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的平衡            
                          〔美〕汤姆·戈德温著

    他并不孤独。

    蔚蓝色的仪表板上,信号灯不断地闪烁出光亮,一支白色的指针不时急骤地晃动着,仿
佛是大海上飞掠而过的海鸥。突然,指针一下跌落到临界点,这表明飞艇控制室对面的供给
舱里,发现了发射热量的活体。

    根据飞艇章程规定,如若发现未经许可偷乘飞艇者,必须立即抛出舱外。这是宇宙航行
的一条冷酷的法律。超空间飞行物一般用核转换器发动。飞艇体态轻盈,不宜携带体积较大
的核转换器,而是电子计算机根据自重、货重,严格配给精确量的液态燃料。因此飞艇上出
现意外的乘客,就要当作定时炸弹那样来消灭。

    他的目光终于搜索到供给舱壁橱的那扇乳白色的小门,愤怒地大喝一声:“出来!”壁
橱里层怯生生地蹭出一个人来,双手搂抱着头,带着恐惧和哀求揉成的语调,喃喃地自语:
“我投降,投降,行……行吗?”

    这是一位少女!

    他惊呆了,困惑地凝望着眼前站着的姑娘,手中原先捏紧的发火器不知不觉慢慢松开。
她亭亭玉立,金黄色的秀发衬托着一张圆圆的脸,双眸透出聪慧的神情,却又笼着一层薄薄
的愁雾。也许因为恐惧的缘故,尽管她那晶莹洁白的细牙紧紧咬住嘴唇,仍止不住嘴角的牵
动。

    怎么办?如果讨饶的是一个滑头家伙,他一定会狠狠揍他一顿,再命令他走进空气封闭
室,尝尝“弹出”的滋味;如果偷渡者敢对抗,他就会立即使用发火器,毫不客气地在几分
钟内处理他,将其推入宇宙空间。可是,这是一个善良羸弱的姑娘,下得了手吗?

    他踌躇地回到飞行座上,用嘴努了努靠墙凸起的驱动控制器箱体,示意姑娘坐下。少女
被他突然沉默的表情吓呆了,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沿边勉强坐下,怯生生地探问:“请问,
我有罪么?你要怎样处置我呢?”

    “你到这儿来干啥?”他尽量压低自己粗重的嗓音问,“为什么鬼鬼祟祟地溜进飞
艇?”

    “我想看看哥哥。他在奥顿星球工作,离开我们地球快十年了。”

    “你知道飞艇去哪里吗?”

    “密曼星球。”少女好象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边回答一边数落说,“我哥哥一年之
后去密曼休养,我想先偷渡到那儿,我们家有兄妹俩,他爱我,又爱事业,我们日夜都盼望
相见。”

    “你哥哥知道你乘飞艇去密曼吗?”

    “嗯,也许知道。一个月前,我在地球上打空间电话告诉他,我准备乘飞艇去密曼。也
许他不会想到,我是偷渡去的。”

    “你哥哥叫什么名字?”

    “克劳思。”

    “克劳思?”

    “你认识吗?”

    “不,不认识。”他又一次惊呆了。

    不久前,国家研究院收到宇宙“SOS”信息,获知奥顿勘察组克劳思教授和二名助手突
发宇宙病,急需血清。飞艇就是送血清到密曼去,那儿等着接取血清的航天班机。

    他没有再吭声,只是转向控制板,将引力降到最低位置。虽然他知道这样做并不改变最
终的结局,但这却是唯一可以延长死亡的办法。飞艇急速地下降,小姑娘惊慌得一下子跳起
来。

    “别怕,这是为了节约燃料。”

    “你是说,飞艇的燃料不足吗?”

    他不想回答。稍等了一会儿,带着几分温和的语气问道:“你是怎样躲进飞艇的?”

