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葬妈妈


作者:大卫·赫尔
    妈咪究竟死于什么病,我们不知道。也许是病毒感染,也许是得了过敏症或败血症,
也许是她的心脏猝然丧失了生命的功能。她死的头天还和平时一样,干了一天的粗活脏
活回到家里,只是感到很疲倦,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反应,夜里也没有呻吟。但我和弟
弟恰尔德使出浑身解数搔她摇她,她却始终没有醒来。她的双手冰凉。我还记得一缕头
发横过她那张开的嘴,纹丝不动。当时我们住在罗马瑞发,那是一座古城。我们一家有
我,妈咪,弟弟和乔·特里。乔·特里是妈咪的丈夫,也许是弟弟的父亲,但不是我的
父亲。我们一家挤在三间狭窄的屋子里。乔·特里当时正呆在客厅里,往腰上系工具皮
带。
    弟弟向他跑过去:“乔·特里!乔·特里!妈咪醒不来啦。出事了,乔·特里,快
来看一看。”
    “走开,恰尔德。我不是跟你讲过早晨别来烦我吗?”
    他是个大块头,虎背熊腰,身上无毛,指关节比我的拳头还要大。我恨他,这种恨
久而久之成习惯,有事无事都恨他。只见他用手指戳了戳妈咪,然后拿起她的手腕摸了
摸脉。
    弟弟焦急地望着,不停地跺着脚。“到底怎么啦,乔·特里?”他脱口而出,“妈
咪怎么啦?”
    乔·特里让妈咪的手臂落下:“她死了,恰尔德。你走开吧。”
    “怎么办,乔·特里?我们拿妈咪怎么办?”
    “你有钱吗,恰尔德?”
    “钱,乔·特里?你知道我只有几分钱。”
    “那你呢,菲格?”他问我,“你有钱吗?”
    “没有。”
    “那么,咱们面对现实吧。恰尔德没有钱,菲格没有钱,我也几乎分文没有。告诉
你们吧,我原准备按照你们妈咪的遗愿安葬她的,但安葬需要钱呀。所以,我们是心有
余而力不足,只有交给城市有关部门处理,除非你们有更好的主意。”
    可是,我们想不出好主意,只好站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乔·特里将妈咪的遗体搬
到屋外,放在人行道上。要知道罗马瑞发不是一座人类城市,也不属于任何外星人种,
而是在几千年前由好几个种族组成的商团因为商业缘故建立起来的。同我们一样,人类
也居住在这里——什么打工仔呀,流浪汉呀,全都是从邻近星球移居过去的工人。然而,
这里有十几支种族,人类只是其中一支,而且数量少得可怜,连自己的社区都建立不起
来,在市议会的声音也微弱得多。我们一家就住在夸茨人聚居的地区,那里还住有一些
福克斯人和斯比东人。乔·特里打工,串联单丝光纤电缆;妈咪干零活,有啥做啥,多
半是家务活——洗衣服做饭之类的。她和乔·特里时常谈到攒足钱好移居别的星球。可
是,每当他们攒了一点钱时,不是乔·特里拿去寻欢作乐,就是妈咪给我们添置新衣服
或者床上用品或者家具什么的用了。
    现在妈咪死了,我们兄弟俩坐在遗体旁边。这时候,罗马瑞发两个太阳中的第一个
升起来了。
    “咱们怎么办,菲格?”弟弟问道,“可不能把妈咪扔在这里。她不会喜欢的,不
干净呀。”
    我无言以对。
    正在这时候,传来一阵尖利刺耳的啸叫,紧接着一群硬而直带翅膀的躯体扭成一团,
跌跌撞撞地冲到街上。是一群夸茨人少年——他们喜爱成群结队,基本社会单位是群体。
他们以羽毛未丰满前所使用的滑行步伐向我们滑过来,抛出一只皮球,他们接不着,便
呼喊:“接球,恰尔德,接球。”
    我冲出去接住球,扔在一边,三四个夸茨人立即冲了过去。我告诉他们:“走开,
走开。”
    “那是谁呀?那是谁呀?是你们的妈咪吗,菲格?”
    “是的。”
    “一动也不动,是睡着了吗?菲格,她睡着了吗?”
    “不,她不是睡着了,她死了。”
    “什么叫死,菲格,什么叫死?”
    “死?”我说,“死就是身体不再活动了。”
    “那就修补好吧,菲格,修补好吧。”
    “你们这群傻瓜,难道你们夸茨人自己就不死吗?”
