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霜与烈火


【美】雷·勃雷德伯里

(上)
    在太阳西边的一个星球上,有一群极其不幸的人。他们的脉搏一分钟跳1000下;他
们的生命只有8天;他们终日生活在峭壁山岩里,躲避白天的烈日和夜晚的寒流。他们知道
他们是从一个遥远的绿色世界来的,因为,“家族的记忆”在每一个人的脑海里,都深深刻
下了这样一幅画面:几颗“金属种子”在烈焰中挣扎着掠过长空,坠落在这个寂寞荒凉的星
球上。男人和女人从四分五裂的“金属种子”里跌跌撞撞地爬了出来。火焰、冰川和洪水把
硕大的“金属种子”销蚀殆荆幸存的人们在烈日的辐射下,脉搏越跳越快;他们的皮肤增
厚,血液变稠。孩子们一出世便飞快地长啊长埃在这个星球上,人们的生命只有8天。
    在这个星球上,人人都渴望生存。为此,他们有的进行科学研究,有的跟同类厮杀,有
的……漫漫长夜里,西姆出世了。他躺在冰凉的石头上,惊恐地张开了双眼:一个面目狰
狞、老态龙钟的男人高举一把石刀,朝自己的胸口慢慢逼来……“爸爸!”西姆在心底里惊
呼了一声。然而他还没有学会说话,他只能张开嘴,哇哇大哭起来。
    “别动他!”西姆的哭声惊动了母亲。她凄惨地尖叫一声,扑了过来。
    “让我杀死他吧!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父亲颤抖的手终于松开了。“当啷”一声,
石刀落在了地上。听着一阵阵喘息,西姆如释重负地闭上了眼睛。多像一场恶梦!在母腹
中,西姆就曾做过许多次这种恶梦。他还梦见过许多人朝他扔石头,把他砸得血淋淋的……
“不行!绝对不行!他一定得活下去!他也许会比咱们活得更长!”妈妈的声音哆哆嗦嗦
的,似乎一下子又苍老了许多。
    西姆猛地睁开了眼睛:
    只见她四肢扭曲着,瘦得皮包骨头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她痛苦地颤抖着,坐在西姆跟
前,把刀子紧紧贴在干瘪的胸前。
    西姆知道,正如他自己一刻不停地长大一样,妈妈也在迅速变老,走向死亡……“快喂
西姆吃东西吧!天快亮了,今天是咱们生命的最后一天!”父亲苍老的声音在空中飘荡。
    这就是生活吗?
    西姆不停地吃着母亲喂给他的青草、浆果和冰珠。他感觉,自己正在飞速地长大。
    “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又是漫漫寒夜,西姆伏在将死的父母身上,痛不欲生。
    “瞧!他学会了说话!”这是父母间最后一次交谈。在西姆出生以来喊出第一句心声的
时候,笑容便僵硬在了他们脸上。
    西姆呆呆地守着父母冰冷的尸体,望着身边满满一口袋的浆果和湿嫩的青草,失声痛
哭。那是父亲留给他的。还是在黎明的时候,父母带他到山谷里散步。那时,整个山谷红光
笼罩,万木苏醒。举目望去,花朵盛开,浅绿色的青草在光秃秃的岩石裂缝中冒出尖儿来。
几秒钟之后,成熟的浆果在树梢上晃荡。也就在那个时候,西姆的感官逐步敏锐了起来,他
懂得了爱情、婚姻、习俗,愤怒、遗憾、热情。
    也就在那瞬间,他懂得了他今后所要面临的生活。
    太阳很快升起,山谷里的绿树和青草顷刻之间化为灰烬。
    悬崖外面刮来的风,吹枯了万物。被太阳炙成粉末的岩石,像降雨一样,漫天而下。人
们大声狂呼,狼狈逃窜。他们抱起孩子,背上沉甸甸的装满浆果和青草的袋子,奔回深不见
底的山洞。在狂奔的过程中,西姆伏在父亲背上,看见一个被人遗弃的小孩,被活活焚化在
热浪席卷的山谷里。
    “我一定要活下去!”西姆不知不觉地站了起来,向前迈了两步。“我会走路了!”他
忘掉了失去父母的悲痛,他的心在狂跳不已。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刻,早晨他偶尔发现的那
颗“金属种子”再度映入脑海。他清晰地看到,它在远方高山的顶端闪闪发光!
