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瓦罗蒂咏叹调

 

[序曲] 一曲《我的太阳》让中国的普通民众认识了这位“世界歌王”、“高音C之王”。2007年9月6日(意大利时间凌晨5时,北京时间12时左右),意大利男高音歌唱家帕瓦罗蒂,因患胰腺癌在位于意大利摩德纳的家中去世,享年71岁。大师远去,也许惟有他那首招牌曲目能够寄托我们的哀思,“今夜无人能睡”。
  

写满辉煌的档案

    鲁契亚诺·帕瓦罗蒂,1935年10月12日生于意大利摩德纳。

    1961年,在阿基莱·佩里国际声乐比赛中,因成功演唱歌剧《波希米亚人》主角鲁道夫的咏叹调,荣获一等奖。

    1963年首次在阿姆斯特丹演唱,之后又在英国伦敦皇家歌剧院顶替前辈大师斯苔芳诺演唱鲁道夫大获成功,从此被世界关注。

    1967年,在纪念音乐家托斯卡尼尼诞辰一百周年的音乐会上,被卡拉扬挑选担任威尔第《安魂曲》中的独唱。

    1972年,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与萨瑟兰合作演出《军中女郎》,在一段被称为男高音禁区的唱段《多么快乐的一天》时,帕瓦罗蒂连续唱出9个带有胸腔共鸣的高音C,震动国际乐坛,从此“高音C之王”成了帕瓦罗蒂的代名词。

    1990年,在世界杯足球赛举办时,帕瓦罗蒂、多明戈、卡雷拉斯,这三位当代最杰出的男高音携手,在意大利罗马首次成功举办大型音乐会,引起强烈轰动。

    1992年4月,法国外长罗兰得·杜马斯在巴士底歌剧院授予帕瓦罗蒂骑士荣誉勋章。

    2005年初,帕瓦罗蒂开始了他的告别舞台世界巡演。(刘杰)

    第一乐章

    抒情的慢板

    热爱生活的意大利人

    起家 帕瓦罗蒂决定走上歌唱的道路是在他6岁那年。一天小帕瓦罗蒂站在厨房的餐桌上为参加家宴的来宾们高歌一曲,虽然稚嫩的歌唱引得满堂哄笑,但人们也从他的歌声中看到他未来作为一位歌唱家的潜质。

    收入 帕瓦罗蒂的出场费在50万美元到100万美元之间。20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他的年收入超过3000万英镑,近几年来,这个数字更是突破了5000万英镑,而他的个人资产早已超过几亿美元。

    爱好 帕瓦罗蒂在高中时踢过校队,也曾加入过一个足球俱乐部。他是个不差的足球队员,但从没想到过要以足球作为职业。帕瓦罗蒂还喜欢美食,不管到世界任何国家演出,对下榻酒店都有特殊的要求,一是要有钢琴,二是要有厨房,便于他随时烹饪。

    习惯 帕瓦罗蒂很少靠乐谱来演唱,而是喜欢用听觉和心灵去感悟,因此他的演唱不论是在音乐的分句或呼吸的换气上都颇为流畅。他不刮胡子,因为宁肯把刮胡子的时间用在别处。和流行音乐界的合作也是他的一大乐趣。

    爱情 25岁那年,帕瓦罗蒂娶了阿杜瓦并育有3个女儿。与女秘书曼托瓦尼拥吻的照片曝光后,他便与前妻展开了长达3年的离婚拉锯战。直到和曼托瓦尼所生的女儿已经1岁,帕瓦罗蒂才最终斩断旧情,名正言顺地喜结新欢。(康晓宁)    第二乐章
    急遽的快板
    多病之身痛别音乐
     太阳的光芒人们是不会忘记的,就在帕瓦罗蒂去世之前,意大利政府刚刚向他颁发了文化奖,以表彰他发扬意大利音乐事业做出的贡献。
      71年的人生旅程,帕瓦罗蒂是幸运的,他与挚爱的意大利歌剧携手走到生命尽头。与音符相伴的日子,帕瓦罗蒂取得的成就震惊世界、无人可及,从歌唱生涯早期至20世纪90年代,他凭借自身天赋和勤奋,再加上音乐大师们的提携,迅速在世界歌坛成名,以强劲的高音和胸腔共鸣著称,与多明戈、卡莱拉斯并称世界三大男高音。
    世界上的事物往往具有两面性。当帕瓦罗蒂成名后,录音及巡演的日程排得满满的,他再也没有自己的自由,经纪人包括唱片公司的工作人员整日追赶,他每年在全世界各个城市马不停蹄地奔波,至少演上50—60场。因为忙于“赶场”,他曾好几次出现在高音区唱破的情况。
    这样无休止的奔波使帕瓦罗蒂至少过了15年没有规律的生活,庞大的身躯造成他身体状况不佳,经常生病,使他在舞台上的活动大受限制,演出取消似乎成了家常便饭。1995年,帕瓦罗蒂在大都会歌剧院演绎自己最喜欢的角色、多尼采蒂《军中女郎》中的托尼欧时,高音已经上不去,让很多歌迷不由得发出“廉颇老矣,尚难饭否”的慨叹。
      意识到身体上的力不从心,帕瓦罗蒂不得不在2004年提前退休,此时,他已疾病缠身。2005年3月,帕瓦罗蒂作了颈部手术,修复了两根椎骨。同年6月,他因喉炎取消了原定在墨西哥举行的“三高音乐会”。2006年初,他进行了背部手术,又被传染,不得不取消了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预订的音乐会。2006年7月,帕瓦罗蒂被诊断患有胰腺癌。手术后不久,帕瓦罗蒂宣布他在2006年的剩余演出全部取消。尽管歌唱的欲望从未在帕瓦罗蒂的心中逝去,但千疮百孔的身体却让他与音乐不得不擦肩而过,留下终生的遗憾。
    (唐晓诗)