    “夸茨人不会死的。不,夸茨人绝对不会死的。”
    恰尔德插嘴说:“撒谎,上星期皮立西从树上掉下来,摔断了脖子。他们把他抬走
时,他就没有动,而且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了。这不叫死叫什么?”
    这一下可把夸茨少年问住了,他们之间开始叽叽喳喳地说开来。随后,其中一位跳
上前来,用嘴筒子凑近恰尔德的脸,尖声叫道:“我就是皮立西,我就是皮立西。”
    “不对,你不是皮立西。你是努恩。”
    另一位少年推开第一位,尖叫道:“我就是皮立西,我就是皮立西。”
    “你也不是。”
    于是,夸茨少年们全都围着我们转,边转边用他们自己天书般的方言以及“普通话”
尖啸,疯狂地打着手势,每一个都声称:“我是皮立西!我是皮立西!”喧闹惊动了外
面的乔·特里。这时他已穿上了全套工作装——上面套了一件缀着金属薄片的闪闪发光
的铠甲,铠甲的每一个接头都系着大钉子和吸杯,硕大的电动工具悬挂在皮带上,一只
数据输入装置箍在他的秃顶上,正闪烁着光亮——乔·特里撞进夸茨人群,一阵拳打脚
踢,打得他们纷纷逃回家里,挤成一团,七嘴八舌,一片喧嚣,传来一声声“我是皮立
西”的尖叫。乔·特里说:“说说看,这些讨厌的跳蚤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我解释说,“我和恰尔德明明看见他们中一个摔断了脖子,可他们
却偏偏说他没有死。每一个都说自己是摔断脖子的那个皮立西,真是愚蠢透顶。”
    “也许蠢,也许不蠢。”乔·特里回答,“但事实是,夸茨人与你我和恰尔德不同,
不是真正的人。他们认为自己只是一群中的一部分。如果某一个躯体死了,可一群整体
依然存在,那躯体的灵魂便依附在别的躯体上,继续活下去。而你们非要说不是那回事,
死了就是死了,难怪不得他们怒不可遏。”
    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有点像妈咪的生命在恰尔德和我身上继续,因为我们俩
是她的一部分血肉。”
    乔·特里瞪了我一眼:“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谈的是夸茨人,他们不是人类。别胡
思乱想什么你妈咪身体的一部分依附在你们身上。我不是宗教徒,但我相信我的父母教
我的至善至美的福音书。福音书说肉体不过是一堆渣滓,毫无意义。现在你妈咪的躯体
不过是一具空壳,一堆垃圾,如此而已。我敢保证,受上帝保佑的灵魂已经从她那具可
怜的躯壳里解放出来,飞向遥远的地方,不再为我们操心了,正如我们不必为她留下的
躯壳操心一样。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完全明白他的意思,无疑他说的句句都是真话。尽管我讨厌他,但他的气质中有
点儿神秘的东西令我肃然起敬。不过,他也是个卑鄙粗俗的人,想用一番大道理来开脱
自己的吝啬。他和我一样知道妈咪的遗愿是按照她的同胞的传统安葬她,也就是说要给
她穿上华丽的尸衣,要举行葬礼,要有送葬的人群。她生前常常谈起葬礼,将我们兄弟
俩拥在怀里,哭得死去活来,哀怨上苍无眼,将她和乔·特里、恰尔德和我带到罗马瑞
发来,弄得我们浮萍似的远离人类社会。这会儿,我们兄弟俩望着乔·特里阔步向职业
介绍所走去,一身铠甲有节奏地剧烈摇晃。当他转过弯后,恰尔德大叫道:“我才不管
乔·特里说什么呢,把妈咪扔在这里可不行。她不是一堆渣滓,对吗,菲格?”
    “我也觉得不是。”
    “那我们怎么办?我们怎么办,菲格?”
