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行公历的基础——儒略历 

 

古埃及实行太阳历,古希腊实行太阴历,它们都不太精确和方便。罗马人结合它们各自的优点,制定了儒略历。它规定每千年中头3年为平年,每年365天,第四年为闰年,1年366天,1年12个月,分6个大月和6个小月,由于7月是凯撒大帝的生日,为了体现他至高无上的地位,要求这个月是大月,于是其他单数月份也被定为大月,每月31天;双数月份为小月,每月30天。6个大月、6个小月使平年多出一天。由于当时罗马的死刑在2月执行,人们认为2月是不吉利的月分,因此减去一天。屋大维继位后,他的生日在8月,因此8月也被定为大月,这样一年就有了8个大月,再从2月里减去一天,成为28天,平年还是365天;每逢闰年,2月再加一天,成为29天。这种历法就是我们现行公历的主体。

儒略历比较精确,也更符合地球上节气的变化,对农业生产非常有利。但它与实际的回归年仍有一点差距,时间久了就会产生误差。到公元16世纪,医学教授李利厄斯改进了这一历法,并被教皇格里高利十三世所推广,成为现行的公历。

 

制订准确的日历是古代文明的重要标志,因为它对人类赖以生存的农业来说生死攸关。要得到准确的日历,必须把空间和时间结合起来进行长久的考察。儒略历是以罗马统帅朱利亚·凯撒(Julius Caesar)之名命名的一种历法,是现行公历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