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8年6月15日
  著名爱国侨领余佩皋1888年6月15日生于姑苏城里一个书香门第,少年时期,她即走出闺阁,就学于苏州振吴女校。一入校门便毅然解开缠足布,扔掉“三寸弓鞋”。她每天鸡鸣即起,读书写字,聪颖勤学使她成为成绩优异的学生。
  1907年,她只身到北京,考入高等女子师范(今北京师范大学),1911年毕业。毕业后第二年,在辛亥革命的洪流激荡下,她怀着一腔热血,奔赴祖国西南边陲广西,受聘就任广西桂林省立女子师范校长,与她同行赴任执教的是同班挚友周芜君,她们在那里探索“提高女子教育、振兴女权”的道路。1915年,两人又不辞辛苦南渡婆罗洲,余佩皋担任婆罗洲山口洋中华学校校长。当时那里经济落后,文化不振,交通不便,环境不靖,生活艰苦,她们却孤军深入偏远山区,开创华侨教育事业。
  1916年,余佩皋鉴于当时新加坡是华侨爱国进步活动的中心,革命气氛高涨,有较好的创业环境,便辗转来到新加坡。此时,庄希泉在新加坡经营中华国货公司,探索“实业救国”与“教育救国”的道路,两人志同道合,便共同创办新加坡南洋女子师范学校(今南洋女子中学前身),着重培养华侨学校师资。余佩皋任校长,庄希泉任董事长。这是南洋女子教育之先驱。余、庄倾尽心力办学,师生员工通力合作,使这所学校闻名南洋。
  1920年11月7日,在并肩斗争中风雨同舟的庄希泉、余佩皋,宣布“组织新家庭”。婚礼从简,只在同德书报社开了一个演说会。星马总督败诉后恼羞成怒,在庄、余新婚的第二天,再次下令逮捕庄希泉,并宣布将他“永远驱逐出境”。余佩皋不甘示弱,直奔殖民政府“华民政务司”,昂首而进,严辞质问。“洋大人”被追问得语无伦次,丑态百出。她以不畏难、不怕险、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享誉南洋侨界,人们称赞她是“女界中铮铮的人物”。
  1920年12月5日,余佩皋受“华侨学务维持处”推选,肩负南洋400万华侨、300多所华侨学校师生争取“享有共办教育、学习华文的权利”之重托,只身回国呼吁各界支持。
  1920年12月27日,余佩皋抵上海,拜访各界要人并到各团体、各机关、各报馆发表演说,陈述她作为华侨代表返国争取声援的意义和目的。黄炎培先生特邀余佩皋到青年会发表演说。各界群情激昂,纷纷发出抗议书,分致英国外交部、英国驻华公使及有关当局。
  1921年1月5日,余佩皋带病离浦口赴北京。1月7日抵北京,她即演讲宣传,四处呼吁,多次赴外交部、教育部,直接向外交总长颜惠庆呈递请愿书,申述侨胞之急情。北京学生联合会、福建旅京学生会,均开会作出决议,以实际行动支持南洋侨胞的斗争。
  当时,全国各报先后刊登有关此事的通电、通告和公函,厦门、北京、上海等地学生团体纷纷成立后援会,一时震动全国。
  尽管舆论声援,群情鼎沸,无奈北洋政府腐败无能,交涉失败。余佩皋回国请愿历时一年又三个月,最后怀着无限愤慨的心情回到厦门。此后,余佩皋决心在自己的国土上,重振旗鼓,继续办学。在爱国侨胞的支持下,1922年5月1日,厦门厦南女学正式开办。厦南女学后改为“厦南女子中学”(简称厦南女中)并附设小学。余佩皋的办学宗旨是教育与救国相结合。她提倡自由、科学、反帝、反封建,开展歌舞、戏剧活动,推广普通话。抱着为中华民族争光、为海外侨胞争气的赤诚之心,她与教师们尽心协力,把厦南女中办得生气勃勃。
  1923年,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决定建立革命统一战线,进行反帝、反封建斗争。改组后的国民党奉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1924年,周恩来派江董琴由广州到厦门,组织国民党福建省临时省党部,这个党部在国民革命军东路军总指挥部成立之前就一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进行活动。余佩皋、庄希泉参加了省党部工作,均任执行委员。
  日本帝国主义及国民党右派对此极为恼恨,相互勾结,日本人借口庄希泉是日本统治的台湾籍民,以所谓“台湾籍民参加外国政治结社”为罪名,将庄希泉拘禁,于7月28日,将他押送台湾。余佩皋闻讯,义愤填膺,带领厦南女中师生和各界群众1000多人,到码头抗议示威。反动势力将余佩皋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8月24日,她开完会回家,途经二十四崎,突遭枪击,幸而子弹只穿透衣袖,未伤及身体。面对明枪暗箭,她毫不畏惧退缩,人们称她为“奇女子”、“女界之丈夫”。
  当时,广东革命浪潮蓬勃发展,余佩皋便把自己的独生儿子庄炎林交托在厦南女中执教的挚友周芜君抚养,离开厦门,到广东参加北伐军。
  1927年2月,余佩皋被调往福州,任国民党福建省党部执行委员、妇女部长。她直接参加工人运动,到工厂宣传妇女解放的道理,发动女工参加革命斗争。1927年4月3日,国民党右派在福州发动反革命政变,大举“清党”,屠杀共产党人,余佩皋和庄希泉经友人相助幸而脱险,她仍被通缉。大革命失败后,她和庄希泉毅然离开了国民党。那时,周恩来、邓颖超曾托人送信给庄希泉夫妇,问候致意。此后,余佩皋、庄希泉流亡菲律宾,在马尼拉和爱国华侨王雨亭创办《前驱日报》。余佩皋继续奔走于菲律宾、厦门、上海等地,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坚持秘密革命活动,兴办教育。1934年8月间,余佩皋在苏州突患急性上升性脊髓炎,两脚全失去知觉,继而逐渐蔓延到腹部、胸部,遂致全身麻痹。9月12日,逝世于上海红十字医院。中外医学专家均不明病因,据说此病当时在中国为第一例。余佩皋本着科学精神,临终前嘱咐其夫庄希泉、胞弟余寿浩,将其遗体献给医院,使医学界得有新发现,以造福人群。人们称颂她“爱国爱群,至死不衰”。余佩皋逝世后,上海、厦门、新加坡等地都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1922年6月15日