    我摇了摇头,和他一样一筹莫展。正在这时候,街上传来当啷当啷的声响,随即一
辆城市垃圾车进入我们的视线。卡车是三节平板车厢挂在一台肮脏的引擎后面。卡车呻
吟一声,在一堆垃圾面前停了下来,接着长一团触角触须的清洁工——同平常一样是林
福特人和纳斯特人——一窝蜂拥向垃圾堆,开始往车上搬,玻璃搬到第一节车厢,金属
搬到第二节车厢,有机垃圾搬到第三节车厢。短短几分钟,街道就清扫干净了,老掉牙
的引擎又慢腾腾地开过来,停下,林福特人和纳斯特人立即冲向我们周围的垃圾堆,边
冲边窃窃私语。
    这两个外星种族都是食腐肉型——林福特人吃硅垃圾,纳斯特人吃碳垃圾。这两个
种族尽管在化学构成上有本质的差异,但长相彼此酷似,都长着柔软敏捷的肢体,而不
是手臂和腿,他们的感觉器官直接从身体中央突出来,没有头,有嘴无唇,嘴里一排排
牙齿和触须以惊人的灵敏翻进翻出。人们普遍认为,林福特人和纳斯特人是在不同的星
球上进化的,在并不遥远的过去在罗马瑞发第一次相遇。多少世纪以来,他们之间产生
了相互依存的关系——垃圾自然是这两个种族的肉食和饮料,但不是同样的垃圾。这种
共生关系由官方文件正式确定下来——在城里市档案馆可以查到这些文件。最终市议会
授予这两个外星种族永久共享清除全城垃圾的特权。到我和恰尔德坐在妈咪旁边,看着
破卡车开过来,清洁工开始在我们四周的垃圾箱垃圾袋垃圾包中间觅食的时候,市议会
的安排已经持续了四千多年。
    一只长长的触角绕住妈咪的手臂,我一掌把它打开了。随即,从一堆破烂家电后面
冒出一个无头的身体来,黄色的独眼带着可笑的惊异目光窥视我。是一个纳斯特人。
    “我的!”他用“普通话”声称,“我的,我的,我的。”
    “不,她不是你的,”我回答道,“这是我的妈咪。走开吧。”
    “她不动了,她在这儿。她是我的。我饿了。”
    触角缠住妈咪的胳膊,纳斯特人开始拖走尸体,准备当作另一堆生物垃圾吃进肚里,
消化掉,然后排泄出来。我呆呆地望着,茫然无措,情况糟透了,自己既无可奈何,又
给吓懵了。就在这时候,传来一阵阵凄厉刺耳的哭泣声,将我从发呆中惊醒。是恰尔德
在哭泣,哭得那么凄婉,那么悲伤,顿时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心中充满了茫然与愤怒,
觉得自己要窒息了,眼前发黑,头脑一片空白。我抓起一根破家具木棒,追赶纳斯特人,
朝着抓紧妈咪的触角一阵猛击,边打边发出野兽般的咆哮:“滚开,滚开!我说过的,
这是我的妈咪!”
    纳斯特人痛叫一声,触角刷的一下抽开,缩回身体里去了。其他纳斯特人,还有林
福特人纷纷丢下活儿,围住挨我打的那位,表示同情。他们发出惊诧的嘶嘶声,带着责
备的目光向我眨着爆玉米花眼睛,只见肢体触须足趾扭成一团,沸沸扬扬。我才不在乎
他们呢,我抓起妈咪的手腕,将她那僵硬的尸体拖到我们房子屋檐下,拉直她的双腿,
将她的双手放在胸部,抹平她的衣服,合上她那睁开的眼睛。
    妈咪一死,我的生活节奏戛然而止,我明白在体面安葬她之前,我是无法走向新生
活的,葬礼即使不能按照妈咪的遗愿,也得像个样才行。于是,我一把抓住恰尔德的衣
领,大声吼叫:“别哭了。快去把你的红色小车推来,听见了吗?”
    “干吗,菲格?”
    “快去推来。”
    他跑进屋里,推出一辆鲜红色小车,是妈咪和乔·特里送给他的。那是一辆亮铮铮
的漂亮小车,没有轮子,用一个柔软的气垫支撑。我和恰尔德折腾了好一阵,将妈咪抬
上小车,摆平,使她不至于滚下来,为了保险起见又用皮带系住她的手肘和膝盖。然后,
恰尔德握住车手把,用力一拉。
    小车便沿着它那无形的轨迹无声地前进。
    “上哪儿去,菲格?”恰尔德问道,“要干吗?”
