疏忽酿大祸

驿马岭位于太行山深处的河北涞源县与山西灵丘县之间,是晋冀两省的必经通道。

60年前,这里曾发生了平型关战役的白羊铺阻击战,八路军大获全胜,粉碎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60年代末,在昔日古战场,又进行了一场人与大自然的搏斗。当时我们国家到处都在“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为了防止不测事件的发生,国家大兴三线建设,在京、冀、晋三省市间修筑了一条京原铁路。此路始自北京,止于山西原平,北与同蒲路接轨。为备战起见,此路跨桥穿洞,工程十分艰巨。

晋冀通道驿马岭隧道全长8千米,站在隧道中间,极目远眺,十来米高的洞口只有月亮牙那么大。如此长的隧道都不见多少碴石,碴石哪去了?

西洞口向里凿到20米处,铁道兵14师8740团的一个工兵班正紧张施工:钻炮眼的、往小推车上装碴石的、往炮里装炮药的……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隆巨响,白烟翻滚,50人的工兵班连人带设备都落入8米见方坍塌的地洞里。

事故发生后,铁道兵司令部派来了专家组,进行考察和善后处理。一专家建议用探照灯往下看,他没想到,山洞不是竖直的而是神工鬼斧般的自然弯曲,只能照十来米,无济于事。专家组议来议去,无计可施。最后一专家说:“把我放下去看看。”他带着手电、刀子、背着电话机,由上面的人用粗绳慢慢往下放。耳机里不时传来:“这里发现一具尸体,挂在石壁上……”人们揪着心,绳子慢慢往下放,放着,放着,听筒里突然大喊一声:“别再放了!”人们轻轻地把探险家提上来,不容他喘气,急问发生了什么情况。他说:“原来洞底是条河,流着湍急的黑水,光线太暗,也许不是黑水。再往下放我就到了水里,顺黑水钻入黑水洞,我就要‘光荣’了”。之后,近8千米长的隧道碴石就全填在洞里,洞也没填满。

至此,事故真象大白,是设计人员疏忽所致。假若设计人员把隧道水平面向下测几米,施工时就能发现洞在眼前,避免出现这么大的事故;若隧道水平面向上升几米,则完工后也发现不了此洞,但将来通车后是个重大隐患。后来铁道兵费尽心机,把钢轨焊成网状,筑成道床,才没有留下塌坍痕迹,保证了来往客货列车的安全通过。

这个故事说明了认识地理事物决不能只看表象,否则就会酿出大祸。就像山体结构并非坚固无隙,也会有自然形成的裂缝和洞穴,甚至有暗河和地下河。 

作者简介:卢瑞林,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地理系,现在河北省定兴县教委教研室任教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