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印度的宇宙观与天文历法 

神话产生于人们对自然的敬畏,古代神话有许多是关于宇宙结构的。古印度人的宇宙观同样带有浓重的神话色彩。吠陀时代,人们认为天地的中央是一座名为须弥山的大山,它支撑着像大锅一样的天空,日月均绕须弥山转动,日绕行一周即为一昼夜。大地由四只大象驮着,四只大象站在一只浮在水上的龟背上。由于古印度人不太重视实际的天文观测,因此观测仪器一直比较简陋,对宇宙的认识也多属于猜测。公元前6世纪出现的天文学著作《太阳悉檀多》把大地视为球形,其北极称作墨路山的山顶,那里是神的住所,日月和五星的运行是一股宇宙风所驱使,一股更大的宇宙风则使所有天体一起旋转。虽然古印度人对宇宙的有些看法比较落后,但他们的天文历法却已经比较成熟。古印度有许多天文历法著作,他们采用阴阳合历,极大地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

在吠陀时代,人们把一年定为360日,12个月,还有置闰的方法。为了观察日月的运动,他们把黄道附近的恒星划分为27宿。“宿”在梵文里是“月站”的意思,是为了区分月亮在天空中所处的位置。《太阳悉檀多》里讲述了时间的测量、日月食、行星的运动和测量仪器等许多问题。芨多王朝时期天文学家圣使所著的《圣使集》里讲述了日月和行星的运动以及推算日月食的方法。他认为天球的日运动其实是地球每天绕地轴旋转所致,这一猜测为后来的天文观测所证实。公元505年,天文学家彘日汇集了古印度五种最重要的天文历法著作,编成了《五大历数全书》。在我国唐代时,一位移居我国的古印度天文学家的后裔昙悉达所著的《开元占经》一书里介绍了印度的“扫执历”,规定一恒星年为365.2726日(今测值为365.25637日),一朔望月为29.530583日(今测值为29.530589日),并采用19年7闰的置闰方法,是典型的阴阳合历,表明印度的天文历法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古印度的天文历法有力地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但由于它受到宗教的影响,因此长期以来发展比较缓慢,到后期已逐渐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