    “我乘人不备,溜进去的。”姑娘眨着眼,朝他望了望,感到对方没有生气的征兆,就
接着往下说,“我同发射场的一位姑娘有意答讪起来,当时她正在飞艇的供给室里打扫卫
生。后来有人送来一箱捎给奥顿勘察组的什么药物,我就乘她去接东西的时候,悄悄躲进了
飞艇的壁橱里。我偷乘飞艇也许有罪吧,我把全部钱都支付罚金行吗?我再帮你们做饭干
活。求求你答应让我去见一次哥哥吧,梦了十年,心都揉碎了!”

    在维护执行宇宙法律中,这位铁面无私的航行员平生第一次发生了动摇。他打开通讯
器,想同前舱的艇长商量一下。虽然他知道这种联络多半不会有结果,但他不死心,决心作
最后的努力。

    “我是巴顿。艇长先生,我有急事报告!”

    “巴顿!”通讯器里传来艇长显然不满的声音,“什么紧急情况?”

    “发现偷渡者。”巴顿答道。

    “偷渡者?”艇长十分吃惊,“这是非常事件,为什么不发紧急信号?不过既然发现
了,也就不会有什么危险了。我想你一定能迅速处置。”

    “不,情况特殊……”

    “什么特殊?”艇长不耐烦地打断了巴顿的话,“巴顿,请严格执行宇宙法律。飞艇的
燃料经过精确计算,飞行必须保证冷酷的平衡,任何偷渡者立即抛掷!”

    “偷渡者是一个可怜的少女。”

    “什么?少女!”

    “她想去密曼,见一见哥哥--恐怕就是勘察组那个克劳思。她只有十几岁,还不知道
自己闯了多大的祸。”

    艇长突然闷住了,只有通讯器发出轻微的沙沙声,仿佛象他平时遇到难题时倒抽气似
的。

    过了一阵难堪的沉默,艇长终于口气缓和地说:“你向我报告,希望我能帮忙?非常遗
憾,飞艇不能改变冷酷的平衡,总不能为了一条生命而去牺牲许多人的生命吧?我知道你很
伤心,可我也爱莫能助呀!还是快向飞艇地面中心报告吧!”

    通讯器关闭了。巴顿木然地望望姑娘,她发呆似的靠在壁上,微仰着头,眼睛失去了明
澈的光辉,脸上笼着一片浓重的恐慌和悲哀。

    “艇长说要把我'抛掷','抛掷'是什么意思?还能见哥哥吗?”显然,姑娘没有完全听
懂刚才的谈话,她只是凭直觉,预感到死神在靠拢。

    “'抛掷'也许不能见哥哥了。”巴顿还在利用字眼尽量避免刺伤姑娘的心灵。

    “不!”姑娘下意识地冲了过去,一巴掌捂住巴顿的大嘴,仿佛不这样死神就会立刻从
这儿钻出来。

    “必须这样做。”巴顿自语似地说。

    “你不能这样做,如果把我赶出飞艇,我会死的。”姑娘在说到“我会死”时,语气特
别重,好象巴顿还不知道问题有多么严重。

    “我知道。”

    “你--知道?”她怀疑地扫视了巴顿的脸,竭力想捕捉到同她开玩笑的影子。

    “我知道,结果只能这样了。”巴顿口气十分认真,甚至带着虔诚的神情,好象要去赴
难的不是别人,倒是他自己。

    “你也这样认为--真的要让我去死吗?”她顿时不知所措地靠着墙壁,就象一只用碎
布制成的小娃娃,无力地瘫在一旁,反抗和自信都消失殆尽。

    巴顿张了几次口,说不出可安慰的话。到最后才说:“你知道我多么难受?这宇宙法律
难饶人啊!”

    “天哪,我做了什么坏事,非得死!”姑娘抽泣着说。

    巴顿沉重地低着头,用只有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哽咽道:“孩子,我知道你没有做坏
事,什么坏事都没做。”

    通讯器的指示红灯又亮了,飞艇地面中心传话,需要了解偷渡者的情况。

    巴顿站起来,走到姑娘面前。姑娘拼命抓住座位的扶把,脸色苍白,好象迎面走来了死
神,战战栗栗地说:“怎么?就要处死我吗?”