    黑夜过去又是黎明。第二天开始了。
    天亮的时候,西姆夹在人群中走出石洞。今天,对他来说,是生命的第二天。生活的另
一面展现在他的面前。
    五个小伙子手里握着石块和石刀冲下峭壁,大声吼叫着朝远处低矮漆黑的悬崖冲去。
    “--打仗喽!”
    “战争!”--这个念头萦回在西姆脑际,使他震动不已。
    在那些黝黑的悬崖山岩里,住着另外一群人。那五个小伙子冲到那里,要去杀人。
    为什么要这样?即使没有战争和杀戮,生命也已经够短促了,为什么还要去厮杀、流
血?远处传来搏斗的声音。西姆不懂,但也许明天就懂了。现在,他的首要任务是吃东西、
长大、维持生命。
    在一块岩石下面,长着一颗红得耀眼的浆果。西姆急步走过去,抓到手里。在他刚要把
那颗甘美的浆果放进嘴里的时候,几个面色苍白的孩子跑了过来,把他团团围祝其中,有个
长得活像一只金丝猴的男孩几步冲上来,把西姆撞到一边,夺过那颗浆果,塞进嘴里,三下
五除二就吞了下去。
    西姆猛地扑了上去,两人同时倒地,扭作一团。这时,一位妇女走了过来,用力把他俩
扯开。
    西姆站了起来,身上流着血。一个声音仿佛在对他说:“这样是不对的!小孩子不该这
样!抢东西是不对的!”
    这时,那个抢东西的小男孩也站了起来。
    “我叫契恩!记住!明天等我长大了,我就杀死你!”
    小男孩说完,急急地跑开了。
    西姆此时并没有想到,他以后会成为契恩的仇敌。他开始继续为自己寻找食物。不知不
觉中,他站住了。因为在人群中,他看见一个小姑娘,她头发闪耀着紫罗兰色的光泽。
    小姑娘擦着西姆,飞快地跑过。他俩的身体接触了一下。
    她的眼睛像两个光芒四射的银币,注视着西姆。他猛地意识到了:他为自己找到了朋
友、情人和妻子。七天以后,他俩将并肩躺在山顶的尸堆中,在太阳的暴晒下,骨肉分离,
化为灰烬。
    小姑娘放慢了脚步。西姆跟了过去!
    “你叫什么名字?”西姆在背后大声问道。
    “我叫莱特。”她一面笑,一面回答。
    “我叫西姆。”他大声喊道。
    “西姆!”她重复了一遍,明眸一闪。“我记住了!”
    “快吃东西吧!快快长大!不然怎么去赢得她?”一个声音在西姆心底里响起。
    突然,契恩不知又从哪儿冒了出来,从他们身边跑过。
    “莱特!”他学着舌。“莱特,我也要记住你的名字!”

(下)
    四分之一的生命已经过去了。对于西姆来说,童年已经结束。他,变成了个英俊少年!
黄昏时急雨瓢泼,他望着那颗搁浅在山头的“金属种子”,长久地注视着它,渴望能走近
它,看个究竟。
    “山谷的外面是什么?”
    “从来没有人走出过山谷,西姆!”莱特说,“有人试图穿过山谷到达平原,但他们不
是被冰雪冻死,就是给太阳炙死,没人能够幸免。清晨和黄昏十分短暂,各有一小时,人们
最多朝外面跑半小时就必须返回,否则就会死掉,因此,人类对世界的理解仅局限于这半小
时的路程。”
    “这么说,从来没人到达过‘金属种子’了?”
    “不,有一群科学家。”莱特轻轻说道:“他们生活在另一个山洞里,他们一直在做着
尝试。但人们都痛恨他们,说是之所以会来到这个恐怖的世界,归根结底是科学家的过错。”
    西姆若有所思,盯住莱特:几小时不见,她长高了,变得更加温柔可爱,步态也稳重多
了。他渐渐进入暇想之中:她的面孔变老变黑,爬满了皱纹;双眼陷落,像两个无底的黑
洞;牙齿脱落,嘴唇陷了进去;手腕枯萎,纤纤十指像一根根发黑的芦柴……“不!”他突
然感到一阵窒息,狂叫了一声。
    “科学家们……”
    谁在说话?西姆和莱特举目四望,昏暗中,一个高个子的声音正贯入耳中:“……科学
家们把咱们带到这个星球。到现在为止,他们不知浪费了多少生命与时间,却一事无成……
算了,饶了他们吧,别再为科学献身了!人生只有一次,我们只剩下5天了……”5天!西
姆又是一阵恐惧。他猛地站起身来,拔腿就走。
    “西姆!你去哪儿?”昏暗中,莱特在背后喊道。
    “去找科学家!”
