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工程


威廉·特恩(美国)
     密室后面巨大的环形门打开,乳白色天花板上一盏盏圆形罩灯暗淡下来。当那个穿纯黑
 色工作服的人随手把门关上并拴牢的时候,罩灯又发出白色亮光。
     十二名男女记者见他进来,一时嗡嗡之声不绝。那人风度翩翩向密室前部走去,转身背
 对着横贯前部的半遮光屏幕。记者全体起立,每当政府安全局官员到室内来的时候,他们都
 心甘情愿遵从这种站立的习惯。
     那人笑容可掬,向他们招招手,用手里一小叠油印纸刮刮鼻子。他的鼻子挺大,似乎人
 未到鼻子先到了。“坐下,女士们先生们,都坐下别客气。我们在布鲁克林工程不搞官场仪
 式。在这个实验的整个非常时期,你们可以说,我就是你们的向导——新闻事务行政助理的
 代理秘书。我叫什么名字,这无关紧要。请诸位把这些材料分发一下。”
     他们每人拿一张油印纸,把其余的递给别人,于是往后靠在凹背金属折叠椅上,尽量坐
 得舒服些。他们的主人斜着眼睛看了看大屏幕,又抬头望着壁钟,那个钟只有一支缓慢转动
 的指针。他快活地拍拍紧束着腰部的黑色衣服。
     “言归正传吧。过一会儿,人将进行首次大规模的时间旅行。不是人亲身去旅行,而是
 借助一个摄影和录相装置,它将给我们带来过去的无数精彩资料。布鲁克林工程以这个实验
 证明完全有必要花费一百亿美元进行为期八年多的科学研究;它不仅表明一种新的调查方法
 的效用,也表明一种武器的效力,这种武器将确保我们光荣的国家更加安全,而我们的敌人
 理所当然要害怕这种武器。
     “首先,让我告诫你们,不要试图做笔记,即便通过安全局检查的时候能够偷偷地把钢
 笔和铅笔带进来。你们要完全凭记忆写报道。大家不仅有一份具体说明布鲁克林工程规章制
 度的小册子,还有一份附有新增内容的安全法规。你们刚刚收到的油印材料给你们提供了写
 报道所需要的线索,还包含着有关探讨和渲染的启发性内容。此外——只要你们保持在上述
 文件的框架之内——你们完全有自由以各自独创的方法写报道。女士们先生们,新闻仍然应
 该不受政府控制的干预和沾染。好,有什么问题吗?”
     十二名记者望着地板。其中五人开始看手头的油印材料。纸张沙沙作响。
     “怎么,没问题吗?这个工程突破了第四维即时间最后一个可能的领域,大家肯定会感
 到十分兴趣的。有问题就提吧。诸位代表着全民的好奇心——你们一定有问题。布拉德利,
 你似乎有疑虑。是什么使你伤脑筋呢?像我向你保证的,布拉德利,我不咬人。”
     他们发出一阵哄堂大笑,继而咧开嘴相互对视着。
     布拉德利抬起屁股指着屏幕。“那玩艺儿干吗要做得这么厚?我丝毫也没有兴趣去搞清
 楚追时机的工作原理,可是我们从屏幕上看到的仅仅是一幅人在地板上拖着追时设备的灰暗
 模糊的图像。还有,那个钟怎么只有一支指针?”
     “提得好,”代理秘书说。他的大鼻子似乎鲜艳夺目。“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首先,
 钟只有一支指针,因为,布拉德利,这毕竟是个时间实验,安全局觉得,实验的时间可能通
 过情报泄露与外来勾结不幸相结合——简言之,时间线索可能不必要地暴露出去。当指针指
 向红点的时候,实验就开始,知道这一点就够了。屏幕是半透明的,下面的图像有点儿模
 糊,其原因也是如此——为了细节和调整的伪装。我被授权告诉你们,设备的细节——呃,
 极有意义。还有问题吗?你是卡尔皮佩吗?联合社的卡尔皮佩对不对?”
     “是的,先生。联合新闻社。我们的读者对追时科学家联合会的事故甚感好奇。当然,
 他们对那些科学家毫无敬意和同情心——瞧他们的表现和德性——但是,那些科学家说由于
 资料不足,这一实验十分危险,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否知道他们的会长,叫谢森的那个家伙
 会不会被枪毙?”