    “哦,”我告诉他,“我一直在想乔·特里是对的。我们没有钱,而妈咪所希望的
葬礼却要花钱,至少在人类中间要花钱。在外星人中间多半也要花钱,不过有些外星种
族倒不在乎钱,比如说纳斯特人。”
    “他们蠢得很。”
    “问题不在这里。我在想也许有人不在乎我们有没有钱,也会帮助我们的。也许葬
礼与妈咪讲的不完全一样,但也足以让妈咪安息了。明白了吗?”恰尔德想了一下,然
后点了点头。他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伸出双臂拥抱我:“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我一掌将他推开:“够了。事情还没有眉目呢。”于是,他又握住红色小车的把手,我
们兄弟俩运着妈咪的遗体出发了。(现在,我离开罗马瑞发已有大半辈子了,已经老了,
孙子也和你们一样大了。然而,时至今日,我对那座怪城依然了如指掌。有些地区是城
区,房屋建筑形形色色,既有宽敞的夸茨人社区,也有拥挤不堪的斯比东人社区。另一
些地区则是荒野老林,游牧族种如西人生活在其中,他们喜欢以自己传统的流浪方式四
处游荡。)
    我们来到一片荒野,只见上千米高的参天大树耸立在羊肠小道两旁,这种树是当地
特产,名叫“力阿罗”。同城市大多数地区一样,那地区也是多种族居住区,但大都是
罗尔恩人。罗尔恩人属昆虫型,长有薄膜羽翼,鼻子卷在下巴下,伸缩自如。我们经过
几个嗡嗡地飞过阴影的罗尔恩人,我才鼓起勇气招呼一位,用“普通话”一再介绍自己,
最后他终于听懂了我的话,也用“普通话”询问我。
    “有何贵干,地球人?”罗尔恩人彬彬有礼地询问,他那昆虫似的下颚使他的声音
咔嚓咔嚓地怪响。“是这样的,”我说,“躺在这儿的是我们的妈咪,她死了。我对你
们罗尔恩人一点也不了解,但我想知道你们是怎样处理死人的,我们能不能按照你们的
方式埋葬我们的妈咪。要知道我们没有钱,即使有也只有几分钱。”
    罗尔恩人在空中盘旋片刻才回答我,他的羽翼拍打的沙沙声荡漾在寂静的天空。
    “我们做生意不用现钱,另有规则,”他回答道,“另外,是的,地球人,我们处
理死人有一套自己的仪式。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乐意效劳,为你们妈咪安排这种仪
式。”
    “你们真是好邻居。”我说道,可是恰尔德却扯我的衣袖。“问清楚再说,”他耳
语道,“也许妈咪不喜欢这种仪式,也许不干净。”
    “我们相信每一代人都欠有下一代的债,”罗尔恩人坦诚相告,“‘生理债’。我
们中有谁死了,我们就洗干净尸体,全身涂上油膏和香料,然后把尸体裹上树皮树叶。
整个过程中,我们都吟唱着庄严肃穆的颂歌,鼓励灵魂踏上通往天国之路。”
    “听起来倒不错,”我说,“是吗,恰尔德?”
    “可不是。”
    但罗尔恩人还没有讲完呢:“然后,我们才让死者履行他的义务。正如他自己早先
被孕育一样,现在他也要孕育下一代。就是死者的一位近亲将自己的输卵管——”罗尔
恩人说着他的腹部就伸出一根针状黑刺来——“插进尸体,输入卵子。当这些卵子孵成
蛴螬的时候,它们便在死者的肉体里生长。死者就是以这种方式偿还他还是幼虫时欠下
的债务。既然你们妈咪没有任何亲人能够参加这种仪式,那么我愿助一臂之力。你们想
葬礼什么时候开始?”