    “不,别害怕。”巴顿安慰说,“我想向你要一下随身携带的识别磁盘。”

    姑娘放开椅子,双手打颤地乱摸套在脖子上的一块识别磁盘,这上面记存着她的情况。
巴顿连忙俯下身,帮她解开链条钩子,卸下磁盘,回到信号器旁。他仍然用平时那种粗声粗
气的腔调对地面中心回报:“报告,偷渡者是个可怜的女孩。现在请收听讯息。”说着,巴
顿将磁盘放入一架磁声计算机,立刻传出清晰的声音:

    “T8374--Y54,姓名:玛丽·克劳思,性别:女,出生年月:2160年7月7日,年龄
18岁。身高160公分,体重55公斤(这么轻的份量已足以把薄型飞艇置于死地!)。头
发:金黄色,眼睛:碧蓝,皮肤:白色,血型:O型。”巴顿又一次转向姑娘,她早已缩成
一团,躲在墙角边,睁大着疑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巴顿。

    “他们命令你杀害我,是吗?你和飞艇上的人都要我死,对吗?”微弱的声音好象从一
根快断的琴弦上发出的颤音,令人心惊,“每个人都要我死,我可没做过任何坏事!没有伤
害过别人!我只是想见哥哥!”

    “你想错了--完全想错了。”巴顿说,“没有人要你死,如果人类可以更改宇航法
律,决不会采取这种冷酷的决定。”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呢?我不明白,一点也不明白。”

    “姑娘,我们这艘飞艇是专程送血清到密曼去的。奥顿那边有个勘察组,你的哥哥克劳
思教授和两名助手突发宇宙病,急需血清。如果血清不及时送到,他们会面临死亡的危险。
飞艇的燃料算得非常精确,如果你留在飞艇上,你的体重会多消耗燃料。那样飞艇没到密曼
就会坠毁,等在那边的航天班机就接不到血清。我们都会死亡,当然还有你哥哥和勘察队员
们。”

    整整一分钟,玛丽张大着口,说不出一句话。生活中为什么常常出现这种偶然性,使许
多好的愿望因为相互碰撞,酿成了不可思议的悲剧……

    “果真如此?”她机械地问着,“飞艇不可能有更多的燃料吗?”

    “是的。”

    “或者我一个人死,或者连累大家一起死,是这个意思吗?”

    “是的。”

    “没有人希望我死?”

    “没有人。”

    “你确信再没有其它办法了吗?”

    “嗯!呼唤地面中心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没有其它地方的人可以帮助我吗?”她向前挪了挪,期望巴顿能沉思一下再回答。人
有时候明明知道完了,却总巴望希望之火能再闪动一下。

    可是巴顿立刻冲出两个字:“没有。”

    这个词象一块冰凌扎进玛丽的心头,她感到冷酷,又感到痛苦,无力地靠到墙上。希望
破灭,她反而平静了一些,低着头,手指无意识地摆弄着裙子的褶边……

    恐惧随着希望的破灭而消失,顺从却随着希望的破灭而产生。她似乎感到不需要时间,
也许只要一点点时间来安排后事,究竟要多少也说不清。

    飞艇没有外壳冷却装置,进出大气层时速度必须降低到一定速率。现在飞艇速度已经大
大超过了计算机规定的限值,如果想要恢复计算机计算的速度,就会遇到十分棘手的问题:
姑娘的体重使飞艇制动时需要更多燃料,而这又超过了预先携带的燃料总量。问题迫在眉
睫,姑娘早一点离开飞艇,危险也许就可以少一些。

    她究竟还能留多久呢?