     穿黑衣的人拉拉鼻子,在他们面前踱来踱去,神情若有所思。“我必须承认,我觉得追
 时科学家联合会,或谓慢性哀叹病患者联合会,这是我们在派克峰给的尊称——那帮人的观
 念有点儿太离谱了而不合我的口味;总之我很少费心考虑卖国贼的意见。谢森本人因泄露受
 委托的工作的性质,可能已经招致了死刑,也可能还没有招致死刑。另一方面,他——呃,
 可能还没有招致死刑,或者可能已经招致死刑。出于安全的缘故,关于他的情况我只能说这
 么多。”
     安全的缘故。记者们听到这个可怕的用语,一个个挺直身子正襟危坐。卡尔皮佩的面孔
 失去红润的血色,一下子变得刷白。他揪心地想着,他们不可能把有关谢森的事看作一个重
 大问题。悔不该冒冒失失提起那个他妈的联合会!
     卡尔皮佩垂下眼皮,尽可能装出一副为恶毒卖国的白痴们感到羞耻的样子。他希望新闻
 事务行政助理的代理秘书能够注意到他内心的惊恐。
     钟开始发出响亮的滴答声,指针距离顶部的红点只有圆弧的四分之一弧度。屏幕下面巨
 型实验室地板上的活动已经停止了。看上去一丁点儿大的人们糜集在两个靠在一起的大型发
 亮的金属球体周围,多数人目不转睛地观察着表盘和配电板;一些人完成了任务,正在跟身
 穿黑色工作服的安全局警卫们闲聊。
     “我们差不多准备就绪,要开始实施潜望行动计划了。当然称做潜望行动计划,因为从
 某种意义上说,我们正在把一个潜望镜伸入过去——这个潜望镜将拍摄照片,录制从一万五
 千年前到四十亿年前各个时期的图像和事件。我们觉得,考虑到伴随这次实验的各种紧要的
 情况——国际的、科学界的——使用‘十字路口’行动计划这一名称会比较合适。不幸的
 是,这个名称已被另一个实验——呃,预先占有。”
     人人装得对另外那个实验一无所知,好像连续几年盯着关锁的图书馆书架那样耳聋目
 塞。
     “没关系。现在我简要给你们介绍一下布鲁克林工程安全局所开拓的追时实践的背景。
 什么事,布拉德利?”
     布拉德利又稍稍从椅子里抬起身子。“我一直在纳闷——我们知道已经有了一个曼哈顿
 工程,一个长岛工程,一个韦斯彻斯特工程,现在又有个布鲁克林工程。那么有没有一个布
 隆克斯工程呢?我是布隆克斯人;你知道,这是出于家乡自豪感嘛。”
     “不错,完全可以理解。然而,倘若有个布隆克斯工程的话,你可以肯定,在它的工作
 胜利完成之前,外界知道它存在的只有总统和安全局局长两个人。假如——我说假如——有
 这样一个机构的话,世界将会像了解韦斯彻斯特工程那样出于意外突如其来地了解到这个工
 程。我想世界不会很快忘记这一点的。”
     他带着追思的神情轻轻地笑了笑,记者们应声笑了,卡尔皮佩笑得比其他人响亮。时钟
 的指针接近了红点。
     “是的,先有个韦斯彻斯特工程,现在又有这个工程;我们国家这就安全了!你们是否
 意识到追时机把一种多么宏伟的武器放在咱们民主的手中?只要考察一个方面——想一想在
 追时机的使用得到充分重视之前康尼岛和弗拉特布什出了什么事。
     “最初做实验的时候还不知道牛顿第三运动定律——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也适用于
 时间,如同这一定律适用于其他三维空间一样。当第一个追时机受激发用九分之一秒进入过
 去时间的时候,整个实验室被反推进入未来,使用的时间也是九分之一秒,回来的时候已是
 处于一种——呃,面目全非无法辨认的状态。顺便提一下,这个事实妨碍了进入未来的旅
 行。设备似乎经受了惊人的改变,没有人能够经受这种改变继续活下去。诸位是否意识到,
 仅仅利用这种特性我们就能给敌人以什么样的打击?当一定质量的追时机接近敌国的时候把
 它送入过去,这就迫使那个国家进入未来——这一切是同时发生的——那个国家返回现在的
 时候全部人口都成了腐尸而没有一个活人!”
