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中的繁荣——诸子百家与科学发展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春秋战国时期是思想活跃、哲人辈出的时代,诸子百家在各个领域的自由争鸣带来了学术上的空前繁荣。

关于物质无限分割的问题

春秋战国时期,不仅实用科技有了极大的发展,哲学家们也对世界的有限与无限、可分与不可份、物体运动与静止的关系等根本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展开了激烈争论。先秦的一部哲学著作《尸子》中说:“四方上下曰宇,古往今来曰宙”,“宇”就是空间,“宙”就是时间,宇宙一词沿用至今。《庄子·天下篇》引过一位辩者提出的命题:“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这个命题揭示了物质的无限可分割性。但《墨经》中记载了截然不同的观点,对此予以反驳。其主要观点是,物体总有一个不能再分下去的点,叫做“端”。《墨经》所说的“端”相当于几何中的“点”,但在物理学中,曾经被视为不可分的分子、原子等后来证明都是可分的,当然也不是一分两半了事。

百家之中最有影响的是儒、道两家。儒家思想侧重于道德修养,后来成为官方认可的正统哲学,其中很少谈及自然科学。道家认为宇宙万物的生成,都是两种对立因素互相作用的结果,这种矛盾统一观,对以后科学思想的发展有一定影响。另外还出现了专门研究“名”、“实”问题的学派,其代表人物惠施、公孙龙等人通晓自然科学知识,辩证法的思想非常丰富,开创了中国古代的逻辑学。他们辩论的好多问题在今天仍有启发意义。

阴阳五行说与阴阳八卦说

关于世界的本原问题,古代中外哲学家都非常关心。老子提出“道”乃万物的本源,《管子》中提出水是万物根源,但影响最大的乃是“阴阳五行说”。阴阳五行说是整个中国文化的骨架,“阴阳”二字初只是指有阳光的白天和黑暗的夜晚,以后逐步演化为一对哲学范畴,阴、阳二性之间的相互依赖、相互蕴涵、相互作用和相互转化,是万物运动变化的根源。“五行说”的基本内容首见于《尚书·洪范》,在《国语·郑语》中也有“土与金、木、水、火杂之,以成万物”的记载,其基本思想即认为金、木、水、火、土是世界的五种本原物质,由它们衍生出宇宙的万事万物。阴阳和五行的概念发展到战国时代,成为一个完整的体系,进一步提出了“五行相生”和“五行相克”的学说。这无疑是古人在日常生活中和生产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经验认识,经过不断的总结,独具特色的阴阳五行说后来几乎成为中国古代一切学科的理论基础,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作为阴阳理论的另一个分支是阴阳八卦学说,该学说以《易经》为其典型代表,《易经》原名《周易》,易是变化的意思,“周易”即是周期性的变化。阴阳的周期性变化成为一切运动和变化的源动力,古人首先把每个阴阳变化周期分为八种状态即八卦,震、离、兑、乾为阳逐渐增长的四个状态,巽、坎、艮、坤为阴逐渐增长的四个状态,总共八个状态构成阳长阴消和阳消阴长的周期过程。后来,又将一个周期分为六十四种状态,即《易经》的六十卦。阴阳五行学说和阴阳八卦学说共同构成中国传统自然思想体系的核心。

 

墨翟与《墨经》

先秦诸子百家中对自然科学建树较多的要数墨子及其由他创立的墨家学派。墨子名翟,出身低微,曾经当过制造器具的工匠,他领导的墨家学派,参加者多来自社会底层,是一个有严格纪律的政治性团体,这些人刻苦耐劳,勤于实践,重视知识。墨家著作后来被汇编为《墨子》,分为“经”和“说”(说是对经的解释)。该书除涉及认识论、逻辑学、经济学等内容外,还包含有物理学中时空观念、物质结构、力学、声学、光学以及几何学等多方面的知识,不仅有理论阐述,还记载有大量珍贵的科学实验。《墨经》把力定义为使运动发生转移和变化的动因,把机械运动解释为物体的位置移动,并进一步阐述了平动、转动、滚动等不同形式的机械运动,都非常合理。书中对于浮力问题、轮轴和斜面的受力,以及用于战争侦探的声学效应等也都有论述,特别是对于几何光学有比较深入地研究。他们懂得小孔成像的原理,进行了平面镜、凹面镜、凸面镜成像的观察和实验。《墨子》是研究中国古代科技史的关键材料,它反映中国古代多方面的科学发展水平,一直受到人们的极端重视。

中国古代的科学技术萌发于夏商周三代,在春秋战国时期获得了长足发展,到秦汉时期就走到了世界前列。中国古代许多重要的发明创造传播到了世界广大地区,对世界文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