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鱼新传说



(俄)别利亚耶夫
  天暗下来了,乌云似千军万马般在天边翻涌,大海像被谁激怒了似的咆哮起来,“咔嚓”、“轰隆卤,雷电交加,紧接着雨“刷——”地倾泻下来。一场暴风雨降临了。
  过了整整一个上午,暴风雨才平息下去。风浪把许多海里的生物抛上海岸,有的已经死了,还有一些在岸上挣扎着。
  从海边最大的一块礁石后面转出一个身材匀称的英俊小伙。他全身赤裸着,身上披满细细的鱼鳞,闪着丝丝的蓝光。
  他的手是绿色的,手指长长的,脚上长着鸭子似的蹼,仔细辨认,还可以发现他的耳朵下面有两张薄片,好像是鱼鳃。他,就是附近渔民盛传的“海魔”、水陆两栖人伊赫季安德尔。有时他会帮助人,有时他又会伤害人。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会说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
  “海魔”伊赫季安德尔沿着海岸徘徊着,搭救可以救活的动物。他看到被扔进水里的鱼快活地摇着尾巴,心里非常高兴。在岸边捡着大鱼的时候,他把它抱到水里。鱼在他怀中扑腾,他就笑起来,劝它别害怕,再忍耐一会儿。
  最后的阳光消失了,西方还有一抹黯谈的晚霞,晦暗的波浪仿佛深灰色的影子般一个追着一个奔过来。伊赫季安德尔玩累了,准备回城堡去。突然,他发现前面的沙滩上还躺着什么东西。
  走近一看,他发现那是一位昏死过去的漂亮姑娘。伊赫季安德尔立刻背着姑娘上了岸,把她抱到灌木丛背后的阴影里,着手做人工呼吸,使她恢复了知觉。
  他觉得姑娘的眼睑似乎颤动了一下,睫毛也微微动了起来,他把耳朵贴近姑娘的心脏,听到微弱的跳动声。“她还活着”伊赫季安德尔快乐得叫出声来。等到发现姑娘没什么危险时,他又跳回大海,游回了城堡。
  伊赫季安德尔住在“天神”萨列瓦托尔的城堡里。萨列瓦托尔之所以被称为“天神”,是因为他为许多人治好了病,甚至把快死的人都治活了。
  回到城堡,伊赫季安德尔情不自禁地把海滩上发生的事,告诉了慈祥的老仆人克里斯多,他说他喜欢上那姑娘了,恳求克里斯多带他进城,他希望能在城里再碰到她。克里斯多答应了。
  第二天,伊赫季安德尔游出海湾。他上了岸,穿上克里斯多为他准备好的衣服,便进城去了。
  克里斯多把水陆两栖人带到弟弟巴里塔扎尔家。巴里塔扎尔的养女古绮爱莱正好从外面回来,伊赫季安德尔一见,猛地一惊,原来她就是那个海滩上的姑娘。他发现自己已深深地爱上了这姑娘。
  古绮爱莱走进屋子,对养父、采珠能手巴里塔扎尔说:“爸爸,我和奥列仙在海边玩,一不小心,项链掉进海里了。
  求求您帮我找回来吧。”
  巴里塔扎尔说:“你是不是又到兽嘴崖去玩了,那里掉了东西,可不好找埃”伊赫季安德尔说:“美丽的姑娘,别伤心,我去帮你找吧。”
  他说完就跑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伊赫季安德尔拿着项链回来了,把它交给了古绮爱莱。看着古绮爱莱高兴的样子,他心里也挺快活的。
  以后,每天晚上伊赫季安德尔都要游到兽嘴崖去,上岸穿好衣服,等古绮爱莱来。他们已经成了好朋友,常在一起散步、交谈,有时,长久地坐在海边。拍岸的波涛在脚边喧闹,星星眨着眼睛。伊赫季安德尔觉得很幸福。
  一天,伊赫季安德尔和古绮爱莱正在岸边谈心,古利夫船长来了。他想娶古绮爱莱为妻,可是姑娘很讨厌古利夫,当然不肯嫁给他。
  伊赫季安德尔不愿别人看到他,就从崖上跳到海里去了。
  古绮爱莱却以为他自杀了,伤心得大哭起来。她急忙叫古利夫去救人,可古利夫却无动于衷。
  此后,古绮爱莱一直没有去海边。伊赫季安德尔见不到她,心情糟透了,就常到海里去和采珠工人捣乱。
  一天,他遇到古绮爱莱的朋友奥列仙,立刻抓住他,问:“奥列仙,你知道古绮爱莱现在怎么样了?”