中国共产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印行的对于时局的主张

  1922年6月15日,中共中央发表《中国共产党对于时局的主张》。文件指出:辛亥革命的失败,“民主政治未能成功,名为共和国,实际上仍由军阀掌握政权,这种半独立的封建国家,执政的军阀每每与国际帝国主义互相勾结”,这是“中国内忧外患的源泉,也是人民深受痛苦的源泉”。文件认为“主张联省自治”,其实是“提倡武人割据”;“希望军阀出来废督裁兵,岂不是与虎谋皮”。指出吴佩孚是军阀恶势力的代表。中共中央在文件中宣布:“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前锋队,为无产阶级奋斗为无产阶级革命的党。”并认为“中国现有的各政党,只有国民党比较是革命的民主派,比较是真的民主派”。文件提出,邀请国民党等革命民主派及革命的社会主义各团体开一个联席会议,“共同建立一个民主主义的联合战线,向封建式的军阀继续战争,因为这种联合战争,是解放我们中国人受列强和军阀两重压迫的战争,是中国目前必要的不可免的战争”。

1930年6月15日
  1930年6月15日,李立三等发出《中央致红四军前委的信》,指责红四军前委直到现在还完全没有懂得中央新的路线,“还是在固执你们过去的路线”,“你们现在完全反映着农民意识,在政治上表现出来机会主义的错误。”
  信中将前委的错误概括为四个方面:
  一是“站在农民的观点上来作土地革命”;
  二是“农村工作是第一步,城市工作是第二步”、“先完成三省边境割据再打南昌”的“割据观点”;
  三是提出“保护大小商人的口号”、“对于资产阶级更完全是一种机会主义的路线”;
  四是前委不执行中央要求红四军到东江和向南昌发展,争取武汉的胜利的指示,是“非常怕帝国主义”。
  因此,严令前委:“中央新的路线到达四军后,前委须坚决按照这个新的路线变”、“如果前委有谁不同意的,应即来中央解决”。
1943年6月15日
  1943年6月15日,《晋察冀边区行政委员会关于女子财产继承执行问题的决定》公布,共6条。其主要内容有:被继承人生前有女无子,在他死亡后,他的全部遗产都归其女。被继承人在世时已把财产分给或赠与一部分继承人的,其他继承人在被继承人死后,只能对未曾分给或赠与的其他财产实行继承。被继承人死后,他的财产已由继承人的一部分实行继承,且已决定公布前将财产分割各自管业者,其他继承人不能对已分定的财产,请求回复继承权。被继承人有一子数女,他的儿子在他死亡后占有他的财产,而有继承权的已嫁女子,截止本决定公布之日止,未提出分割遗产的要求,其继承权视同抛弃。有继承权的寡妇,得携带她应继份内的财产改嫁,但夫家确系贫困者,得少带或不带。但寡妇本人的财产,任何人不能阻止其带走。

