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si engesi guanyu jiaoyu de lunshu 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教育的论述 exposition of K. Marx and F. Engels on education

K.马克思和 F.恩格斯是人类历史上伟大的革命家、 科学家,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剥削被压迫群众的伟大导 师,科学共产主义的奠基人。他们在投入无产阶级革命 实践及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而斗争的过程中,对 许多重大的、带有根本性的教育理论问题作了科学的论 述。马克思、恩格斯的教育思想具有高度的科学性和革 命性,它与各种非无产阶级的教育学说有着本质的区别。 马克思、恩格斯所阐述的教育原理,已经成为广大教育 工作者进行教育理论研究和教育实际工作的指南。 马克思、恩格斯在教育理论上的主要贡献有:为教 育理论奠定了科学的理论基础;给教育理论提供了科学 的方法论;批判了资产阶级的教育理论和教育制度,同 时,也继承了资本主义社会教育中一切对未来的社会主 义、共产主义社会教育的有益的东西;确定了教育的地 位和作用;创立了科学的人的全面发展学说;科学地论 述了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提出了共产主义教育的设 想。 社会关系决定教育的性质和作用 马克思主义理论 对教育科学具有指导意义。它用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武装了教育科学,从而使人们有可能进一步揭示教育现 象的本质和规律。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运用历史唯物主义 原理,在教育史上科学地揭示了教育的本质、教育的社 会作用、教育的历史性和阶级性,以及教育发展的规律。 马克思、 恩格斯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 社会基础 与上层建筑以及人的自然性与社会性的辩证关系等方面, 论证教育是一种社会现象,它的发展受物质资料的生产 方式制约,它的性质是由占统治地位的社会关系决定的。 一定的教育总是受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所制约,并对 社会起着重要的作用。在阶级社会里,教育有着明显的 阶级性。剥削阶级把教育变成统治和压迫人民的工具,利 用教育来巩固自己的阶级统治。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地阐明了教育与生产 劳动相互作用的原理,以及教育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和 作用。马克思、恩格斯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指出,在为 消灭阶级、消灭剥削,提高人们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 水平方面,都要求教育紧密配合,发挥积极的作用。 对资产阶级教育的批判 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资 产阶级的教育是为维护资产阶级利益、压榨劳动人民服 务的。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1875)中指出:在资 本主义社会,根本不可能实现普遍的和人人平等的国民 教育。资产阶级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把自己子女的教育降 低到雇佣工人和农民子女的教育水平。马克思指出,在 资本主义社会提出“实行免费教育”,只不过是从总税 收中替上层阶级支付教育费用,给劳动人民增加经济负 担,实质上只有利于资产阶级而不利于劳动人民。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认为:支配着物质生产资料的阶 级,同时也支配着精神生产的资料。因此,在剥削阶级 学校里实行的是剥削阶级统治。恩格斯指出:“在这里, 一切知识的来源都在政府控制之下,从贫民学校、主日 学以至报纸和大学,没有官方的事先许可,什么也不能 说,不能教,不能印刷,不能发表”(《马克思恩格斯 全集》第8卷,第15页)。资产阶级的道德教育就是“灌 输资产阶级的原则”。资产阶级还利用宗教教育麻醉青 少年,抢夺孩子们的灵魂,给孩子们的脑子里塞满了不 能理解的教条和各种神学上的奥妙东西,从童年时期起 就培养起教派的仇恨和狂热的偏执,而一切智力的、精 神的和道德的发展却被忽视了。 资产阶级“把未成年人变成单纯创造剩余价值的机 器,就人为地造成了智力的荒废”。资产阶级在不得已 的情况下使工人受教育,也是为了资产阶级本身的利益, 给资产阶级创造更多的利润。 教育是一种生产力的再生产过程 马克思、恩格斯 把教育和物质资料的生产密切联系起来,强调教育在社 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马克思在《资本论》(1867)中 提出了教育是劳动力再生产的必要条件的科学论断。他 指出:要改变一般的人的本性,使它获得一定劳动部门 的技能和技巧,成为发达的和专门的劳动力,就要有一 定的教育或训练。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1847)中 也指出:要发展工农业,使它们提高到能满足社会全体 成员需要的水平。“单靠机械的和化学的辅助工具是不 够的,还必须相应地发展运用这些工具的人的能力。”“教 育可使年轻人很快就能够熟悉整个生产系统”,要发展 社会生产,就需要发展教育。 马克思、恩格斯还把教育与先进阶级消灭私有制的 斗争结合起来论述其重要作用。他们认为,教育对工人 阶级的彻底解放和建设共产主义都有着重要的意义。马 克思指出:“最先进的工人完全了解,他们阶级的未来, 从而也是人类的未来,完全取决于正在成长的工人一代 的教育”(《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第 217页)。 马克思主张从现实情况出发,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工人阶 级要争取实行普及义务教育制度,使工人子女受到保护, 减少资本主义制度对他们的危害。 