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字塔——历史之谜 

湛蓝色的天宇下,缓缓北去的尼罗河边,一望无垠的黄沙上,一座座巨大的正方锥体建筑物在夕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金黄色的光辉,那就是一直深深震撼人们心灵的,世界七大古代奇迹之一的埃及金字塔。它们是古代埃及建筑艺术成就的集中体现。

古埃及人相信人死之后,灵魂可以继续存在,只要保护好尸体,三千年后就会在极乐世界里复活并获得永生,因此他们把自己的陵墓建造得非常稳固牢靠。陵墓的形式最初模仿住宅与宫殿,经过不断的探索改进,终于形成了方锥形金字塔这种最为宏伟稳固的结构。

金字塔被用作古埃及帝王的陵墓,象征着至高无上的皇权,表现皇帝的“永恒性”。尼罗河三角洲至今仍屹立着大小数十座宏伟壮丽的金字塔,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第四王朝国王胡夫和他儿子哈夫拉的金字塔。胡夫金字塔高146.6米,在1889年巴黎艾菲尔铁塔建成之前,四千多年来它一直是世界上最高的建筑,这座金字塔底边长230.35米,用230多万块巨石砌成,每块巨石重约2.5吨,最重的达20吨,这些石块都经过认真琢磨,角度精确,石块间未施灰泥却砌缝严密,在没有被风化的地方,至今连薄薄的刀片也插不进去。这座最大的金字塔座落在北纬30度线南2000米处,坐北朝南,底座南北方向非常准确。塔北边正中央处有一个入口,从入口进去,顺着通道走向地下宫殿,通道与地平线正好成30度角,与遥远的北极星遥相对应。哈夫拉金字塔比胡夫塔略小一些,但做工则更加精致。

 

胡夫金字塔与哈夫拉金字塔以及门卡乌拉金字塔一字排开,共同组成了吉萨大金字塔群,是古埃及金字塔最成熟的代表。三座金字塔都用淡黄色石灰石砌成,外面贴有一层白色石灰石。它们都是精确的正方锥体,形式极为单纯、高大、稳重,简洁的形象具有深刻的艺术表现力和永恒的纪念意义。金字塔边有一座举世闻名的狮身人面像,高约20米,长约46米,是由原地的岩石凿出来的。

金字塔给后人留下了很多难解之谜。据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估计,建造胡夫金字塔需要动用10万人,耗时30年才可能建成。但10万人同时上工,又会出现材料供应紧张、现场拥挤等诸多难题。研究发现,建造金字塔的那些石块的重量和体积无疑是经过周密的计算,然后再按一定的形状和尽寸加工好了以后才堆砌上去的,如果没有相当程度的数学知识,就很难设想如何去建造这样庞大而复杂的工程,并把它做得天衣无缝。而当时的工具却很简单,斜面和杠杆是最先进的机械,要把15-20吨重的巨石举到百米的高度,令人不可思议。此外,大金字塔各底边的边长误差极小,各侧边准确汇集于顶点,对于这样巨大的石头建筑来说,难度是非常高的。这使人们对金字塔是否为古埃及人所造产生了种种怀疑。有许多人猜想,胡夫金字塔其实是天外来客在地球上的里程碑或者驿站,后来被胡夫用作自己的陵墓。近几十年来,大西洋海底、美洲大陆和其他地方都陆续发现了许多金字塔,这些金字塔是否有内在联系,由谁建造而成,也引起了种种的猜测。而这些只是金字塔留给人们的诸多谜团中的一小部分。 

金字塔不仅是建筑上的奇迹,它的设计、丈量、施工也表现了古埃及人在天文、算术、几何等方面的高深造诣;木乃伊的制作与保存也体现出高超的医药学技术和解剖学知识,虽然其中也混杂着一些符咒和巫术,但古埃及人配置药物和香料的技术还是达到了近乎完美的水平,许多埃及药品当时都闻名世界。古埃及的医学成果后来传到希腊,并由希腊和亚历山大里亚传到了西欧,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另外,金字塔还是艺术精品。古埃及人相信高山、大漠、长河都是神圣而永恒的,从而代表皇权的金字塔也充分体现出这样的特征。它沉稳、厚重、坚固,与大漠、黄沙、白云、蓝天、长河融为一体,构成一副协调的、绝妙的图画,把过去、现在和未来集于一身;将回忆、向往和纪念糅合在一起;它是一组建筑,同时也是一种宗教、一种哲学;一个神秘莫测的精神世界;体现出极高的审美价值和耐人寻味的时空观念,世人莫不叹为观止,浮想联翩。

除了金字塔以外,古埃及的建筑艺术还可以从许多神庙建筑中体现出来。例如在尼罗河畔的卡纳克神庙,建于公元前14世纪,主殿矗立着134根巨大的圆形石柱,其中最大的十二根直径大约3.6米,高约21米,同样成为人类建筑史上的奇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