1962年6月15日
  1962年6月15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开会讨论“包产到户”问题。邓小平认为,哪种生产形式能够比较容易、比较快地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就采取哪种形式;群众愿意采取哪种形式,就应该采取哪种形式,不合法的使它合法起来。他引用安徽民间谚语:“不管黄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
  1961年后广大农村再次自发兴起“包产到户”的做法。中共安徽省委对此加以支持和引导,实行“定产到田,责任到人”的制度。邓子恢、陈云、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对这个做法表示赞同。著名的“好猫论”就此出名,但后来被作为没有路线立场的实用主义观点,在历次运动中遭批判。
1976年6月15日
  1976年6月15日,毛泽东同华国锋等人进行重要谈话。毛泽东在病情加重的情况下,召见华国锋等人,对他们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我八十多岁了,人老总想后事。中国有句古话叫盖棺定论,我虽未盖棺也快了,总可以定论吧!我一生干了两件事,一是与蒋介石斗了几十年,把他赶到那么几个海岛上去了,抗战八年,把日本人请回老家去了。对这些事持异议的人不多,只有那么几个人,在我耳边叽叽喳喳,无非是让我及早收回那几个海岛罢了。另一件事你们都知道,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这事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这两件事没有完,这笔遗产得交给下一代,怎么交?和平交不成就动荡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风了,你们怎么办,只有天知道。

1991年6月15日
  1991年6月15日,由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和中共中央党校合编、邓小平题写书名的《刘少奇论党的建设》一书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刘少奇论党的建设》,是迄今为止收入刘少奇有关党的建设的论著最全的一部文集,共收入他自1936年到1962年期间的重要著作47篇,全书约45万字。刘少奇是中国共产党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他的党的建设思想,科学地总结了我们党的建设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是指导党不断发展壮大的思想武器。
1381年6月15日
  1381年6月15日,英国农民起义领袖瓦特·泰勒在与国王的谈判期间遇刺身亡,起义宣告失败。
  1337年,英国统治集团为了与法国争夺欧洲大陆,发动了侵法战争,史称“百年战争”。英国统治者为了进行战争而不断增税,激起了人民的反抗。1381年5月底,埃塞克斯农民杀死征收人头税的税吏,标志着起义的开始。不久,扩大到全国40个郡中的25个郡。
  埃塞克斯和肯特的农民,在瓦特·泰勒的领导下,进军伦敦。城内贫民把城门打开,使起义者在短时间内成了伦敦的主人。农民焚毁人民最痛恨的大臣的邸宅,杀死法官,放出被关在监狱里的人。起义者强迫国王出来谈判,在迈尔恩德的谈判中,要求废除农奴制,大赦起义者,在全国确保贸易自由,规定每亩货币租为四便士。国王查理二世假意同意,并立刻发出盖有国王印玺的解放农奴证书,颁布赦令作保证,致使一部分人满足于国王诺言而离开起义队伍,但大多数贫农在泰勒领导下继续提出与国王谈判。正在谈判之际,瓦特·泰勒被伦敦市长刺死。统治者用诺言欺骗群众,使农民各回家乡,然后派兵到各郡镇压了起义。这次起义虽然失败,但是它有力地打击了封建农奴制,加速了农奴制的崩溃。
1389年6月15日
  1389年6月15日爆发的科索沃战役,是塞尔维亚历史的转折,所以,塞尔维亚人民至今仍在纪念这个战役。
  从14世纪后半期起,奥斯曼土耳其人开始向巴尔干半岛扩张。东南欧各族人民纷纷起来抗击侵略者。1385年土耳其攻陷索非亚。由于强敌压境,存亡危殆,分裂割据的塞尔维亚开始联合。后来,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克罗地亚、阿尔巴尼亚、匈牙利和波兰,纷纷加入反土耳其联盟。
  土耳其人在战败保加利亚之后,又调头进攻塞尔维亚。联军在科索沃平原和土耳其军相遇。突然一个塞尔维亚人诈称投降,要求面见苏丹呈交重要情报。苏丹穆拉德被刺身死。联军乘机进攻,取得初胜。苏丹之子巴耶塞特重整旗鼓,继续战斗,联军阵势大乱,加之内部不团结,终遭失败。从此,塞尔维亚一蹶不振,向土耳其称臣纳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