    玛丽呆呆地站着。此刻,轮到巴顿焦躁不安了。一般说来,为了应付大气层飞行的恶劣
条件,每艘飞艇起飞时已经消耗了一些补给燃料,现在还有多少不得而知。他想向计算机了
解一下。

    “巴顿,”突然通讯器里传出艇长戴哈德粗暴的声音,“刚才我已从记录系统中得知,
飞艇的速度依然没有改变。”

    巴顿发觉艇长好象知道了自己的心思,似答似辩地说:“我想,如果计算机允许的话,
姑娘可以……”

    “什么可以?”艇长随口问了一句,但没有训斥巴顿严重违反规定的行为,他只是讽喻
地说:“请向计算机求情吧!”

    通讯器不响了,巴顿和玛丽默默地等待着。也许不要多久,计算机就会象一位冷酷的法
官那样向巴顿宣布站在他身边的这位脸色铁青的姑娘,究竟还能活多久。

    艇长的声音再次从通讯器里传出时,仪器面板上的航天表上显示出18:10。

    “巴顿,你必须在19:10前,把飞艇的速度恢复到正常。”

    姑娘看着航天表上的液晶时间显示,突然扭过头去问:“这是我离开的时间……是
吗?”

    巴顿点点头。她立刻用手捂住自己的脸,肩膀抽动着,泪水从指缝里汩汩地渗出。

    “巴顿,”艇长的声音继续响着,“平时我绝不允许发生这类事,今天我也违心地同意
了。但你不能再偏离指标,必须赶在19:10前完成最后调整。”

    巴顿懊恼地关闭了通讯器,抬头一看钟,时间已经18:13,离不幸的时刻只有几十分钟
了。

    姑娘从啜泣声中,发出自言自语的自问:“这就是我的命运?”

    巴顿打量着姑娘满是泪水的脸庞,说:“现在你明白了吧?如果法律允许改变,没有人
会让你走这条路。”

    “我明白了,”她说,脸色灰白,嘴唇失去了青春的红艳光泽,“燃料不够不允许我留
下,我躲进这艘飞艇时哪知道有这么冷酷的规定,现在我得到应有的惩罚。”

    当猿从树上迁徙地上那个时代,自然界曾经惩罚过无数以攀援为准则的类人猿;而今,
人类从地球飞向星际,宇宙又用冷酷的方程式来筛选人类。玛丽这个充满生活渴望的姑娘,
哪里会想到如此命运呢!

    “我害怕,我不愿意死--更不希望现在就死。我要活,却逼着我去迎接死神。没有人
能解救我。我在哥哥的眼里,是无比珍贵的亲人,可是在冷酷的平衡中,我却成了一个多余
的人!”

    18岁的姑娘,实在无法接受这种严酷的事实。在她音乐般的生涯中,从来不知道死亡
的威胁,从来不知道人的生命突然会象大海的波浪,甩到冷酷的礁石上,破碎、消逝。她属
于温柔的地球,在地球安全的雾纱笼下,她年轻、快乐,生命既宝贵又受法律保护,有权利
追求美好的未来。她属于暖和的太阳,属于诗意的月光……无论如何不属于冷酷、凄凉的星
际空间!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来得又快又可怕。一小时前我还在幻想去神秘有趣的密曼,现在
却向死神飞去。我再也见不到哥哥……”

    巴顿真不知该怎样向她解释,使她懂得这不是残酷的非正义的牺牲品。她不知道外星空
究竟是什么样,总以安全保险的地球去空想宇宙。在地球上,任何人,任何地方,只要闻悉
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陷入困境,都会尽力搭救。可是现在不是地球,而是艘重新经过严密计
算,速度接近光速的飞艇,没有人能帮助她。

    “姑娘,这里不同于在地球上啊,”巴顿说,“不是大家不关心,不想办法帮助你。宇
宙的疆界很大,在我们开拓的界线上,稀稀拉拉地分布着星国,人们彼此相隔遥远,出了问
题只能望空兴叹。”

    “我为啥不能写封信呢?我为啥不能用无线电设备同哥哥作一次最后的对话呢?”

