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欣赏入门--和声

和声(harmony)是音乐创作中多声写作的一整套体系,它是由一系列相互之间有机联系的和弦组成的。

首先来观察和声的基本单位--和弦(chord)。每一个和弦都由至少三个音组成,比如do,mi,sol,或者fa,la,do。

谱例一:和弦

do 和 mi 之间的关系是三度,mi 和sol之间也是三度,fa,la,do这三个音之间的音程关系也同样是三度,这就是西方传统的三度叠置和弦。

一个和弦本身没有什么意义,要一连串的和弦才能形成音乐。这些和弦本身的功能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就是所谓"有机联系"。正如我们在前一节"调式和调性"中提到的,调式中的每一个音,都有着自身的位置,如主音、属音、下属音。和弦就是在这些音之上构成的,上例中的第一个和弦,如果把它看作是它建立在C大调的主音do上,那么它就是C大调主和弦。第二个和弦,如果也把它放在C大调里面来观察,它就是建立在下属音上的C大调下属和弦。这些和弦之间的连接是有逻辑的,专业术语叫做"和声进行"。

和声理论不是抽象的教条,而是根据听觉上的美感归纳出来的。在长时间的实践中,人们对和声逻辑有了丰富的经验,使它在音乐中产生了种种美妙的效果。

下面来听一首无伴奏合唱,请仔细体会各个声部同时发出的声音,构成了怎样的音响效果。这是德国作曲家瓦格纳(Wagner)的歌剧《唐豪瑟》中的朝圣者合唱。通常我们只是注意到它的主旋律,也就是这里面的男高音声部,现在请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下面(即较低)的声部中,看看能否听出和声的变化(也就是一个又一个和弦的连接),这变化又是如何使音乐获得丰富的色彩并不断地向前推动的。

曲例一:瓦格纳歌剧《唐豪瑟》中的《朝圣者的合唱》

一条没有和声的旋律,就像一幅只用铅笔勾勒出轮廓的画一样,而和声,就像是着色,它为线条增添了色彩、光影、立体感。

我们在前面说,和弦由至少三个音构成,这几个音之间是以三度音程叠置。仅是这种传统的由三个音构成的和弦就有好几种,因为三度本身就有大三度、小三度、增三度、减三度,它们构成的和弦就会有多种多样,比如大三和弦、小三和弦、增三和弦、减三和弦,它们的音响效果是各不相同的。和弦还可以由更多的音构成,如四个音、五个音的等等。此外,和弦也可以不是三度叠置的,而是四度或者二度叠置的(像19世纪末的法国印象派作曲家德彪西就常常用非三度叠置的和弦)。如果把形形色色的和弦分个大致的类别,那就是和谐的与不和谐的两大类。在古典音乐中,和谐的声音占主要地位,不和谐的声音则是作为运动的"过程"出现,因为不和谐就是不稳定,它必须变得稳定才行,于是这不和谐到和谐的运动,就像不断的矛盾和统一一样,交替出现。在20世纪的许多作曲家手中,不和谐的和弦越来越多地成为主要成分,他们不追求音乐的稳定,而是追求一种强烈的冲突和矛盾,或者是新颖的、令人产生不寻常感觉的效果。这种音乐让听惯了古典音乐的人很不以为然,但它也有它自己独特的美感。下面请听俄罗斯作曲家斯特拉文斯基写于1966年的《安魂颂歌》中的一个段落《拯救我》,感受一下和刚才那首和谐宁静的合唱在和声上的区别。

曲例二:斯特拉文斯基《安魂颂歌》中的《拯救我》

这种以不和谐的和弦为主要成分的作品,具有不寻常的效果,它常常带有强烈的刺激感。

下面再举一首器乐曲为例,这是贝多芬钢琴奏鸣曲"悲怆"第一乐章的引子,作曲家使用和谐与不和谐的交替,构成了一种张力,一种悲怆情感,请特别注意主旋律下面的背景,也就是和声:

同一部作品的第二乐章则是以和谐的和弦为主的,它给人的感觉稳定、安详:

如果一首曲子从头至尾都是不和谐的和声,会让人感到紧张,而如果从头至尾都非常和谐,又会有缺乏推动力、缺乏色彩的感觉,就像一片平静的水域毫无波澜,没有微风掠过,也没有鱼儿划破水面一样。所以作曲家会在适当的时候,让和声变得不稳定不和谐。我们在欣赏时也许体会不到作曲家的良苦用心,但当我们突然觉得激动不安,或者感受到一丝忧郁、一种心灵的悸动时,这常常就是和声在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