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欣赏入门--曲式(一)

在前面讨论"织体"要素时曾提到,音乐中有一个概念比较宽泛,即"结构"概念。我们把它分成两个方面来解释,一个是指音乐在空间上的结构,我们称之为"织体",另一个是在时间上的结构,专业名词是"曲式"(music form)。

为什么说曲式是"时间上的结构"呢?一部音乐作品,无论是长篇巨制,如交响曲、歌剧,还是短小的歌曲,都要在时间的延续中一点一点地铺展,而不可能像欣赏一幅画一样,在瞬间就能大致把握整体结构。这种在时间上的延续,正是音乐艺术的一大特点,所以音乐被称为"时间的艺术"。而音乐在时间上的延续,无论长短,两三分钟或两三小时,都必须有一个结构框架,有个章法,而不能是混沌一片。这种结构框架或者章法,就称之为"曲式"。它不是预设的理论,而是在大量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思维范式。

曲式有很多种,正如大的宫殿有大的结构,小的屋舍有小的形式一样。无论大小,无论是古典的还是现代的创新之作,都会包含以下三个原则:对比,变奏、重复。


对比是由作品中的多个音乐材料造成的,它们在旋律形态、节奏型、情绪特征上的不同给听者带来了新鲜的感觉。一部作品多少总会有些对比的因素,大型作品的对比幅度会比较大,对比的材料会比较多,相对来说小型作品的对比幅度就小些,材料也没有那么多。

变奏手法是将一个音乐材料在保留某些特征的情况下进行变化,一方面仍可使人听出原型同时又有新鲜感。比较简单的变奏是基本保持主题的旋律轮廓、节奏型甚至和声,只是添加一些小小的装饰。稍复杂些的,则会将旋律、节奏、调式调性、织体、和声都做较大幅度的改变,甚至只是选取原材料的某个因素加以发展,以至于几乎听不出它们和原型的联系了。音乐作品中的"展开"就属于这种类型的变奏。

重复是指音乐材料的再次出现。一发而逝是音乐艺术的特性之一。为了让听者对音乐素材留下深刻印象,重复或者带有变化的重复就是必须的手段。此外,再现也是重复的一种形式,当一个音乐材料呈示之后,有新的因素出现,在新因素后面前述材料的重新出现,称作再现,这种手法可以给全曲带来呼应、对称、稳定的感觉。再现可以是原封不动的,也可加以变化,使之获得一种总结、升华的效果。

上述三个原则并不是互相无关的,它们在使用中可以互相渗透。比如,带有变化的再现,实际上体现了变奏原则,同时又因为它的变化,产生了对比效果。

曲式的确立是通过各种音乐要素的综合运用获得的,特别是和声与调性在其中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比如主和弦可以获得段落的收束感,调性的变化不仅可以带来对比,还常常意味着下一个段落的开始,再现通常建立在最初调性的回归上,等等。

音乐的曲式按照传统可以分为两类,小型曲式和大型曲式。小型的包括一部曲式,二部曲式,三部曲式,复二部曲式,复三部曲式。大型的包括变奏曲式,回旋曲式,奏鸣曲式。我国音乐理论家杨儒怀教授则以曲式的共性特征,将它们归纳为"并列曲式"、"再现曲式"、"复合曲式"、"循环曲式"、"变奏曲式"和"奏鸣曲式"、"回旋奏鸣曲式"、"复调音乐曲式"、"套曲曲式"和"边缘曲式"。本书部分采用杨儒怀教授的分类法,有选择地作赏析性介绍。

(一)并列曲式

一部曲式

并列曲式中,最小的是一部曲式。它是由单一乐思的陈述和对该乐思的不间断发展构成的。在一部曲式内部,包含数个乐句,但中间不能划分出段落来,也就是说,在中间没有结束性停顿,只是到最后才有肯定的收束。很多短小的民歌都是一部曲式的,比如大家熟悉的江苏民歌《茉莉花》、内蒙民歌《嘎达梅林》、山东民歌《沂蒙山小调》等等。舒伯特的歌曲《野玫瑰》虽然有多段不同的歌词,但旋律却只有一个段落,它本身是一部曲式的。

一部曲式可以是比较简单的、由几个并列的乐句构成,也可以比较复杂,由乐思的一系列发展构成。请听两首波兰作曲家肖邦(Chopin)的钢琴作品,先听B大调前奏曲,它明快而美丽,其中有一个素材多次重复,变化,虽然非常短小,却包含了"起承转合"的全部过程,十分完满。

曲例一:肖邦B大调前奏曲op.28,no.11

另一首是b小调前奏曲,速度比较慢,略带忧郁的味道,在宁静的伴奏音型之上,一条舒展的歌唱性旋律从容地铺展,情绪渐渐地推向一个高潮,之后降落下来,接着这条旋律再一次展开,通过重复和变化形成第二个更加充分的高潮,然后渐渐回落,在一片宁静之中收束,给人留下意蕴深长的感觉。

