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书第十三版著者序言摘要

 

  在这部书里,著者所努力希望做到的,不是告诉读者多少新的知识,而是要帮助读者“认识他所知道的事物”,也就是说,帮助读者对他在物理学方面已有的基本知识能够更深入了解,并且能够活用,教会他自觉地掌握这些知识,激发他把这些知识应用到各方面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书里讨论了五光十色的各种伤脑筋的题目,煞费思考的问题,引人入胜的故事,有趣的难题,各种奇谈怪论,以及从各种日常生活现象或者科学幻想小说里找到的各种出人意外的对比。著者对于后一类材料选用得特别广泛,认为这种材料最适合这部书的目的:书里选用了儒勒·凡尔纳、威尔斯、马克·吐温等人所著小说和故事里的片断。这些小说和故事里描写的幻想性的各种试验,除了它本身的强烈吸引性之外,还可以做生动的教材,在授课上起重大作用。

  著者曾经尽他的能力,努力使书里的说明具有趣味的形式,使每段内容能引人入胜。著者是被心理学上这样一种理论所指导的,就是:对于一门学科如果发生兴趣,就会加倍注意,也容易理解,因,就能够更自觉地去深入领会。

  这部《趣味物理学》跟同一类书籍的习惯写法不同,在叙精采有趣的物理学实验方面,只花了极少的篇幅。这部书有跟提供实验材料的书籍不同的用处。《趣味物理学》的主要目的是,激发科学想象的活动,教会读者科学地思考,并且在他的记忆里创造无数联想,把物理知识跟他经常碰到的各种生活现象结合起来。著者在编写这部书的时候所努力遵守的方向,是列宁说的这几句话:“通俗作家应该引导读者去了解深刻的思想、深刻的学说,他们从最简单的、众所周知的材料出发,用简单易懂的推论或恰当的例子来说明从这些材料得出的主要结论,启发肯动脑筋的读者不断地去思考更深一层的问题。通俗作家的对象不是那些不动脑筋的、不愿意或者不善于动脑筋的读者,相反地,他的对象是那些确实愿意动脑筋、但还不够开展的读者,帮助这些读者进行这件重大的和困难的工作,引导他们,帮助他们开步走,教会他们独立地继续前进。”(《评“自由”杂志》,《列宁全集》第五卷,第278页。)

  由于读者对本书的历史感觉兴趣,下面谈谈关于本书的一些材料。

  《趣味物理学》“诞生”在四分之一个世纪以前,它是本书著者许多著作里的第一部,在著者的著作“家族”里,现在已经有了几十个成员了。

  这部书的大量流传,说明了广大群众对于物理知识的活跃的兴趣,这使得著者对书里材料的质量感到严重的责任。《趣味物理学》内容在各次再版时候的许多改动和增补,说明了著者对这个责任的态度。可以说,这部书是在它问世以来二十五年的全部岁月里写成的。在最近这一版里,文字上只保存了第一版原书内容不到二分之一,至于插图,几乎一幅也没有留存了。

  有些读者写信给著者,要求不要再把内容改动,免得要他们“为了几十页新的书页去购买每一个新的版本”。这种想法是不会使著者放弃他尽全力把他的著作改善的责任的。《趣味物理学》不是艺术创作,而是科学著作,虽说它是通俗的。它的内容——物理学——即使在最基本的材料上也不停地有新鲜的材料在充实,在丰富,因此这部书也一定得把这些材料陆续添加进去。

  另一方面,我又时常听到一些责难,说《趣味物理学》没有花一些篇幅讨论象无线电最新成就、原子核分裂、现代物理学理论等等的题材。这种责难完全是误会的结果。《趣味物理学》有它一定的目的,至于上面所说这些问题的研讨,却是另外一些著作的任务。

  雅·别莱利曼

  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