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载体——纸草 

文字是人类文明的最主要的载体。有了文字,人类的知识才能记录下来,得以在空间和时间上广为传播。古埃及人用草纸记载其科技成就,使之流传千古。

古埃及人最早使用象形文字,约公元前27世纪,他们的字库已经比较可观了。后来他们又发明了拼音字母,形成了象形文字和拼音文字并用的状况。经过长期发展演变,形成了由字母、音符和词组组成的复合象形文字体系。现在在金字塔、方尖碑、庙宇墙壁等一些被视为神圣或者永恒的地方,人们仍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古代埃及的象形文字。后来为书写的方便,又发展出了称为僧侣体的更为简化的象形文字。古埃及拼音字母的流传对西方拼音文字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尼罗河三角洲盛产一种与芦苇相似的植物——纸草(papyrus英文paper一词即源于此)。人们把纸草切成长度合适的小段,剖开压平,拼排整齐,连结成片,风干后即成为纸草。他们用芦苇杆等作笔,以菜汁和黑烟末制墨,在纸草上写字。但是长时间后纸草会干裂成碎片,所以极难保存下来。所幸的是,还是有极少数用僧侣体写成的纸草文书流传于世,藏于大英博物馆的一份纸草文书记载了古埃及人的算术和几何成就,相传是一位名叫阿摩斯的僧人从第十二王朝的一位国王的旧卷子上转录下来的。这些纸草为我们提供了极其珍贵的古代信息。

有了文字和书写工具,思想和技术可以保留和传递,就有了文化的延续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