     他望着下面,双手反剪在背后,用脚后跟踱着步。“因此你们见到地板上有两个球体。
 只有一个,就是右边的球体,里面装着追时机。另一个是模拟球体,质量与前一个完全相
 同,用作反向平衡体。当追时机受激发的时候,它将会深入到过去四十亿年,拍摄地球的照
 片,那时的地球还是个半液态、部分气态的大团物质,在初始的太阳系中迅速固化。
     “同时,模拟球体将被反推四十亿年进入未采,从那时返回的时候面目全非,其原因我
 们不完全明白。这两个球体将在我们所谓的‘现在’互相碰撞,再次反弹到第一次旅行大约
 一半的年代距离,在那一点时间上咱们的追时装置将录制近乎固体地球的资料,那时地球上
 地震此起彼伏,可能有亚生物以某种复杂的分子形式存在。
     “每次碰撞以后,追时机都返回前次行程的大约半数年份,每次自动收集资料。我们期
 望它接触的地质和历史时期在你们的油印纸上列于1至ⅩⅩⅤ项;当然,两个球体停下来之
 前会有二十五次以上的碰撞,但是科学家们认为,二十五次之后,球体接触各个时期的时间
 十分短暂,不能摄制许多照片图像和其他材料。记住,在终了的时候,两个球体将在适当位
 置颤动,然后停息下来,因此尽管它们还在探访现在两边几个世纪的过去和未来,这几乎是
 觉察不出的。有人要提问,我知道了。”
     卡尔皮佩旁边穿灰色花呢装的苗条女士站立起来。“我——我知道这是离题的,”她开
 口说,“可是我一直没有能够在适当的时机把我的问题提出来讨论。秘书先生——”
     “是代理秘书,”圆脸蛋穿黑衣的矮子亲切地对她说,“我只是代理秘书。请接着
 说。”
     “呃,我想说——秘书先生,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减少实验后的检查时间?在派克
 峰里头花费两年时间太长了,唯恐我们之中有人看到的东西太多又完全没有爱国心,于是对
 国家造成危险。一旦我们的报道通过了审查,在我看来,我们在一个安全期,比如说三个月
 之后,就可以得到允许回家去。我有两个幼小的孩子,这里还有其他人——”
     “别扯到别人,布赖恩特太太!”安全局的人嚷道。“这位是布赖恩特太太,对吧?是
 妇女杂志业辛迪加的布赖恩特太太吧?阿勒克西丝?布赖恩特大太。”他似乎在脑子里做着
 细致的笔记。布赖恩特太太坐回到卡尔皮佩身边,拿着修正了的安全法规、介绍布鲁克林工
 程的专用小册子和那张油印薄纸紧紧捂着胸脯。卡尔皮佩移动身子靠到椅子另一边的扶手
 上。干吗什么事都落到他头上?更糟糕的是,那个疯娘们噙着眼泪望着他,似乎希望得到他
 的同情。卡尔皮佩茫然望着前方,翘起二郎腿。
     “你们必须留在布鲁克林工程的管辖范围之内,因为只有这样,安全局才能确保在改换
 你们不认识的装置之前重要情报不致于泄漏出去。你本来可以不来的,布赖恩特太太——是
 你自愿来的。你们都是自愿来的。当你们的编辑选派你们作为最佳入选来跟踪报道这次实验
 的时候,你们完全有特别民主的权利可以予以拒绝。你们没有人拒绝过。你们认识到,拒绝
 这一殊荣将会表明你们未能以国家安全为重,并且实际上意味着你们从通常两年检查时间的
 立场出发对安全法规本身进行了批评。就说眼前的事吧!因为有人,布赖恩特太太,像你一
 样被认为能干又可靠,竟会在这最后时刻跳出来提出这样一个请求,这种人使我,不,这种
 事,”这位矮子降低嗓门悄悄他说,“这种事简直使我怀疑我们安全局的甄别法效果到底如
 何。”
     卡尔皮佩怒气冲冲对布赖恩特太大点点头,以示他赞同代理秘书的高见,那位太太咬着
 唇,装出一副认真的样子,似乎对屏幕显示的实验室地板上的活动怀着莫大的兴趣。