  “古绮爱莱已经成了别人的妻子了。她嫁给了古利夫。”
  “可是她她爱的是我。”伊赫季安德尔抓住奥列仙,轻声说,“她怎么会愿意嫁给古利夫呢?”
  奥列仙告诉他,一天古绮爱莱要出去,古利夫开着一辆崭新的轿车来到巴里塔扎尔家门口,想开车送她。可是古绮爱莱拒绝了他,不料古利夫连拉带拽地硬把她拉进了汽车。从此,古绮爱莱再也没有回家,她成了古利夫的妻子。
  伊赫季安德尔听了,决定要到古利夫的庄园去,找回他的古绮爱莱。夜里,他悄悄来到庄园,靠着房子轻轻地喊:“古绮爱莱!古绮爱莱!”古利夫的母亲听见了,告诉了古利夫,古利夫抓起一把铲子出了屋,轻轻地绕到伊赫季安德尔的背后,一铲子打在他的头上。伊赫季安德尔一声没吭就倒在了地上。古利夫心想:我正想抓你呢,没想到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
  克里斯多得知伊赫季安德尔被古利夫抓住后,立刻来到巴里塔扎尔家里。他对弟弟说:“你还记得20年前的那件事吗?那天,我送你妻子回娘家,半路上她生孩子死了,当时那孩子也很危险。一位老奶奶告诉我,把孩子送到‘天神’萨列瓦托尔那里,也许会有救的。我听了她的话,把孩子送去了。我一直等到晚上,萨列瓦托尔出来对我说孩子死了,我只得走了。”停了一下,他继续说:“不久前,有人砍伤了伊赫季安德尔的脖子,我替他包扎时,看到他脖子上有一个胎记,形状和你儿子的一模一样。我知道萨列瓦托夫每天要给‘海魔’打一种绿色的针剂。”
  巴里塔扎尔睁大了眼睛,愣了半晌,激动地说:“你是说伊赫季安德尔是我的儿子,是萨列瓦托尔把他造成了‘海魔’?”
  克里斯多点点头,说:“我想是这样的。”
  巴里塔扎尔愤怒地说:“我要亲手杀了萨列瓦托尔!”
  第二天,巴里塔扎尔写了张状纸,告到法院。这桩案件引起了主教大人的注意。他认为萨列瓦托尔不仅犯了医疗法,而且亵渎神灵,改变了上帝所造的人的模样。而上帝创造的万物都是最美好最完善的。他决定让法官把萨列瓦托尔和伊赫季安德尔都抓起来。
  根据奥列仙提供的线索,法官派人从古利夫的家里搜出了伊赫季安德尔,把他和萨列瓦托尔一起关进了监狱。
  主教和法官准备处死萨列瓦托尔和“海魔”,这个消息被监狱长知道了。萨列瓦托尔曾救过他的妻子,他决定要帮助他。监狱长打开了萨列瓦托尔的牢房,告诉他一切,并说要放他逃走。
  萨列瓦托尔听了,对监狱长说:“请你想办法把伊赫季安德尔放了吧,他是我多年研究的成果,就像我的儿子一样。”
  监狱长答应了,让伊赫季安德尔扮成一个送水的青年,混出了牢房。
  从此,海边的人们再也没有看到“海魔”,古绮爱莱也失踪了。只是在海上刮起暴风雨的时候,人们总会听到巴里塔扎尔在海边一声声地叫喊:“伊赫季安德尔!伊赫季安德尔!我的儿子!”
  他不停地叫,直到暴风雨停息。
  但是大海却始终保守着自己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