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oyu mudi 教育目的 educational aims

把受教育者培养成为一定社会需要的人的总要求。 教育目的是根据一定社会的政治、经济、生产、文化科学 技术发展的要求和受教育者身心发展的状况确定的。它 反映了一定社会对受教育者的要求,是教育工作的出发 点和最终目标,也是确定教育内容、选择教育方法、检 查和评价教育效果的根据。 教育目的的演变 教育目的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而演 变的。在原始社会,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教育还没有 成为一项专门的、独立的社会活动,教育目的寓于生产 劳动和生活活动本身的目的之中。它表现为原始社会的 氏族为求其群体的巩固和延续,使儿童学会成人生产和 生活所必需的经验和社会习俗。在奴隶社会中,教育开 始从社会生活中独立出来。那时的教育是为奴隶主阶级 的统治服务的。中国古代的夏、商、周已有学校。《孟 子》记载:“夏曰校”,“殷曰序”,“周曰庠”,“学 则三代共之,皆所以明人伦也”。在中国长期的封建社 会中,儒家的教育思想占统治地位,儒家的教育目的就 成为中国封建社会的教育目的。(见《大学》、《中庸》) 提出:“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和“格物、 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教 育目的。儒家的这一套教育目的是为巩固封建制度服务 的。 在西方,古希腊的雅典在波希战争获胜以后,由于 经济和文化的发展,逐渐形成了一种追求身心和谐发展 的教育理想。亚里士多德提倡自由教育,主张把奴隶主 贵族的子弟培养成为自由人,要求身体、道德、智力和 美感各方面平衡地、和谐地发展。他曾批评当时斯巴达 的教育,认为为了军事的目的过分强调体育,对青年进行 残忍的训练和把知识学习降低到手工匠水平,因而忽视 了智育的作法是不对的。在西欧的封建社会中,宗教神 学统治了教育阵地。教会学校的目的在于培养僧侣,世 俗封建主的教育目的是培养骑士。僧侣和骑士都是封建 统治阶级所需要的人。 资产阶级为了适应资本主义发展的需要,在不同的 历史阶段提出过不同的教育目的。在欧洲文艺复兴时期, 人文主义者针对封建教育中的“神道”之学,提出了资 产阶级的“人道”之学。他们反对教育的目的是培养僧 侣和其他的教会神职人员,主张培养新型的人──完善 全面的人。16、17世纪,由于科学知识的发展,英国思 想家F.培根、捷克教育家J.A.夸美纽斯等提出泛智主义 的教育目的,主张把一切知识教给一切人。后来,英国 教育家J.洛克反映新兴资产阶级的要求,主张以培养绅 士为教育目的。这种绅士是资产阶级化了的新贵族。18、 19 世纪, 西方又出现了以自我发展为教育目的的主张。 认为教育必须遵循儿童的自然本性,发展他们自由和自 发的表现,要求各种能力和谐地发展。其代表人物是法 国启蒙思想家J.-J.卢梭、瑞士教育家 J.H.裴斯泰洛齐 和德国教育家F.W.A.福禄贝尔等。对于这种不受限制的 发展儿童内在天性的教育目的,德国哲学家G.W.F.黑格 尔和教育家J.F.赫尔巴特是持反对观点的。黑格尔认为 教育不应追求个性,而应追求“一个更高更普遍的目的” ──绝对理性的精神。赫尔巴特认为,自我发展的教育 目的是建立在对人性错误分析的基础之上的。他主张,教 育目的应是在与环境的接触中,通过多方面的兴趣,把 道德的目的提高到支配的地位上来,形成理想的人。19 世纪中叶,英国教育家H.斯宾塞为了适应当时英国资产 阶级发展的需要,提出了为“完满的生活”作准备的教 育目的。20世纪,美国教育家J.杜威提出了实用主义的 教育目的。他主张“教育即生活”,“教育过程在它本 身以外无目的,它就是它自己的目的”,“一个真正的 目的和一个从外面强加给活动过程的目的,没有一点不 是相反的。”杜威主张教育的目的应该由受教育者固有 的活动和需要来确立,反对任何外加的、为未来作准备 的教育目的。他所提出的教育目的只能培养出资产阶级 所需要的、顺应资本主义社会的人。 中国开始实行近代学制以后,清政府学部于1906年 正式规定“忠君、尊孔、尚公、尚武尚实”为教育宗旨。 这一教育目的反映了当时“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半 封建、半殖民地的文教方针。辛亥革命后,在蔡元培的 影响下,1912年临时政府教育部公布了“注重道德教育, 以实利教育、军国民教育辅之,更以美感教育完成其道 德”的教育宗旨,这体现了近代中国资产阶级民主主义 的教育思想。1929年,国民党政府则颁布了所谓“三民 主义”的教育宗旨。 