    我和弟弟已经给吓退了。“你真是太好了,”我说道,“可是妈咪,她——”“才
不愿意当作肉喂你们这些该死的蛆虫呢。”恰尔德替我说完那句话。于是,我们匆匆地
穿过那地区铺满落叶的林荫道,红色小车跟在我们急促的脚步后面滑行,直到走进一个
无窗蜂窝式房屋遍布的地区时,才停下来。
    街上挤满了伊勒姆人,他们就住在这些密室里。也有一些斯比东人、特万人和西人。
我们的心房狂跳不已,一时简直喘不过气来。就在这时候,一阵撕裂人心的轰鸣刺破天
空,只见一艘驱逐飞船从天而降,气势汹汹。我和弟弟一眼就认出这艘飞船来者不善—
—一连数月新闻媒体天天警告人们要警惕一伙海盗的袭击。
    这伙海盗的基地设在月球上,他们在头目诺恩的率领下愈来愈猖獗。西边原野,三
艘城市自卫队的飞船争先恐后冲向天空,却被导弹击落。
    警报长鸣。飞船碎片雨点般向罗马瑞发倾泻下来。黑色驱逐飞船带着险恶用心降临。
恰尔德拉了拉我的袖子惊呼:“你瞧!你瞧!海盗!”驱逐飞船悬浮在离城市半公里的
上空。从奇袭用的航空港冒出几艘小飞船向城郊飞去,显然是空运登陆部队的。驱逐飞
船退回高空轨道。我挽住恰尔德的胳膊说:“咱们走吧,这不关我们的事。”
    于是,我们载着妈咪的遗体往前走,见到行人就拦住询问,可是海盗入侵弄得人心
惶惶,谁都不想停留,尽管邻近地区平安无事,只是远处传来零星的枪声表明发生了异
常事件。终于,我们遇上了一个愿意听我们倾诉的瓦斯姆人。他身材细长,活像一个人
活生生地被拉长,浑身涂上深蓝色。只见他向前伸出一条腿,耐心地站在另一条腿上,
倾听我诉说妈咪的情况,询问瓦斯姆人的葬礼习俗以及安葬费用。然后,他用不带种族
口音的“普通话”回答:“是的,小先生,我们瓦斯姆人办事要花钱,但在有些情况下
也可以不考虑经济因素,比如说为死者提供方便。我们的哲学是生死都是快乐事,都应
该尽情地享受。生者不用说是自行享乐,但死者必须得到帮助才能享乐。为此,不计报
酬,帮助死者走向继续享乐的明天,这对任何一个瓦斯姆人来说都是一种荣誉。虽然你
们妈咪和我属于不同的种族,但我们的生理构造却是大同小异,因此我不觉得有什么困
难。”
    最后一句话令我莫名其妙,于是我请瓦斯姆人解释一下。他回答:“小先生,我们
认为人生有四大乐趣——吃,喝,侃,色。然而,死者不幸,由于生理局限不能享受吃,
喝,侃。不过却没有什么防碍他们享受最后一种快乐。这样,我们的风俗是让死者可以
天天过性生活,直到尸体腐烂……”
    我一把抓住恰尔德,再次推着红色小车疾行在罗马瑞发的街上,一口气将那地区远
远地抛到身后,走进一个茅屋遍布,其间点缀着小卖部的地区。
    小卖部卖些干杂、十字架、神学书刊及其图案希奇古怪的家具。
    “菲格,瓦斯姆那家伙,他想——”
    我还来不及回答,嵌在恰尔德手掌里的个人记忆器就嘟嘟地响了,乔·特里细小的
身影出现在微型屏幕上。他已经用平时系在他的铠甲上的工具换来红外线机关枪,导弹
发射器,还有迫击炮。由于个人记忆器的扬声器太小,因而远方哒哒的枪声十分微弱。
乔·特里说道:“凭至善至美的福音书起誓,你俩究竟在干啥?别装蒜了。我知道你们
不听我的话。那是你们的妈咪,是吗?”
    “是又怎么样?”我毫不示弱,“也许你是铁鸡公一毛不拔,可我和恰尔德却觉得
妈咪的葬礼总该像个样子。我们可不愿意因为你的吝啬而让妈咪葬身于臭烘烘的纳斯特
人的肚腹。”恰尔德严肃地点着头。乔·特里凝视着我,表情古怪,他那油亮的秃头箍
着那数据输入装置,装置下面是一张宽阔的脸。
    “我的话你是左耳进右耳出,对吗,小子?我坦率告诉你,我爱你妈咪。对她的去
世,我也很痛苦,但我不是傻瓜,将我所爱的女人同她留在身后的尘世烦恼混为一谈。
菲格,你错就错在这里,可以说是本末倒置。不过,我不想和你争论。你看着办吧,去
大讲排场安葬你妈咪吧,但不要把事情搞混了。你不是为了你妈咪,而是为了你自己。”
“说得不错,乔·特里,”我反唇相讥,“尤其是想不花一分钱。”
    “不说了,还是谈要紧事吧。我已经受雇于自卫队,我们一队人要去迎战在城中心
登陆的一伙该死的歹徒。巴列维尔,霍浦和乌威尔罗斯也有歹徒,”乔·特里指的是罗
马瑞发的其它地区,“所以你和恰尔德要避开那些地区,明白吗?诺恩是个十足的地狱