    经历了一群又一群人的嘲讽和攻击,在悬崖底下的一处玄武岩山洞里,西姆找到了他想
寻找的人。
    “你想干什么?”一个年老的科学家很吃惊地问这个年轻的来访者,因为,从未有人,
也从未听说过有人主动来找过他们。他们终日生活在这个岩洞里,八天一个轮回,一代一
代,进行着研究。
    “我决定留在这里跟你们一起干!”西姆严肃地说。
    “那么,”科学家愣了一下:“来吧!孩子!让我来教你!
    我们很需要你的帮助。”
    一夜之间,西姆学到了很多东西。他知道了“金属种子”该叫“飞船”。人们到了这儿
之后,一心想活得长一些,互相争斗,却忘了科学知识。
    “我要设法登上飞船。”西姆对老科学家说道。
    “那是徒劳的,”科学家笑了笑说,“你很快也要变老,没有足够的时间。除非,去和
别人厮杀。”
    “厮杀?”西姆感到一阵痉挛。
    “明天你就会知道的。”
    又一个夜晚过去了。
    清晨,莱特哭喊着冲进山洞,扑进西姆的怀抱里。她又变了,变得更加成熟,更加美
丽。她抱住他,浑身发抖,“西姆,他们正在追踪你!”
    话音未落,契恩带着一群人,冲了进来:“跟我们去打仗吧!西姆!”
    “别去,别听他的!”莱特一把抓住西姆。
    “为什么?”西姆平静地问。
    “谁去打仗,谁就可以多活3天!”
    “多活3天?”
    “对,如果打赢了,我们就能活11天!对手居住的悬崖的山洞里有一种矿物质,能抵
消日光的射线!”
    “我跟你走!”西姆认真地说道。
    契恩的眼神里闪出一种居心叵测的光芒。
    “老师,”西姆径自走到一直沉默着的老科学家身边,说:“如果打赢了,我离飞船的
距离就近了半公里;此外,加上额外的3天时间,我可以试图接近飞船。”
    “去吧!”老科学家难过地点点头:“我相信你!”
    战斗打响了。
    这时,西姆唯一的念头就是杀人--杀死别人来延长自己的生命,取得一个立足之地和足
够的时间以便登上飞船。他手握一面石盾,遮挡飞来的“流弹”,同时找机会抓起石头回敬
敌人。周围砾石如雨,噼里啪啦响成一片。莱特和西姆一起冲锋陷阵。两个战士在他俩的前
面倒下去了,死者的胸口皮开肉绽,血如泉涌。
    西姆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场没有希望的战斗。他们决不可能攻下这座悬崖。矢石如雨,就
像一堵密不透风的墙,把他们挡在外面。他四下张望,想为莱特和自己找一处栖身之所。
    突然,随着莱特一声尖叫,一块流石猛然砸中了西姆的头部。一阵天旋地转,西姆连连
倒退,倒在地上。他长叹一声,叫莱特一个人逃走。
    “别打了!太阳就要升起来了!”有人大叫一声,“撤退!”
    整个战场似乎一下子静了下来,人们开始没命地往回奔。
    “西姆,能走吗?”莱特柔声问道。
    他呻吟一声:“走吧!”然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这时,契恩已经跑到他们身边。他
目露凶光,表情反常。他猛地把莱特推到一边,抓起一块石头朝西姆的脚踝上用力一击,然
后,一溜烟逃走了。
    西姆受伤的脚痛极了,整条腿都抬不起来。
    “莱特!咱们不走了,就呆在这儿吧!来不及了,反正都是一死!”
    他俩同时抬起头,望着太阳。“只剩几分钟了。”莱特平静地说。
    阳光洒向大地,把悬崖峭壁上的黑色岩石染成了深沉的暗紫色。
    西姆站在悬崖边上,冲着敌人的山洞大声挑战:“谁敢来与我打!”
    没有回音。
    “你们不敢是吗?你们害怕太阳会把你们烤死,不敢来跟我这个跛子对打是吗?懦夫!”
    有人答腔了。
    “我可不是!”一个满面怒容的男子走了出来。他身强力壮,显然没把西姆放在眼里:
“好吧!小子!如果你赢了,我的洞穴就是你俩的!”