从教育发展史来看,教育的目的在一定社会历史条 件下不断变化,大致上有两种倾向:①强调教育的社会 制约作用,主张从社会发展的需要来确定教育目的。② 强调人的自我发展,认为应从儿童内在的自然潜力出发 来考虑教育目的。此外,也有主张确定教育目的应兼顾 社会需要和人的发展两个方面的。但是,由于历史的和 阶级的局限,历史上的教育家都不可能科学地解决这个 问题。只有K.马克思、F.恩格斯对这个问题作了历史唯 物主义的考察,提出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思想,才为科 学地解决教育目的问题指出了正确的方向。 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思想 19世纪空想 社会主义者,曾经把人的全面发展作为社会理想。法国 空想社会主义者C.H.de圣西门说过:“我终身的全部工 作的目的,就是为一切社会成员创造最广泛的可能来发 展他们的才能。”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R.欧文不仅在理 论上强调这个思想,而且亲自进行了实验。但是,他们 在解决人和环境、教育的关系上坠入了历史唯心主义。 他们和18世纪法国早期唯物主义者一样,认为人是环境 和教育的产物,因而改变了的人是另一种环境和教育的 产物。这种理论必然导致通过少数“天才人物”,就可 以使一切人得到全面发展的错误结论。并把人的全面发 展同实现社会变革,创造人的全面发展的社会条件的前 提割裂开来。他们不懂得: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的改 变或自我改造之间的一致,只有把这两种改变都看作革 命的实践这个道理。因此,所谓一切人的全面发展,只能 是一种空想。K.马克思一方面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生产 方式是阻碍人全面发展的桎梏,社会文明的繁荣是“用 最大限度地浪费个人发展的方法”来达到的;另一方面, 他从分析现代工业的革命变革中,指出了现代社会的生 产力必将要求消灭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对立和各种职 业的固定分工,使人的全面发展成为可能,从而揭示了 在新的社会条件下,通过教育和生产劳动的结合,“造 就全面发展人的唯一方法”的必然趋势。马克思指出,共 产主义社会将是“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 则的社会形式”。 马克思主义认为,共产主义的实践是一个历史发展 的过程。人的全面发展是在整个共产主义运动的实践过 程中逐步实现的。虽然教育不是实现一切人的全面发展 的根本途径,但是在解决了人的全面发展的社会条件的 前提下,教育是一条重要的途径。个人的全面发展必须 依靠学校教育打好基础。因此社会主义教育应以培养全 面发展的人为目的。 中国社会主义的教育目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 规定教育目的,是“国家培养青年、少年、儿童在品德、 智力、体质等方面全面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 有文化的劳动者。这个教育目的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关于 人的全面发展的思想,它明确规定了中国教育目的的社 会主义性质和方向,指出了培养社会主义建设人才的基 本要求。各级各类学校,无论是培养劳动后备力量,还 是培养各种专门人才,都需要使他们在德、智、体等方 面得到全面发展。德、智、体之间是互相依存、互相联 系的。每一个方面都有它自己特有的任务,在实践中不 能突出某一个方面,而忽略其他方面。

参考书目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系编:《马克思恩格斯论教育》,人 民教育出版社,北京,1979。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系编:《列宁论教育》,人民教育 出版社,北京,1979。 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编写组:《教育学》,人民 教育出版社,北京,1979。 John S. Brubacher,A History of the Problems of Education,2d. Edition,Mc Graw-Hill Book Company, 1966.               

(张家祥 王佩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