     “刚才才的问题是离题的,完全离题。这个问题占去的时间我本来打算用于更详细地说
 明追时机普及的问题及其在工业上的用途。但是布赖恩特大太一定有她女性小小的娇气。我
 们国家日益受到越来越多敌意和越来越多危险的包围,她对这一点视而不见。对于布赖恩特
 太太来说,这一切丝毫也没有关系。她所关心的一切只是国家为了她自己孩子的未来更加安
 全而要求她放弃的两年的生活。”
     代理秘书揉揉黑色工作服,变得冷静一些。密室里的紧张气氛稍有缓和。
     “追时机立刻就要受激发了,所以我简要提一提追时机将要为我们录制的最令人感兴趣
 的各个时期,我们期盼着这些时期最有用的资料。首先当然是Ⅰ和Ⅱ,因为这是地球形成现
 有形状的两个时期。然后是Ⅲ,属寒武纪前期,在十亿年前,这是人发现有明显的生命记录
 的第一代——大部分是甲壳纲动物和水藻。Ⅳ,过去一亿二千五百万年,覆盖中生代的中诛
 罗纪。这次进入所谓‘爬行纲时代’的旅行可能给我们提供恐龙的照片,并解决它们变色的
 千古之谜,假如运气好的话,还可能给我们提供哺乳动物和鸟类最初外观的照片。最后,Ⅷ
 和Ⅸ,第三纪的渐新世和中新世时代,标志着人类最早祖先的出现。不幸的是,追时机到那
 时将迅速来回摆动,以致于理想录像的可能性——”
     锣响了。时钟的指针接触到红点。屏幕下部五个技术员拉了开关,记者们还来不及探出
 身子,笨重的塑料屏幕上再也见不到那两个球体了。原先放球体的地方空着。
     “追时机已经开始进入过去四十亿年的行程!女士们先生们,这是个历史时刻——一个
 意义深远的历史时刻!追时机暂时不会回来,我就利用这段时间强调并揭露一下——呃,慢
 性哀叹病患者联合会的谬论!”
     听众对新闻事务行政助理的代理秘书发出一阵紧张的笑声。十二名记者坐着聆听题外谬
 论。
     “诸位晓得,关于进入过去时间的旅行,他们心中怀着一种恐惧,认为看来最为无害的
 行为也会造成现在的灾变性变化。你们也许熟悉目前最流行的那种奇谈怪论——假如希特勒
 在1930年被干掉的话,他就不会逼得德国科学家和后来被占领国家的科学家移居国外,本
 国就可能没有原子弹,因此就没有第三次原子战争,委内瑞拉就会仍然是南美洲的一个组成
 部分。
     “卖国贼谢森和他的非法联合会将这种假设扩展到包括十分细小的行为,例如移动一个
 过去实际上从未被移动过的氢分子。在康尼岛从属工程第一次实验期间,当追时机拨回九分
 之一秒的时候,十来个不同实验室检查了每一个想象得到的仪器,详尽地搜寻了任何可能的
 变化。一个变化也没有!政府官员得出结论说,时间流程是一种固定不变的事,从过去,到
 现在,直到将来,这是无法改变的。可是谢森和他那一帮同谋者不满意:他们——”
     Ⅰ.四十亿年前。追时机飘行于沸腾的地球上空一种二氧化硅的朵云里,用自动操作仪
 器慢慢地收集了地球的资料。地球逸出的蒸汽凝结,化成巨大而闪亮的液滴降落地面。
     “——他们坚持认为,在我们再次检查数学方面的问题之前不应该做进一步的实验。他
 们甚至说,倘若发生变化,我们不可能注意到,也没有任何仪器可以探测出变化。他们声称
 我们将把这些变化当作一向存在的事物接受下来。得!新闻界的女士们先生们,正当我们国
 家——也是他们的国家,包括他们的国家——比任何时候都处于更加危险的节骨眼上,居然
 说出这番话来。你们能——”
     他说不下去,在密室里踱来踱去,连连摇头。坐在长条木板凳上的记者全都随着他大摇
 其头表示同感。
     锣声再次响起。屏幕上闪现两个模糊的球体,互相碰击一下,飞入相反的年代方向。