    当西姆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正枕在莱特的大腿上。眼前,是一个陌生的山洞
的轮廓。
    “怎么,我没死吗?”
    “那个人死了!西姆!你快要昏倒的时候,是这里的人把你抬了进来!”莱特抽泣着说
道。
    西姆努力地回忆着,但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他已记不得是如何把那个体壮如牛的人杀
死的了。
    “真是个奇迹!”西姆喃喃地说,“今天是第几天了?”
    “与你打仗的是同一天!”
    他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东西。他想:黄昏之前,我必须强壮起来!
    “你是想去登上那艘飞船?”莱特注视着他,“咱们一起去吧!”
    “好的。”西姆深深地望着莱特。他感觉他的脉搏减慢了许多,他知道莱特和自己都能
多活3天了,因为新洞穴里的矿物质阻碍了太阳射线的渗透。他们,获得了足够的时间去登
上那艘飞船。
    太阳落山了,岩石开始冷却。远处山顶上,飞船闪闪发光。是时候了,他们跃出山洞,
朝飞船方向飞奔。
    夜幕将临,乌云从天外飞来。“还有一半路程。”西姆气喘吁吁。
    这时,雷声响彻群山。风暴刮起来了,愈来愈猛。雨点砸在他们身上。西姆的速度开始
减慢,两条腿几乎不听使唤了,痛苦的泪水夺眶而出。
    “快点跑吧!咱们没有退路了!”莱特飞快地跑着,像一只飞鸟。
    他们互相搀扶着,在狂风疾雨中奔跑。
    “莱特!看!一条河道!河流每天都会割出一条新的河道!”
    西姆突然大叫一声。
    他抱住她,跳入水中。
    滚滚激流中,他们紧紧相拥,拼命挣扎着,终于到了岸边。西姆一跃而起,抱住一块突
出的岩石,莱特跟在他身后。
    他们一步一步往上爬。
    大雨收住了。万籁俱寂中,风声像是什么人在絮絮耳语。
    “飞船!我们到它的脚下了。”莱特叫道。
    寒流开始袭来了,致命的寒流。西姆感觉他的血液变得冰凉,凉得就像刺骨的寒流。他
们已经跑到飞船跟前。他听到莱特开始呜呜哭泣。是啊!自从这群不幸的人流落到这个星球
上以来,人们贪恋着短促的人生,谁肯冒着生命危险来到它的身边?今天,是他西姆和莱
特,实现了这个伟大的创举!
    可是,飞船的门在哪里?
    西姆竭力控制着自己,一点一点摸过去,手上的汗几乎冻成了冰。
    舱门!在那儿!
    西姆撞击着,摸索着,忽听“咔哒”一声,什么东西被撞开了。空气密封门“呀”地一
声被轻轻推开,里面是一片漆黑。莱特冲了进去,倒在一间发亮的小卧舱里;西姆拖着脚
步,茫然地跟了进去。
    门,自动关上了!
    他突然感到气透不过来,心脏跳动急速减慢,几乎停止不动了。一股对死亡的恐惧,袭
上西姆的心头。
    一片黑暗。
    黎明,黄昏;黄昏,黎明。
    昏昏沉沉中,西姆记得,他们在飞船里已经躺了四天。
    他恐惧地张开眼睛,朝莱特望去。四天了!莱特该是衰老不堪了吧!
    “莱特!”他突然大叫一声。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闪闪发光的眼睛,柔软的手
臂,乌黑的头发!她青春依旧,风华正茂!
    “莱特!咱们在这儿到底呆了几天?”他开口问道。
    “不知道。”
    “咱们还是那么年轻!”
    “飞船救了咱们。它的金属外壳挡住了太阳光,隔离了太阳催人变老的射线。它保护了
咱们。”莱特把眼睛移开,若有所思:“呆在这儿,咱们将永远年轻!”
    “不,咱们得离开这个可怕的星球。飞船会帮助咱们的!”
    西姆想起了老科学家教给他的知识,他给西姆讲过飞船的构造。
    他开始在飞船里来回走动,观察,寻找……一颗红色的按钮映入他的眼帘:控制电钮!
他的心开始突突地狂跳起来。
    “西姆,我们该怎么办?”莱特激动得双颊绯红。
    “咱们去找其他人,然后一起离开这个星球!”西姆头也不回地说道。
    他的手指放到了控制电钮上,轻轻一按。飞船开始启动,驶入太空。
    噩梦该结束了!西姆轻轻吁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