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苏


詹妮·普来塔
    格雷姆·克拉根头痛得要命,已经快要死了。年轻医生的话语好不容易才传进他那
行将涣散的意识之中。
    “……问题您已经考虑好了,克拉根先生,我们欢迎您的决定。随着医学的发展,
将来某个时候,人们定能学会治好包括骨髓癌在内的诸多疾病。您给我们留下的钱,将
用于对您的冷冻、复苏和治疗。您现在50岁,届时您将重新获得生命……”
    当夜,格雷姆·克拉根就与世长辞。他的尸体被装入密封箱,安放到由液氖控温的
冷冻墓室。一放,就一直放到了医生登记的时日。
    ……他在做梦,梦见他在温暖的海洋里游泳。梦在慢慢地消失。蔚蓝色的海水在闪
闪发亮。渐渐地海水就变成了雾。他还不想醒来。但雾变得越来越冷,他终于睁开了双
眼。格雷姆·克拉根看到的是一间病房。房间里有许多设备和各种仪器,仪器上闪烁着
各种颜色的指示灯。床旁一把椅子上坐着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
    “哈罗!”老人率先开口打招呼。看上去他已八十挨边,苍白的头发稀稀疏疏,满
脸的皱纹犹如阡陌纵横。
    “早上好!”克拉根回应了一声,定睛一看,老人有点面熟,随即大声叫喊,“医
生!是您吗?”
    “一点没错,克拉根先生。您的记忆满不错嘛。”
    “嗨,我看到什么啦?是您的耳环吧?”
    “这不是耳环,而是接收器——带在耳垂上的收音机。”
    “干什么用的?”
    “我用来收听无线电节目,立体声的。”
    “这收音机怎么开呢?”
    “弹一下舌头就开了……今天天气真好!”
    克拉根往窗外望了望。
    “不错。似乎不错。可巧,天气也可以制定?”
    “只试过一段时间,以后就没再搞了。”
    “嗯。”
    突然窗玻璃一震,粉身碎骨不翼而飞,房间也显得比先前更亮一些。
    “这是干吗?在打仗?”
    “战争早已结束,那是窗子脏了。现在的玻璃不用擦洗,换一块新的就行了呗。”
    果然,从窗框下方自动伸出一块新玻璃代替原先的脏玻璃。
    “现在是哪一年了?”
    “2052年。”
    “那么说,我在所谓的冷冻墓室里已有相当长的时间了……哎,我的情况怎样,您
知道不?”克拉根继续发问,“我的钱还有剩余没有?”
    “都没有啦。全都花在您身上了,花在您所说的‘冷冻’上了。您的曾孙们都不愿
为您支付费用,最后10年全是我为您垫着。您的复苏费用也是我支付的。”
    “噢,那就太感谢您哪,医生……请原谅我把您的大名也给忘了。”
    “阿比斯医生。”
    “对对,就是阿比斯。我十二万分感谢您。等我开业赚了钱,就还您……”
    “这我不怀疑……您肯定会还的……不过马上……”
    “谢谢您的信任。医生,那我的骨髓癌怎么办呢?能治了吗?”
    “那当然。注射一个疗程就没事了。”
    “往脑里注射?”
    “哪里话?是肌肉注射。”
    “哈哈,就这么简单……那么说您们已经帮我治好了?”
    “还来不及呢……”
    “要知道,我现在头已经不痛了。”这位刚刚解冻复苏的人用手肘撑着,微微欠起
了身子,但头依旧颤抖不已。
    老医生突然面露焦虑神色。
    “恳请您,克拉根先生……千万别激动。在……心脏移植手术……之前,您需要绝
对的平静。”
    “什么,什么?心脏移植?”克拉根大惊失色,一头倒在枕头上,“这么说,我的
心脏也不行啦?”
    医生摇了摇头,紧紧地捂住胸口,缓缓立起,转过身来。
    “不是您的,而是我的。”(本文曾入选78年纽约版阿西莫夫编《100篇优秀科幻
短篇小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