    第三乐章
    逝去的“华彩”
    与中国的三次握手
    帕瓦罗蒂三次来中国演出,每一次都给中国观众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也是从那个时候,帕瓦罗蒂的名字在许多中国人心中,成为西方歌剧的代名词。
    1986年,帕瓦罗蒂率领意大利热那亚歌剧院演员来到北京,在天桥剧场演出了普契尼的歌剧《波希米亚人》,并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独唱音乐会。其时盛况空前,众多古典音乐爱好者亲临现场观看他的表演。
      2001年,为支持北京申办奥运会,帕瓦罗蒂又联袂多明戈和卡雷拉斯在北京紫禁城举行“三大男高音”演唱会。这种三人同台演出在世界实属少见,也令北京在世人面前展现了自己的辉煌。
      2005年12月,老帕宣称进行世界巡演,并将正式“解甲归田”,出于对中国的感情,他将世界巡演的最后一站放在中国。在上海,也许是考虑到年龄和身体的局限,帕瓦罗蒂是端坐在台中央的椅子上歌唱的。观众对七旬老帕表现得十分宽容,尽管全场始终没有出现高音C,很多咏叹调也都做了“降调”处理,但每首歌完毕,观众还是向老帕报以热烈的掌声。
      同年12月10日晚,帕瓦罗蒂与中央歌剧院交响乐团合作,在北京进行他的最后一场告别演出。当晚,场内座无虚席,人头攒动,舞台帷幕拉开后,只见帕瓦罗蒂张开双臂,满怀热情地迎接他最后一场演唱会。最后,帕瓦罗蒂以一首《今夜无人入睡》作为结束曲,宏大的交响乐响起,老帕金色的嗓音在整个会场回荡,在最后一个音符结束之前,热情的观众早已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掌声响彻整个会场……(陈凤军)
      天堂应该有回音
      第四乐章
    帕瓦罗蒂的离去,让9月6日充满哀伤。
      洛杉矶时报以“天籁之声今成绝唱”为题来评价世界歌王,老搭档多明戈表达了深切的哀悼:“我热爱他绝佳的幽默感,有几次,在我俩和卡雷拉斯举办的演唱会上,我们竟然忘记了我们是在给花钱入场的观众做表演,因为我们相互之间玩得太开心了。”
      尽管面对面欣赏他演出的机会少之又少,但在惊悉帕瓦罗蒂逝世的几小时里,一个个普通的中国人还是通过各自的渠道和方式表达着对这位“世界歌王”的悼念和怀念。
      著名歌唱家蒋大为表示帕瓦罗蒂是他最崇拜的人:“这是国际声乐界的重大损失。虽然我自己学的是民族唱法,但还是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他的音乐有别人不能企及的独到之处, 他对全世界声乐的发展做了很大贡献。”
      歌手付笛声学古典音乐出身,对帕瓦罗蒂的作品比较了解。他深感惋惜地说:“帕瓦罗蒂的艺术才华是全世界公认的,他不但代表了意大利美声唱法,而且是那种可以影响一个时代的大师,他的去世是古典音乐世界的一大损失。”
 
      2004年3月13日,是这位“世界歌王”最后一次演出。那一天,帕瓦罗蒂受到观众长达15分钟的起立鼓掌,10次谢幕之后才最终走下舞台。或许人们不知道他会这么快离开,不然,观众会为他更久地站立,更长时间的鼓掌。
      帕瓦罗蒂走了,一个歌剧天才走进天堂,一个温暖的声音弥留世上,留给我们无数的怀念或铭记……歌王,一路走好! (蓝恩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