    当玛丽突然向巴顿说出这些念头的时候,巴顿简直为姑娘能想出这点子而高兴得跳起
来:“行,当然行。我一定想办法联系。”

    他打开空间传输器,调整了波段,按一下信号键,大约过了半分钟,从奥顿星球传来了
话音:“喂,你们勘察一组的人怎样啦?”

    “我不是勘察组,我是地球飞艇。”巴顿回答说,“哥利·克劳思教授在吗?”

    “哥利?他和两名助手乘直升飞机出去了,还没回来。嗯,太阳快下山了,他该回来
了,最多不超过一小时吧!”

    “你能替我把传话线接到直升飞机上吗?”

    “不行,飞机上的讯号一两个月前已经出了毛病,要等下一次地球飞艇来时再修复。你
有什么重要事吗?”

    “是!非常重要。他回来后,马上请他与我通话。”

    “好的,我马上派人去机场等候,哥利一到就会同你联系。再见!”

    巴顿把传输器的旋钮调到最佳音量,以便能听到哥利的呼唤,随后取下夹在控制板上的
纸夹子,撕了一张白纸,连同铅笔一起递给玛丽。

    “我要给哥哥写信,”她一面伸手去接纸笔,一面忧心忡忡地说道,“他也许不会马上
回到营地。”

    她开始写信,手指不住地打颤,铅笔老是不听使唤,从指缝里滑落下来。

    她是一个纯真的少女,在向亲人作最后的诀别。她向哥哥倾诉,自己是如何地想他,爱
他;她装出饱经世故的口气劝慰哥哥,别为她伤心,不幸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事,她一点也
不害怕。最后一句话显然是说谎,歪歪扭扭的字体,足以说明一切。

    姑娘手中的笔不动了,她似乎在思索、寻找最适当的词汇,向亲人报告自己的处境。玛
丽断断续续地写着,当她写完信,签上自己名字的时候,时间是18:37。

    她略微感到一点舒心,禁不住浮想联翩。哥哥是太空区工作的人,知道违反空间法律的
严重性,他不会责怪飞艇的驾驶员。当然,这样也丝毫不会减轻他失去妹妹的震惊和悲
痛……但是,其他人呢?譬如,她的亲戚朋友,他们是生活在地球上的人,势必会按地球上
的道德看待外星空间发生的悲剧。他们会怎样咒骂飞艇上的驾驶员,无情地送她去见上
帝……

    于是她又开始写第二封信,向地球上的亲戚朋友诀别。玛丽抬头看了看航天仪上的时
钟,真怕黑色指针在信没有写完时就跳到19:30。

    玛丽写完信,指针爬到18:45。她折好信纸,写上收信人的名字和地址,把信递给巴
顿:“你能帮我保存这两封信吗?等回到地球时,装入信封寄出去。”

    “当然可以,你放心吧!”他接过信,小心地放进灰黑色衬衣兜里,仿佛揣入了一颗灼
热的心。

    房里又笼罩一片死寂般的沉默。两个人坐了好一会儿,玛丽开口问:“你认为哥哥能准
时回营地吗?”

    “我想会准时到的,他们说他马上会回来。”

    她不安地将铅笔在手掌中滚来滚去,自言自语地说道:“多么希望哥哥马上回来啊!我
害怕,我疲乏,我想听到他的声音,我实在受不住这个折磨!多么孤独,世界上好象只有我
一个人,没有人再能关心我的命运。我留下的时间不多了吧?”

    “也许是的。”巴顿下意识地答道。

    “那么--”她强打起精神,凄楚地朝舷窗外看了看,说,“我也许见不到哥哥了。我
不能再多呆一会儿吗?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吗?”

    “也许,我根本不用再等,也许我太自私了--也许等到死后再让你们去告诉哥哥
好!”