马克思、恩格斯还论述了教育在人的发展中的作用, 科学地解决了环境、遗传和教育在人的发展中的辩证关 系。他们认为:只有在社会中并通过社会来获得他们自 己的发展。 处在一定历史阶段的个人的发展, 不仅要 受到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制约,而且也要受到社会关系的 制约。 马克思一方面肯定了法国启蒙运动思想家C.-A. 爱尔维修和英国空想社会主义者R.欧文等人的唯物主义 观点; 一方面指出他们不懂得“ 环境正是由人来改变 的”,以及“环境的改变和人的活动的一致”;不懂得 革命的实践的重要性。批评了他们过分夸大环境和教育 的作用,忽视人的能动作用的错误。 马克思、恩格斯一方面论述了遗传素质在人的发展 中的一定作用,一方面批判了施蒂纳认为遗传素质决定 人的才能,从而决定人的分工的“遗传决定论”的错误 观点。 教育是培养全面发展的人的手段 马克思、恩格斯 建立了科学的人的全面发展学说。他们在分析资本主义 制度下大工业机器生产的特点时,深刻论述了物质生产 过程的智力同体力劳动相分离,智力变成资本支配劳动 的权力的过程。指出这个分离过程在简单协作中开始,在 工场手工业中得到发展,在大工业中完成。工场手工业 压抑工人的多种多样的生产才能和志趣,大工业使工人 变成局部机器的一部分,工人的体力和智力受到严重摧 残,成为片面发展的畸形物。他们批判地继承了空想社 会主义者关于人的全面发展的思想,从社会发展的规律 以及大工业生产的内在要求出发,创造性地论述了人的 全面发展的问题。从而把人的全面发展学说建立在真正 科学的基础上。他们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原理揭示了承认 工人尽可能多方面的发展是社会生产的普遍规律。他们 不仅明确指出人的全面发展的物质基础,而且论述了人 的全面发展与社会关系的关系,其中包括与精神文明的 关系,揭示了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正确道路。马克思主 义创始人认为:生产劳动是人类社会存在的基础。他们 把人的全面发展首先看成是人的劳动能力的发展,每个 人的智力和体力充分和自由的发展,它包括精神方面和 道德方面的正常发展。它要求社会全体成员的全面发展。 而实现全体成员的全面发展是一个历史过程,需要相当 长的时间,需要有一定的条件。根本的条件是生产力高 度发展和彻底消灭私有制、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等。 马克思、恩格斯十分重视教育的作用,认为它是造 就全面发展的人的有力手段;教育可以培养和训练人的 劳动能力,可以使人摆脱旧分工给他们造成的片面性。教 育对人的发展具有全面的系统的影响作用。 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 马克思、恩格斯论述了教育 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原理,他们赞扬欧文的教育实验,认 为在工厂制度中实行生产劳动与智育和体育相结合,萌 发出了未来教育的幼芽。他们充分肯定教育与生产劳动 相结合的意义和作用,认为它是“提高社会生产的一种 方法”,是“改造现代社会的最强有力的手段之一”,是 “造就全面发展的人的唯一方法”。马克思很重视体力 劳动, 认为它“是防止一切社会病毒的伟大的消毒剂”但 体力劳动一定要与教育相结合。 马克思很重视技术教育,他说:“技术教育,这种教育 要使儿童和少年了解生产各个过程的基本原理。同时使 他们获得运用各种生产的最简单的工具的技能”(《马 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6卷,第 218页)。旧的分工使体 力劳动与脑力劳动分离,妨碍学徒获得牢固的业务知识。 马克思认为综合技术教育可以弥补分工造成的这种缺陷。 恩格斯也论述了技术教育的作用。他说:“如果技术教 育能够一方面设法至少使那些最富有生命力的最普遍的 工业部门的经营比较合理,另一方面又对儿童事先进行 普通技术训练,使他们能够比较容易地转到其他工业部 门,那末,技术教育也许就能够最快地达到自己的目的”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4卷,第428页)。 马克思很重视工艺学校、农业学校和职业学校,认 为它们都是在大工业基础上自然发展起来的变革过程的 要素。在这种学校里,工人子女受到一些有关工艺和各 种生产工具实际操作的教育。 恩格斯在 《反杜林论》 (1878)中还指出,劳动与教育相结合,可以“保证多方 面的技术训练和科学教育的实践基础。”马克思主义创 始人认为: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是教育的基本原理,是 发展教育的根本途径,对教育实践有普遍指导意义。 无产阶级取得政权后的教育 马克思、恩格斯都很 关心和重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的教育及其发展。他们 在《共产党宣言》(1847~1848)中拟定了无产阶级国家 应该采取的教育的基本措施:“对一切儿童实行公共的 和免费的教育。取消现在这种形式的儿童的工厂劳动。把 教育同物质生产结合起来,等等。”“在那里,每个人 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 马克思在《法兰西内战》(1871)一书中总结巴黎公 社的经验时指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一切学校对 人民免费开放”,使“学校教育人人都能享受”,使科 学“摆脱了阶级成见”。 马克思很重视工艺教育的发展。指出:“工人阶级 在不可避免地夺取政权之后,将使理论的和实践的工艺 教育在工人学校中占据应有的位置”(《马克思恩格斯 全集》第23卷,第535页)。 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很重视培养工人阶级自己的专家 的工作。恩格斯指出,为了工人阶级的解放,需要培养 “脑力劳动无产阶级”,需要培养“医生、工程师、化 学家、农艺师及其他专门人才,因为问题在于不仅要掌 管政治机器,而且要掌管全部社会生产,而在这里需要 的决不是响亮的词句,而是丰富的知识”(《马克思恩 格斯全集》第22卷,第487页)。 马克思、恩格斯教育学说的产生,是教育科学领域 中的革命,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它给教育 科学中的唯心史观和形而上学以深刻的批判。                (张健 邹光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