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


   伟大的天文学家哥白尼在中学时代,听说可以用太阳的影子来确定时间,这个仪器的名子叫日晷。他很好奇,就找老师问了日晷的原理,回家找了些废旧材料,很快就做出来啦。他利用自己做出来的日晷,研究太阳和地球的运动规律。哥白尼长大后,提出了著名的“日新说”,推翻了过去一直认为是太阳绕地球转“地心说”的错误说法。
    伟大的化学家罗蒙诺索夫,出生在一个渔民家庭,从小随父亲到海上打鱼。他对大海发生的所有自然现象都感兴趣。出海时,回到家里,罗蒙诺索夫总是要问父亲许多问题。“为什么夏季傍晚海面会出现光亮的水纹?”“为什么冬夜天空会出现绚丽的北极光?”“为什么海水每天两起两落?”
  
爱迪生小时候对什么都感兴趣。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总想试一试,弄个明白。有一次他看见花园的篱笆边有一个野蜂窝,感到很奇怪,就用棍子去拨,想看个究竟,结果脸被野蜂蜇得肿了起来,他还是不甘心,非看清楚蜂窝的构造才行。爱迪生后来成了举世闻名的大发明家。
  大动物行为学家
古多尔曾经说过:闷热的鸡窝常常和我们儿童时代的回忆交织在一起。小时候,我曾钻进鸡窝一直呆了五个钟头,为的是要看看母鸡究竟是怎么下蛋的。
  我国伟大的地质学家
李四光小时候常常一个人靠着家乡的一些来历不明的石头出奇的遐想,好奇的自问,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些孤零零的巨石?它们是借助什么力量到这儿来的。后来李四光走遍了全中国山川河流,作了大量的考察与研究,终于断定这些怪石是冰川的浮砾,是第四纪冰川的遗迹。纠正了国外学者断定中国没有第四纪冰川的错误理论。
  伟大的物理学家
牛顿小时候看到苹果熟了,掉下来很好奇,他想,地球上的东西,失去了支持后为什么都掉到地上来,而不会向其它方向掉呢?后来,他终于发现了万有引力定律。
     几乎每一个科学家的传说都可以告诉我们,他们的一生是充满了对大自然奥秘好奇的一生,正是这种好奇心引导他们一步步攀登科学的高峰。
   单纯的好奇心并不是人类特有的心理特征。女动物行为学家
古多尔在非洲的原始森林中就发现黑猩猩对她的帐篷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并且设法打开每一个纸箱。但是,人类的好奇与动物的好奇心有根本的区别。人是凭着理性的大脑而产生的好奇心,这种好奇心表达了人类求知的渴望。人们对自然了解得越多,就越希望了解到更多的知识和信息,这就是巴浦洛夫称之为“这是什么”的本能——提问题的本能。在生物进化史中获得外界最大信息量的生物最有可能适应环获得生存的权利。
   儿童时代的好奇心是自发幼稚的,自发幼稚的好奇心是不会长久的。爱因斯坦曾经说过:“纯真的好奇心的火光渐渐熄灭。”一般人的好奇心如电光石火,瞬息即逝。而科学家一旦被激起好奇心理,它所点燃的思维火焰,不到问题的彻底解决是不会熄灭的。
     科学家的好奇心是对新事物的敏感与探求。它是以大量原有经验和知识为基础的。爱因斯坦曾说:“这种‘惊奇’似乎只是为经验同我们的充分固定的要领世界有冲突出才会发生。每当我们强烈地经历互这种冲突时,它就会以一种决定性的方式反过来作用于我们的思维世界。这个思维世界的发展,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对‘惊奇’的不断摆脱”这就是说科学家的好奇是在新的经验与原有理论概念发生矛盾时产生的,而科学家学习、探索过程则是摆脱这种惊奇的过程。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科学的发展就是好奇心的产生、摆脱、再产生、再摆脱的过程,善于好奇又善于转为不足为奇;善于提问题又善于解决问题,这是科学就应该具备的。
好奇心是科学家们学习、研究的最初动因,也是最基本的创造心理因素。

     但单纯的好奇心从来不是科学发展的主要动力,还要发展成对事业的兴趣和更深层次的追求。