魔鬼,而他的喽罗则是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做出来的。打仗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在听吗,
恰尔德?”“在听,爹爹。”“还有菲格——”“怎么,乔·特里?”“我们俩从来就
说不到一块。这我倒不在乎,我跟自己的亲生父亲也搞不好,况且你不是我亲生的。但
恰尔德却不同,他是你的骨肉兄弟。你要遵照你妈咪的遗愿,好好地照顾他。”“我会
照顾他的。”“那好。我要走了,去打仗。”乔·特里扛起一门迫击炮,从屏幕消失了。
屏幕也消隐了,只见恰尔德的手掌。此刻,枪声大作——哒哒的自动步枪声,咝咝的激
光火舌声。转弯处出现一群西人夸茨人罗尔恩人,向我们的方向径直跑过来。他们是躲
避海盗,海盗不分青红皂白,正在滥杀逃难的平民。不同外星种族的嘴和喉发出的惊叫
哀号声令人不寒而栗。人行道上血流成河,多种颜色的鲜血混合成惨不忍睹的调色板。
我几乎是抱起弟弟逃离那里的,跑过一个街区又一个街区,始终领先那些难民数米,边
跑边想,这一下我们完了,不是被难民的足蹄踩死,就是沦为海盗们的枪下鬼。我们冲
进一条背街,甩开难民和他们身后紧追不舍的海盗,全速穿过一片毛毡帐篷林立的郊区,
拐进一条窄巷子。巷子从帐篷顶上经过,进入一大片“力阿罗”巨树林,“力阿罗”树
弯弯曲曲地耸立在四周古树的上空。一群西人与我们同行。没人敢停下喘口气,直到进
入绿荫深处。我们进入了另一片荒原地带,从路两旁一串串脚蹼印看来,这地区是划为
一种叫做格罗斯特的节肢人种居住的。格罗斯特人很腼腆,我们经过时,他们躲在巢穴
里偷看我们。我们终于来到一片由岩屑积成沃土的高地,那里杂草丛生,果园点缀其中,
四周是宽阔的空地,从坡上到谷底,全城面貌尽收眼底。
    谁也没有兴致去领略风光。弟弟停好小车,一头伏在妈咪的胸膛上,放声大哭。西
人围着妈咪团团转,抖着分叉的舌头嗅来嗅去,他们身体表皮有一层生物发光色素,因
而皮肤颜色瞬息变幻。西人喜群居,爱管闲事。西人没有声带,不能用“普通话”与外
族交流,他们自己之间的交流是通过身体气味变化和皮肤变色进行。为了与外族交流,
每一群西人都雇有一个翻译。这次,翻译是一个地球女人。
    真奇怪,直到她蹲在我们旁边我才注意到,而且她还居然赤身裸体呢。当时我正值
青春年少,对裸体女人感到心跳,尤其是罗马瑞发的地球女人少如凤毛麟角。其实,她
裸体只不过是职业的需要。作为翻译,她全身涂抹上模拟西人生物发光色素的热传感色
料。通过调节自己的新陈代谢系统,可以使她的皮肤表面变暖或变冷,从而再现西人的
身体语言,为西人与外族的交流提供接口。当几个西人走近妈咪,东嗅嗅西闻闻时,女
翻译便将他们的问题翻译成“普通话”:“是土匪干的吗?”
    “不是,”我回答,“是我们妈咪,在早些时候去世了。”
    “带着死人出门是你们的风俗吗?”
    “不是。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兄弟俩没有钱,因此四处走一走,请求帮助体面地安
葬妈咪,但还没有遇上合适的。”
    女翻译的肚脐辐射出橘黄色光线,呈波纹状,我的回答便被翻译过去了。这一答不
要紧,西人骚动起来,团团围住妈咪,用缠绕着他们那又湿又黑的鼻子的触角挨擦她,
用舌头舔她。不可思议的是,其中一两个居然昂起“那东西”来。恰尔德勃然大怒,一
掌打去。他仍在哭泣。
    “滚开,你们这些脏东西!”他边骂边挥舞着小拳头。我转身对女翻译说:“喂,
叫他们走开。”
    女翻译的小肚子再次变色,西人立刻呈现七色光彩,作为回答。接着女翻译用“普
通话”高声说:“生命是旅行,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生命的意
义在于旅行本身,不是从一个地点到另一个地点,而是走向不断隐退的地平线。说生命
的彼岸是荒谬的,重要的是漫长而奇异的旅行本身。”“可这与他们往妈咪身上撒尿有
什么关系?”我问道。
    “每一个西人都为生命之旅而活着,”女翻译进一步阐释,“但我们也希望得到死
亡所带来的安宁,希望得到旅行后的安息,希望我们可以躺下来享受永恒的冥思。”
    “我还是不明白这与他们的肮脏习惯有什么关系?”