    巴顿真想好好安慰一下姑娘,可是搜肠刮肚想不出适当的话。这位性格爽直豁达的宇航
员,眼睛蒙上了一层泪水,轻轻地说:“不,那样哥哥会更伤心的。”

    “亲戚朋友们想不到,我会就此不能回家了。他们都爱我,都会悲伤。我不希望这样-
-我不想这样呀!”

    “这不是你的过错,”他说,“根本不是你的过错,他们都会明白的。”

    “一开始我非常怕死,我是一个胆小鬼,只想自己。现在,我明白自己多么自私。死亡
的悲哀不在于死人,而在于活人。我离开世界,一切欢乐和痛苦,幸福和灾难都象梦一样地
消失了;而死亡会给亲人带来无穷的精神折磨和心灵痛苦。我从来没有想得这样透彻过,刚
刚走上生活道路的年轻人,平时不会向亲人说这些事,否则别人会认为你太多情太傻
了……”

    人真要死了,感情会陡然发生变化--多么想把心中的话说尽,同时又会感到多余;于
是,思想象脱缰的野马,横无际涯地乱奔。此刻,往昔生活中的琐事,也会突然袭上心头,
发出耀眼夺目色彩,特别感到生活的可爱。

    玛丽不知怎地想起了7岁时的一件小事。一天晚上,她的小花猫在街上走失了,小姑娘
伤心地哭泣起来。哥哥牵着她,用手绢擦掉她的眼泪,哄说小花猫会回来的。第二天早上玛
丽醒来时,发现小花猫果真眯着眼,蜷缩在床脚边。过了好久,她才从妈妈的嘴里知道,那
天哥哥早上四点钟就起床,跑到猫狗商店敲门,把老板从睡梦中叫醒,好不容易买回那只小
花猫……

    平时生活中不惹眼的小事,这时仿佛都涂上了色彩。玛丽沉湎在往事的回忆中,陶醉在
人生的眷恋中,煎熬在死亡的威慑中……

    “我仍然害怕,我更不希望哥哥知道。如果他准时回来,我一定要装得若无其事的样
子……”玛丽迷迷糊糊地想着想着。

    突然,通讯器的信号声发出“嘟嘟”的呼叫。玛丽一骨碌地站起身,高兴得乱喊乱叫:
“哥哥,哥哥,你回来了!”在这一瞬间,她好象忘记了这是死前的诀别,倒觉得象是渴念
中的相逢。

    巴顿迅速调节好控制开关,发问:“谁是哥利·克劳思先生?请答话。”

    “我是哥利·克劳思,有什么事么?”通讯器里传出缓慢沉重的低声。玛丽听得出这是
哥哥的声音,他说话总是慢悠悠的,给人稳妥可信的感觉。可是玛丽今天发现这缓慢的声调
中分明含有一种哀音。

    她站在巴顿背后,双手搭着他的肩膀,踮起脚,伸长脖子朝通讯器大声呼喊:“哥哥,
您好!”一声撼人心弦的呼声,穿过广漠的宇宙空间飞向了遥远的星空。玛丽再也说不出一
句话,千言万语堵在喉咙里。她努力克制住自己,刚说完“我想见你……”这几个字,眼泪
就哗哗地流出来。

    “玛丽!”哥哥发出惊诧可怕的呼唤,“我的好妹妹,你在飞艇上干什么?”

    “我想见你。”她重复说,“我想见你,所以偷偷躲进了飞艇。”

    “你躲进飞艇?”

    “我是偷渡者……我不知道偷渡的后果……”

    “玛丽!”哥利发出了绝望的吼叫,“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她激动得浑身发抖,冰冷的小手紧紧抓住巴顿的肩膀,“什
么都没有呀,哥哥,我只是想见你。我自己把自己毁了,你不怪我吗?好哥哥,你千万别太
难过……”

    巴顿感到滚烫的眼泪滴进了自己的后颈,他赶忙站起来,扶着玛丽坐下,将话筒调节到
座位的高度。

    玛丽再也控制不住了,尽管她用力咬住嘴唇,还是低声地啜泣起来。

    “不要哭,我亲爱的妹妹。”哥利的声音出奇地平静和温柔,“不要哭……也许一切还
会好……”

    “不……”她哆嗦着说,“我不要你这样想,我只想告诉你,几分钟后我就要离开
了。”

    通讯器里传出哥利急切的话音:“飞艇!飞艇!你们难道没有与地面联系?计算机能否
提供应急方案?”

