唐玄宗即位,为了整理和编纂国家藏书,派人硬把一行请到了长安,后来又让他主持修改历法,制定新历。为此,他组织了一大批朝野天文学家系统地进行天象观测,特别是直接观测太阳在黄道上的运动,作为改历的基础。首先,一行运用梁令瓒设计的黄道游仪,系统观测记录了日月星辰运动的资料,废除了过时的数据,采用新的更加符合天象的数据;其次,为了使新历法在全国各地均能通用,一行领导了对全国的大地测量,结果之一是否定了长期以来为人信奉的“南北地隔千里,影长相差一寸”的说法,得出地球子午线一度相隔129.22公里(今日测量111.2公里)。从725年开始着手编制,直到727年一行死前不久方完成的《大衍历》,是当时最好的历法,它形成了我国成熟的历法体系,为后世所仿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