曲例二:肖邦b小调前奏曲op.28,no.6

一部曲式虽然比较短小,但内部结构多种多样,就像万花筒一般变幻无穷。

二部并列曲式

二部并列曲式由两个段落构成,它们在情绪、旋律形态、调性、和声等方面的不同,形成对比,可用A+B表示。我们熟悉的刘炽创作的歌曲《我的祖国》就是这样的曲式,第一部分是旋律婉转抒情的领唱,带有叙述性,第二部分是颂歌般的情绪热烈的合唱,达到了全曲的高潮,两个段落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同时又是完整和谐的。

挪威作曲家格里格的《索尔维格之歌》,也是A+B结构的。这首歌表现了一个痴情的姑娘年复一年地等待着远游他乡的未婚夫。在一个由弦乐演奏的温柔抒情的引子之后,女高音唱道:

 

冬天早过去,
春天不再来。
夏天也要消逝,
一年年地等待。
我始终深信你一定能回来,
我曾经答应你,
我要忠诚等待你,
等着你回来。

在音乐上,作曲家将歌词处理为四个乐句,旋律优美绵长,有些忧伤,表现了姑娘的期盼之情。这是全曲的第一部分,在a小调上。第二部分转到了明亮的A大调上,这一段没有歌词,只是用母音"啊"来唱,情绪变得稍稍活跃,句法也比较自由,作曲家让我们看到了纯洁少女的形象,又让我们联想到她在幻想美好的重逢时刻。这两部分整个重复了一遍,歌词是:

 

假如你现在还活在人间,
愿上帝保佑你,
当你跪在上帝的面前,
愿上帝祝福你。
我要永远忠诚地等待你,
等待你回来。
你若已升天堂,
就在天上相见。

B段仍然是用母音"啊"来歌唱,和前面完全相同。最后还有一个器乐的尾声。

全曲的结构是:

引子   ||:   A       B   :||   尾声

谱例一:格里格《索尔维格之歌》

A部(仅开头部分):

B部(仅开头部分):

这首曲子中A和B的素材是完全不同的,这使两个部分形成了大幅度的对比,但作曲家为了使全曲有完满的收束和呼应,有内在的统一感,用器乐尾声再现了引子素材。

曲例三:格里格《索尔维格之歌》(录音为器乐版本,不带重复)

为使读者易于理解各种曲式的基本原则,这里选用的都是比较简单的例子。事实上,音乐创作是自由多样的,作曲家们总会在基本原则的范围内作出自己的创新。

三部并列曲式

三部并列曲式用A+B+C来表示。三个部分的素材各不相同,形成对比。这种形式在音乐作品种不是很常见,因为不同素材的段落多了,会缺少凝聚力,听者的注意力也会分散。不过有个非常精彩的例子,舒伯特的歌曲《春梦》。歌词是缪勒的诗,它本身是三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和形象:

 

我梦见遍地使鲜花,
正像那五月的光景,
我梦见那如茵的草地,
小鸟发出欢乐的歌声。

但雄鸡已在报晓,
我睁开我的眼睛。
四周是黑暗寒冷,
只听到乌鸦的叫声。

是谁在玻璃窗上,
画满这些枝和叶?
你会笑我还在梦中,
在严寒的冬天里却作着春天的梦。

舒伯特将这三种不同的情绪--美丽的梦境、突然的惊醒、心酸的自嘲--用三种完全不同的音乐做了生动贴切的表现。第一段是在A大调上的轻快的6/8拍,旋律仿佛带着笑意,洋溢着幸福的感情,钢琴伴奏的节奏型就像是心儿在欢快跳动。第二段速度陡然加快,调性非常不稳定,一直在变化,旋律则变得局促不安,钢琴伴奏令人心惊。第三段速度一下子变慢了,情绪转为伤心、无奈,调性从D大调转向A大调,最后落在了凄凉的a小调上。如果仔细分析一下旋律,第一和第三段有某种程度的相似,这使首尾获得了内在的联系和呼应。

和前面的《索尔维格之歌》一样,《春梦》的三段音乐也做了整体的重复,三段歌词是:

 

我梦见美丽的姑娘,
她给我温暖的爱情,
我梦见抚爱和甜吻,
梦见幸福和欢欣。

但雄鸡已在报晓,
我心也随它?醒,
我孤独地坐在这里,
回忆着甜蜜梦境。

我重新闭上眼睛,
心儿在不住地跳动,
窗上树叶儿几时发青?
爱人几时才能重逢?

《春梦》的结构是:

引子   ||:  A      B      C  :||

谱例二:舒伯特歌曲《春梦》

A段开头:

B段开头:

C段开头:

曲例四:舒伯特歌曲《春梦》(不带重复)

三部并列曲式虽然可以用A+B+C来表示,但实际上也是有多种多样的形式,比如三个部分采用同一个素材,后两个部分是对该素材的发展和衍生。

至于四部或更多部分的并列曲式,就不一一介绍了。

上述各种曲式结构,都可用于一首独立的乐曲,也可作为大型曲式中的一个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