    巴顿十分内疚地回答说:“一小时前,我们已呼叫过地面中心,一切都无济于事了!”

    “你能确信计算机数据正确吗?每个细节?”

    “是的。你能想象我没摸清情况,就让你的妹妹离开飞艇吗?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
会去努力的,然而希望没有了。”

    “哥哥,他多么想帮助我啊,可是……”玛丽稍稍镇静了一下,撩起已被泪水打湿的衣
裙,又擦了擦眼睛说,“没有人能挽救我。我不再哭了,哥哥你要多多保重,我永远想念
你……”

    “妹妹……”哥利的声音突然变得细弱起来。巴顿立刻将音量控制器调到最大幅度,仍
然如此。仪器显示表明,飞艇的前进方向转了大弯,同哥利的通讯电波超出了有效范围。巴
顿赶紧告诉玛丽:“还有一分钟,你将听不到哥哥的声音了。”

    “哥哥,我有多少话要告诉你啊,现在不能了,我们马上要告别了。也许你还会见到
我,在你的梦中:我梳着小辫,抱着死去的小花猫在哭;我象微风一样,轻轻吹到你的身
边,随着你到处飞翔;我会象影子一样,一刻不离地守在你的身边……这样地想我吧,哥
哥。我将无法再思念你了,你可要加倍地想念我呀!”

    飞艇毫无情面地按着航线前进,通讯器里的声音渐渐模糊。玛丽断断续续听到哥利的回
答:“永远想你,丽丽,我永远牵肠挂肚地思念你……”

    “哥哥……你再……”玛丽预感到不幸的时刻终于降临了,她用手使劲捂着嘴巴,不让
自己哭出来。冷酷的通讯器里,传出最后一声温情柔声的“再见,妹妹”的时候,玛丽张着
一双呆滞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坐着。不,不是再见,是永别了。她仿佛听见天宇中不断传来
哥哥的呼喊声,她慢慢站起来,向着“空气封闭室”走去。

    巴顿茫然地拉起背后黑色的杠杆,封闭室的门露出一间小屋。玛丽抬起手,撩开披散在
额前的一绺金黄色的秀发,脸庞显得苍白端庄;一双大眼却完全失去了青春的光辉,好象是
刚刚熄灭的一盏明灯,暗淡而深邃。

    巴顿没有上前,他让她一个人走进去。他知道此刻任何同情、相助,价值都是等于零。
她走进“空气封闭室”,回过头朝巴顿望了望,暗淡的眼光里透出无穷的深意,象是致谢,
又象是怨恨;象是绝望,又象是圆寂。

    巴顿的心好象触电似的颤抖了一下,猛地把杠杆向前一推,门关上了。控制台上的指示
灯闪着各种色彩的灯光,开闸、冲气、弹出……一切都由计算机在操作。巴顿呆呆地坐着,
神不守舍地凝望着封闭室的铁门。过了不知多少时间,门又开了,里面空荡无人。

    飞艇在前进。巴顿望了望面前蔚蓝色的仪器板上,白色的指针又跳到零位,冷酷的平衡
又实现了!他把速率阀开到计算机规定的指标,就颓然地躺倒在卧椅上。巴顿从来没有象现
在这样感到过寂寞。他眯着眼在遐想:一个多好的姑娘,偏偏遭到命运捉弄似的上了这条飞
艇,匆匆抛掷宝贵的生命,多么令人追惜!巴顿想着想着,耳畔仿佛又听到玛丽的呼喊:
“哥哥,我爱你!我没有做错事,我是无辜的姑娘,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死呢?”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