    “我们想帮助你们。我们想让你们妈咪安息,确保她在永恒的冥思中不受纷扰。我
们的习俗是给尸体涂上新陈代谢的固体和液体排泄物,其浓烈的气味筑起一道阻止好奇
者或饥饿者干扰的天然屏障。”西人再次蜂拥围向妈咪。女翻译接着说:“葬礼可以继
续吗?”
    我用身体挡住西人。“别以为我不感谢你们的好意,但我不能让你们任何人往我们
妈咪身上撒屎撒尿,听见了吗?”我告诉他们,“这不是我们的习俗。”
    就在这时候,我们脚下一声爆炸,打断了我们的交谈。紧接着炮声轰鸣,枪声呼啸。
我们冲到开阔地边缘,小心翼翼地往下瞧去。大约一百米下面是一座广场,广场上一队
海盗与一队自卫队员相互对峙,自卫队一眼就认出了,因为他们的手臂上,腿上,触角
上或者其它肢体上都佩着黑黄相间的标志。眨眼工夫两队人就冲向对方,开始了一场肉
搏战。刀光剑影,你退我进,杀得难分难解,很快人行道上就东一个西一个躺着死伤者。
恰尔德突然惊呼:“快瞧,菲格!快瞧!乔·特里在那儿。”
    我认出了那件铠甲,只见乔·特里挥舞狼牙棒,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致命的圆弧,身
体四周血肉横飞。尽管我们之间有前嫌,但我还是暗暗替他捏了一把汗,希望他能生还,
当他在一团烈焰中倒下时,我的眼光绝望地搜寻他仍活着的迹象。似乎过了漫无尽头的
时间,乔·特里才翻过身,抖了抖身子,站了起来。他那件坚固的铠甲皱巴巴的,烧得
焦黑,但他又拿起狼牙棒,跌跌撞撞地杀进人群。
    弟弟脱口大叫,声音尖细却清晰:“好样的,爹爹!杀死海盗!”
    然而,那场混战陷入了僵局。海盗残余就在我们的制高点下面围成一团,处于守势。
他们围住一串俘虏——有特万人、斯比东人、罗尔恩人、福克斯人、西人、纳斯特人和
夸茨人。我们后来才知道这些不是一般的人质,他们是市议员,被劫持来勒索赎金的。
海盗与自卫队相距20来米远,只见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进中间地带,他身穿大红大绿的
衣服,身后披着紫色长袍,显然是诺恩。他双拳放在臀部,向自卫队喊叫,显然是在敲
诈什么。很快自卫队上尉就慢腾腾地走上前来谈判,上尉是个庞大臃肿的福克斯人,一
身黑黄相间的褛褴军装。他俩谈判了好一阵,福克斯人固执地摇着他那蓬乱不堪的头,
诺恩猛烈地打着手势。最后,海盗头目装腔作势地耸了耸肩,手掌凶狠地往下一砍。
    他的两个喽罗立刻抓住一个罗尔恩人质,开枪射落他的羽翼和头。
    弟弟惊呼:“看见了吗,菲格?看见了吗?他们居然这样杀人。乔·特里怎么不想
点办法呢?怎么不抓住海盗呢?”
    “乔·特里嘛,他又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不过他也不是傻瓜。他无可奈何,谁都无
可奈何。”
    我说错了。一个重物猛击了一下我的身体一侧,又弹开了。我转身一瞧,只见上面
系着妈咪的红色小车腾空而起,原来弟弟忘记锁制动了。妈咪悬在城市上空,仿佛悬在
天堂与地狱之间,她那苍白的脸沐浴在阳光下,她的衣服宛如天使的翅膀银光闪闪,托
起她的小车仿若魔幻战车。某种回光返照使她睁开眼睛,好像久久地凝视着我,仿佛在
传递某种深刻的意义。我知道她看不见我,但我还是向她伸出双手,欲说却又无言。然
后,妈咪的身影开始变小,加速向地面冲去,愈来愈快地从视野消失,愈俯冲势头愈猛,
乃至于成了一个模糊的白点,一颗彗星,一颗流星。我在撞击之前闭上了眼睛,却分外
清楚地听见轰然一声重击。
    “哦,快瞧,菲格!”弟弟叫道,“快瞧妈咪干的!”
