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金融生涯

作者:里柯克


  一进银行我就慌了手脚。那些职员令我发慌;那些小窗口令我发慌;白花花的钞票令我发慌;那里的一切都令我发慌。
  我去银行本来是想和它打打钱方面的交道,可是一踏进它的门槛,我就顿时变成了没头没脑的傻子。
  我早就料到会这样的,可我的月薪加到了五十元,我觉得除了把它存入银行别无他法。
  于是,我踉踉跄跄地进了银行,怯生生地朝四周张望那些职员。我心想,一个人要开户头的话,得先和银行经理谈谈。
  我走到标有“会计”字样的小窗前。那个会计员是一个高个子的、冷冰冰的凶神。一看到他我就慌张兮兮的。我的声音也阴沉兮兮的。
  “我能见见经理吗?”我说,而且一本正经地补充道,“单独见。”我不知我为什么要说“单独见”。
  “当然可以。”会计员说,然后就找经理去了。
  经理是一个严肃沉稳的人。我紧紧抓着口袋里那已被捏成一团的五十六块钱。
  “您就是经理吗?”我说。说实话,其实我并不怀疑这一点。
  “是的。”他说。
  “我能——”我说,“单独见您吗?”我本来不想再说“单独”二字,可是不说,意思好像也够明白的了。
  经理警觉地看着我。他感到我有一个可怕的秘密要透露给他。
  “上这儿来。”他说着,领我走向一间密室。他旋了一下插在锁里的钥匙。
  “这里没人打扰我们,”他说,“坐吧。”
  我们俩都坐了下来,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说不出话来。
  “我猜您是平克顿的人吧?”他说。
  他从我的神秘举止推测我是一名侦探。我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使我更不知所措了。
  “不,不是平克顿。”我说,那口气像是在暗示我是从另一家可与之匹敌的侦探公司来的。
  “说实话吧,”我继续说,好像我先前迫不得已说了谎似的,“我根本不是侦探。我来是想开一个户头。我想把我所有的钱都存入这个银行。”
  经理松了一口气,但还是很严肃。现在他认定我不是大富豪罗斯查尔德男爵的公子,便是望族古尔德家族的后人。
  “我想,是一大笔钱吧。”他说。
  “相当大,”我低声说,“我想先存五十六块,以后每月定期存五十块。”
  经理站了起来,把门打开了。他高声地招呼那个会计。
  “蒙哥马利先生,”他不安好心地扯着嗓门叫道,“这位先生想开个户头,他想存五十六块钱。再见。”
  我也站了起来。
  密室的一边有一道大大的铁门敞开着。
  “再见。”我说,随即踏进了那个保险库。
  “出来。”经理冷冰冰地说道,叫我走另一条路出去。
  我走到会计员的那个窗口下,把揉成一团的钱往他前边一丢,动作仓促而略带痉挛,好像我是在玩变戏法蒙人似的。
  我的脸一片死白。
  “给,”我说,“存上吧。”那口气好像在说:“咱们趁热打铁把这苦差事儿了结了吧。”
  他拿了那笔钱,把它交给了另一个职员。
  他叫我把存款数额写在一个条子上,还叫我在一个本子上签了名。我再也弄不清我在干什么了。银行在我的眼前摇晃。
  “存好了吗?”我用呆滞、发颤的声音问道。
  “存好了。”会计说。
  “我想开张支票取钱。”
  我的本意是想取出六块钱供眼前用。有个人从一个小窗户递给我一本支票本,另一个人开始告诉我怎么填写。银行里那些人大概都满以为我是一个有毛病的百万富翁吧。我在支票上写了一气,然后把它塞进去给了那个职员,他看了看。
  “什么!你又想全部取出来?”他惊愕地问道。我这时才意识到,我本想写“六”却写了“五十六”。我现在已经完全乱套。我感到此事怎么也说不清了。所有的职员都停下笔来盯着我。
  既然已如此狼狈,我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了。
  “是的,全部。”
  “你想把你的钱全部取走?”
  “一分不留。”
  “你再也不存了吗?”那个职员惊讶地问道。
  “再也不了。”
  我突然产生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或许他们会认为我填支票的时候被怠慢了,因此才改变了主意吧。我拼命装出自己是一个非常急躁、易于上火的人。
  那个职员准备把钱付给我。
  “你这钱怎么个拿法?”他问。
  “什么?”
  “你想要什么面值的?”
  “噢——”我明白了他的意思,想都没想就回答说,“五十五十地给”
  他给了我一张五十的钞票。
  “那六块呢?”他干巴巴地问道。
  “给六块一张的。”我说。
  他把那六块钱给了我,我冲出了银行。
  那道大转门在我身后旋转的时候,我听见银行里爆出一阵哄堂大笑,简直要把天花板震塌了。自那次以后,我就再也不去银行存钱了。我把我的现金装在裤袋里,节余下来的钱则换成银币藏在一只袜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