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剑影话英雄

1796年,拿破仑准备入侵意大利,法国军队打算采取出奇制胜之策,出人不意地翻越阿尔卑斯山,如神兵天降,迅速占领意大利平原。但实现这一行动要翻越阿尔卑斯山,谈何容易。

阿尔卑斯山,有千年不化的积雪,有万条崎岖的冰川,群峰陡峭,沟壑纵横,主峰勃朗峰,海拔4800米,冰光雪影,冷气扑面。拿破仑派探子上山去侦察道路。探子回来战战兢兢地说:“也许可能通过,但是……”拿破仑立即阻止探子说下去:“只要可能,便没有但是。马上向意大利进发!”他亲自率领军队4万人,排成30千米的长蛇队形,浩浩荡荡,从西北向东南横越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入侵意大利。

欧洲的历史学家,一直把拿破仑这次翻越阿尔卑斯山侵略意大利的故事传为佳话,说成是历史上的奇迹。

可惜中国人没有夸耀的天才,不然的话,拿破仑也会脸红的。早在他之前1000年,我国就出现了一位在冰山上作战的英雄。

唐玄宗天宝六年(公元747年),唐明皇派高丽人高仙芝率领1万军队征讨吐蕃。大军沿着盖茨河而上,翻过明铁盖大坂,来到了喷赤河上游的连云堡。连云堡在今天阿富汗境内的萨哈维村对岸,是喷赤河上游最高的一个可以长年住人的要塞。当时堡中有吐蕃军1000多人据险扼守,在要塞南边7千米的地方,又有吐蕃军8000多人驻守。高仙芝千里远行,已有百日,来到萨哈维村安营扎寨,这时已人缺柴薪,马缺草料,只有速战速决为上策。他立即派人去下战书,定于农历7月13日正式交战。

这天,天刚蒙蒙亮,唐军已在喷赤河边聚齐。高仙芝掌握了喷赤河水涨落的规律:喷赤河源介于兴都库什山和瓦汉山之间,两条大山有许多冰川。在夏季,冰川融水每天的变化情况非常明显,下午河水暴涨,不能渡河,清晨是最低水位时期,正是大军渡河的最好时机,因此,唐军“人不湿旗,马不湿鞍,”顺利渡过了喷赤河。

渡河之后,高仙芝横刀立马,身先士卒,蕃军大败,只得放弃要塞,唐军缴获军马1000多匹,物资器械、刀枪弓箭、粮食草料不可胜数。这就是历史上的葱岭连云堡战役。连云堡战役后,高仙芝继续乘胜追击蕃军向坦驹岭进逼。坦驹岭山口,海拔4688米,是兴都库什山著名的险峻山口之一。登临山口,必须沿冰川而上,别无其它蹊径。这里有两条冰川,东面的一条叫雪瓦苏尔冰川,西面的一条叫达科特冰川,冰川的源头就是坦驹岭山口。这两条冰川长度都在10千米在以上,而且冰川上冰丘起伏,冰塔林立,冰崖似墙,裂缝如网,稍不注意,就会滑坠深渊,或者掉进冰川裂缝里丧生。

公元1913年,英国探险家斯坦因第三次到中国西部考古,他走的是古丝道,翻越葱岭到中国。当他走到坦驹岭时,感慨万分。他心有余悸地看着岭下的两条冰川目瞪口呆,吓得不敢迈步。

他实在想象不出,当年玄奘走这条道路,已经极不容易。

高仙芝居然能在1200多年前的技术装备情况下,组织如此一支万人的军队,安全通过这两条冰川,逾越这样的天险,而且还要随时打仗,这在人类历史上实为第一次。他感叹地说:“高仙芝比起欧洲历史上拿破仑和苏沃洛夫诸名将越过阿尔卑斯山,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惜中国人没有在这个隘口上建立纪念碑,以志此事。”果如所料,后人也就逐渐把高仙芝创造的业绩淡忘了。

客观地说,高仙芝葱岭之战的成就,胜过拿破仑翻越阿尔卑斯山,真正在冰川上行军作战,世界上绝无仅有。这种奇迹,只有智慧勇敢、熟知地理的军事家方能创造出来。

高仙芝葱岭之战200年后,古代北欧人才登上了冰天雪地的冰岛和格陵兰岛,而1000年后才有拿破仑的冰山行军。可惜高仙芝的这一英雄壮举,以前未引起人们的重视,竟使他默默无闻地淹没在古史堆里。

作者简介:金文凯,中学一级教师,现在黑龙江牡丹江国营农场管理局中学任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