    妈咪不偏不倚地撞在海盗的头上。撞击挣断了将妈咪系在车上的皮带,将她抛到一
边,斜躺在人行道上,姿势不卑不亢。小车砸成两块,大的那块装有引擎,正冒着油烟。
活该诺恩倒霉,只有一丝肉皮连着头与身体,不可一世的他现在变成了一堆烂肉,一摊
污血。他一命呜呼,喽罗们顿时群龙无首,不仅交出了人质,他们自己也束手就擒。我
和弟弟沿着茂密的藤蔓跌跌绊绊地爬下到广场,朝妈咪跑过去,但乔·特里已经将妈咪
搂在怀里了。他神色怪异,凝视着妈咪的眼睛。见我们跑过去,他向我们眨了眨眼睛。
    被解救的人质正在与福克斯人上尉商量重要事情。乔·特里走过去,却遭到白眼,
于是他按了一下开关,那铠甲便放大他的声音,使在场的人都能听见。“你们听着,是
这位可怜的女人救了你们的命。她奉献出自己。为了拯救城市,她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为了解救你们——我们的议员和领导,我亲眼看见她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身体作武器,
直接朝海盗冲去。我发誓我从来没有看见过如此奇迹,凭着至善至美的福音书我为她那
奇迹般的英勇无畏作证。谁愿意同我一道去悼念她的英雄壮举?谁愿意去作证?”
    市议员们围住乔·特里,西人和女翻译围成一圈跳来跳去,罗尔恩人和夸茨人在乔
·特里的左上方盘旋,瓦斯姆人、特万人和斯比东人排成一串,林福特人、纳斯特人三
三两两地扭成一团。最后,一个瓦斯姆人齐足跳向前来说:“我亲眼目睹了这种英雄行
为,这种大无畏精神。对这种高尚品格我心中无限仰慕,我保证这位杰出的女性将受到
她应有的厚葬。”
    其他外星人也不甘落后。“这位地球女人当然不是平庸之辈。”一个罗尔恩人用
“普通话”嗡嗡地说,“我自己的蜂窝房将门庭生辉,接纳她的遗体。这样她就可以继
续孕育未来,从而保证将她的勇气传给下一代。”
    “不行,”
    一个纳斯特人大声反对,“她不能动了。她是我们的,我们保证她将永远成为我市
的一部分。不用说,她的肉天生鲜美。”
    夸茨人嘲笑说,妈咪并没有真死,而是超凡入圣,成为了一个超自然群体不朽的一
部分,而这个群体正是罗马瑞发全体市民。西人和往常一样默默无声,他们焦躁地围着
乔·特里跺来跺去,那熠熠闪光的皮肤令人炫目,接着干脆向他冲过去,恭敬地昂起
“那东西”,乔·特里只好用脚踢开他们。“喂,”他那放大的声音传遍市中心,他再
次以奇怪的目光瞟了我们一眼,“你们的建议都很好,不过这位死去的地球女人太特殊
了,任何一种安葬方式都不适合。”
    “那怎么办?”罗斯姆人问道,“她有什么遗愿呢?”
    乔·特里摇了摇头回答:“我也不知道。你们可以问这两位男孩,他们知道怎么
办。”
    就这样,妈咪享受到了隆重的厚葬。我和弟弟还记得妈咪生前告诉我们的葬礼细节,
在妈咪的腹部划一道口子,将内脏掏出,保存在一个个半透明的小罐里。通过她的鼻孔
钻出她的大脑,她的眼睛换上了宝石,她的皮肤漆得闪闪发光,硬如岩石。我们一边哼
着古老的颂歌,一边将妈咪的遗体缠上一层又一层布条,然后放进雕刻成她的形象的大
理石棺里。于是,妈咪的灵柩在盛着她内脏的罐子的簇拥下,安放在她撞死诺恩的那座
广场的一座高台上,至今依然安在,依然是旅游景观。乔·特里、弟弟和我目睹着送葬
的队伍——有西人、林福特人、纳斯特人、斯比东人,还有十多个其他外星种族——经
过妈咪的灵柩,这时候那巨大的灵柩雕像似乎在向我微笑。
    “体面吗,菲格?”弟弟说,“真是体面吗?”
    “那还用说,”我回答道,“一目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