     “你们瞧,”这位政府官员对着他上方屏幕里的透明实验室地板挥挥手。“第一次往返
 摆动已经完成了;什么东西改变了没有,岂不是一切都照旧吗?可是那些持异议的家伙却认
 为变化已经产生了而我们没有注意到。抱着这种盲目的非科学的观点,不可能分清是非嘛。
 像这样的人——”
     Ⅱ.二十亿年前。大球体拍摄下面燃烧喷发的地面。球体的一些红热外壳劈啪剥落。五
 六千个复杂分子撞击球体的时候失去它们的基本结构。一百个没有失去。
     “——像这样的人,在一天三十三小时之中会花费三十小时磨破嘴皮让你们相信黑不是
 白,有七个月亮而不是两个月亮①。他们(①从这里开始,直到故事的终了,代理秘书说话
 变得越来越语无伦次,因为他已经变成一个突变体。)特别危险——”
     当追时机跟自身撞击的时候,传来柔弱的长音。角落上暖橙色的灯光亮起,它又飞出去
 了。
     “——因为他们有学识,因为有人巴不得他们以无所作为混日子的方式领导工作。”这
 位政府官员正在迅速地来回踱步,用所有的伪足①比划着。“我们面临一个十分困难的问
 题,目前——”(①“伪足”是动物学术语。作者用伪足描述政府官员的手脚,当然是一种
 讽刺,同时表明他已经变成突变体。)
     Ⅲ.十亿年前。初具形体时被机器杀死的原始三翅脉三叶虫开始湿漉漉飘落。
     “——一个十分困难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我们应该什尔克②,还是不应该
 什尔克?”他现在几乎不讲英语了;实际(②什尔克,这是作者杜撰的一个词,表示某种未
 知的非人类语言中的一个动词。政府官员已经不是在用人类的语言讲话,所以显得语无伦
 次,译文也语无伦次。)上,有一阵子他压根儿没有在说话。他一直在用一个伪足拍击另一
 个伪足的方式表述他的思想——如同他历来所使用的方法……
     Ⅳ.五亿年前。随着水稍稍改变了温度,许多不同种类的细菌死亡了。
     “——那么,目前就不是搞折衷办法的时候。如果我们能够很好地再生产——”
     Ⅴ.二亿五千万年前。Ⅵ.一亿二千五百万年前。
     “——来满足盘旋的五人,那么我们就——”
     Ⅶ.六千二百万年前。Ⅷ.三千一百万年前。Ⅸ.一千五百万年前。Ⅹ。七百五十万年
 前。
     “——早就不必采用可达到的善行了。那么——”
     ⅩⅠ.ⅩⅡ.ⅩⅢ.ⅩⅣ.ⅩⅤ.ⅩⅥ.ⅩⅦ.ⅩⅧ.ⅩⅨ砰——砰——砰砰砰砰嗡嗡嗡嗡
 嗡……①
     ------------------------------------
     (①“砰——砰——”,这是两个球体互相撞击的声音,频率越来越高,声音渐渐低
 落。)
     “——我们确实已经准备好折射,我告诉你们,这对于那些兴风作浪和那些攫夺的人大
 有好处。但是,那些兴风作浪的人将一如既往被证明是错误的,因为攫夺之中有风浪而在风
 浪之中只有真理。没有必要因为一根睫毛被泪水浸湿就作出改变。追时装置终于停息在辅助
 车辆里;咱们敏锐地看一看好吗?”
     记者们一致赞同,他们肿胀发紫的身体溶化成为液体,漂浮起来,向追时机流去。到达
 追时机的四方形部件的时候,他们不再发出机械的尖叫声,而是升腾起来,变成固态,重新
 获得他们涂满粘质物的形体。
     “瞧,”新闻事务行政助理的代理秘书变成的那个东西叫道。
     “瞧,无论多么敏锐!兴风作浪的人惜了:我们没有改变嘛。”他得意洋洋地伸出十五
 团紫色的粘乎乎的东西。“什么也没有改变!”
     (江亦川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